第六期职场专家在线 嘉宾 重庆广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潘富碧女士

    她是重庆工程界的巾帼英雄,一身傲气不输男儿;靠着独立、顽强、执着的精神,带领团队攻克一个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她是众多企业青睐的人才;
    用自己的真才实学、兢兢业业的态度为企业建功立业;
    她又是一位柔弱的女子;
    多次病倒在忠爱的岗位上,为了工作舍弃了与家人相处的时间。
    她见证了重庆几大地产公司的发展;
    敬业、精业,是她走到今天不变的信条。
    如今,她入驻广万公司,正全力打造梦想中最纯粹的南加州风情独栋别墅,这样的女人,她又将带给我们多少震撼……

绽放在工程界的铿锵玫瑰


大渝人才:今天我们请到的嘉宾是重庆工程界的女中豪杰。可能很多网友会奇怪,为什么我们要采访工程界人士。目前重庆工程界的总监和老总以男性居多,女性涉足这个行业的非常稀少,做得出色的更是屈指可数,而今天我们请来的嘉宾可算是其中之一,她就是来自重庆广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总工程师潘富碧女士。潘总您好!
潘 总:你好!

大渝人才:今天我们的采访是在美丽优雅的坡岭顿小镇会所进行的,能够在一个充满南加州风情的大厅里一边听着悠扬的琴声,一边品尝香醇的咖啡跟您聊天,感觉很不错!
潘 总:很高兴你们和我一样喜欢这里。

大渝人才:那我们就从头开始跟潘总细细聊聊。
潘 总:好的。

大渝人才:从潘总身上流露出的斯文气息,让我很难将您同工程建筑联系在一起!您是78年念的大学,当时怎么会选择工民建专业?
潘 总:其实刚开始我没想过学工民建。我的父亲去世比较早,我一直很想当一名医生。
我的初中高中都是在巴蜀中学读的,数理化成绩特别好,工民建专业是被调配去的。当时也很犹豫,那个年头女生学工民建的特别少,而且我也看到了前辈们的辛苦,晒得很黑,几乎没什么女性魅力可言。我的兴趣并不在此,我更喜欢写作、播音。所以在我考取这个专业后还是很犹豫。后来一位女性前辈劝导我,既然已经考上了就不应该半途而废。因为她这么一句话,我接受了这个专业。

大渝人才:那个时候很多女孩喜欢选择学会计呀之类的学科,包括现在也是这样。感觉您当时有点沿着命运的轨迹上的感觉。
潘 总:我当时填的专业第一是学医,第二是计划统计,都没想过学工民建。不过后来接受后学得很好,这主要是由我的性格决定的。我做每一件事都会认真对待,骨子里总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在支撑着我。

大渝人才:当时你们班上大概有多少女同学学这个专业?
潘 总:总共7位。

大渝人才:到目前为止除您之外其他6位还在从事工程管理工作吗?
潘 总:有一位毕业就进了银行,一位目前赋闲在家,另外四位还在继续。一位在做工程预算,一位在重庆某建筑公司做副总工程师,另外一位就是现在坡岭顿的项目经理。

大渝人才:同学在一起了,很巧。
潘 总:对,目前女同学中真正活跃在工程一线的只有我和她。做了这个工作你就知道吃苦耐劳不是说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

大渝人才:毕业后第一份工作是在八建公司,很稳定但好像非常辛苦。
潘 总:四川省第八建筑工程公司,我被分在三处二队做施工员,工地在北碚。

大渝人才:能给我们说说施工员具体做什么吗?
潘 总:施工员是工程项目最前端的岗位,面对的是众多普工、砼工、钢筋工、泥工、木工等。每天戴安全帽穿布鞋穿梭在施工现场安排工作,比如工人做旋转楼梯的时候我就必须指导他们放大样;工人制作钢筋,我就必须给他出下料单等。长期呆在现场,没过多久就晒黑了。

大渝人才:这是做工程一个很基础的岗位。
潘 总:是的,刚毕业那阵人比较柔弱,大热天面对一群光膀子、骂骂咧咧的工人,总觉得跟自己的理想差距很远,很难接受。再加上工作地点又在北碚,一个月才能回家一次,所以对于是否坚持还是很困惑。

大渝人才:是呀,当时潘总正是豆蔻年华呢!这段困惑期您怎么度过的?
潘 总:我是一个凡事都比较较真的人,做什么都想做到在本岗位上很称职。当施工员的时候就想做一个称职的施工员,没想别的,每天只知道埋头苦干。做了一段时间,公司把我调到了内业技术员岗位。

大渝人才:内业技术员是不是就是跟图纸打交道的?
潘 总:内业技术员做起来可深可浅。浅,可以只是整理资料,收收发发,写写会议纪要,把现场所有往来资料梳理清楚就可以了;深,可以做到通过每一份设计变更,不仅把资料梳理好,对于具体的变更地方、变更原因,要花多少工时多少钱才能变过来等原因一一弄清楚。通过长期的积累,使得自己逐步具备了当技术队长的能力,完全可以在现场指导施工员工作。

大渝人才:也就是说您做事的时候喜欢啄磨,喜欢把一些工作现象来龙去脉了解透,做更深的研究。
潘 总:这是一定要的,我从工作到现在都坚持每天写工作笔记。比如,今天负责混凝土需要多少工人,负责钢筋需要多少人,工作中遇到了哪些问题,又是用什么方法把它解决的,这些我都会记下来。通过长期的坚持为自己积累了第一手资料,以后再遇到类似问题就能很快地解决。一个人一定要不断地学习。工作后我就发现在学校学的很多东西用不上,知识的更新非常快,只有不断地充实自己。那段时间明显感觉时间不够用,要学的东西太多了,自己长期在办公室无偿加班,编施工方案,编材料计划,各种构建加工计划等等。到现在我电脑里储存的资料是比较全的,我的移动硬盘80G,已经不够用了,马上还要增加一个120G的。笔记本电脑一定随身携带,方便资料查阅,处理问题时能及时、有效做出判断。

大渝人才:我觉得这对所有行业的职场朋友都是一个有益的工作启示――工作的认真投入精神。
潘 总:工作就是要多学习,认真对待,不怕重复。记得在一次员工年终总结会上,看着每一位清洁工裂口的双手,我真的非常感动。我告诉她们一定不要以为自己的工作很平凡,再平凡的工作,只要自己认真做好一百遍一千遍就是不平凡,这其中也包括建筑施工最基层的工作。

大渝人才:平凡中走出不平凡,潘总用自己的经历为我们印证了这句话。内业技术员做了不到一年很快又升职为生产技术股主办技术员、技术队长。能为我们说说这个职位吗?
潘 总:当时生产技术股培养了两位技术主管,我是其中之一,一年后正式担任技术队长。说是技术队长,但实际上已经在负责二钢的三个项目了,包括管理生产、质量、安全、成本管理、职工生活等。

大渝人才:二钢是特钢吗?
潘 总:特殊钢厂。当时那个项目进度很慢,我正好是技术股主管,负责施工方案的编写,对项目应该比较了解,工程处周主任就把我调去支援。在那之前我没做过生产管理,再加上小孩只有一岁多,自己不太愿意去。后来处里面来做我的工作,让我白天工作晚上照常回家带小孩。结果,到岗六天后处里就宣布项目的一切事宜由我全权管理。我一看这架势是不能再带孩子了,只好一狠心把孩子交给涪陵的姐姐照顾。应该说,周主任是改变我人生的第一个人。

大渝人才:孩子这么小就丢开手一定很舍不得。
潘 总:没办法,当时给我的时间已经很短了。我是九月二十几号上任,十月六日正式对外宣布由我负责全面工作,十二月就要主体断水。当时工程连基础都没有做完,预制柱、梁、钢屋架、高切破砼挡墙的施工更是没启动,时间非常紧迫,时间只有两个月,当`时,所有人都断定这个项目不可能成功,包括甲方技改处的处长都认为不太可能。那段时间我天天泡在工地上,每天晚上十一二点还要例行检查工地的加班情况,那段时间确实非常辛苦。自己负责的第一个工程成功后我因患肺炎住院了。

大渝人才:都是累出来的,压力大休息又少,做工程项目不容易呀!
潘 总:病是积出来的,我刚生完小孩还不到三个月就被处领导请回单位,给我在北碚工程处临时工棚里安排了一单间房,便于照顾小孩。

大渝人才:潘总心挺软的。
潘 总:领导亲自来一请再请,自己觉得推辞不过去了。后来就背上小孩,请了一位保姆随行到北碚团山堡,一个较为偏僻的地方,结果一去就是半年没有回家。很多时候在现场处理工作时间过长,奶水把衣裳弄湿了,回家时奶水又没有了,小孩经常饿得直叫……那段日子过得很艰难,我觉得一路走来都是家庭给了我力量,如果没有先生一直在背后支持,我也走不到今天。

大渝人才:太让人感动了!家庭无私、宽容的力量确实能给人很大的动力。潘总当时在八建服务了几年呢?
潘 总:近十年。离开前的最后一个项目是重庆火车站候车楼。

大渝人才:一个人最宝贵的青春岁月都洒在了这里,而且八建还是一家国营单位,在当时还不是很开放的年代,为什么舍得离开?
潘 总:其实前面已经提到了,选择激流勇退主要是身体不太好了,想换个工作方向。

大渝人才:原来是这样,病好后肯定要找工作,听说当时同时有三家公司选中了您?
潘 总:91年的时候重庆的房地产公司并不多,就二十来家,但是三家公司当中只有渝海公司是专业做房地产开发的,另外两家都不是。而且当时的渝海公司是重庆市较大的房地产开发公司,负责解放碑3.27火灾片区危旧房改造工程的开发,我靠着一纸手写简历和专业实力一次应聘到成功进入了渝海公司。我记得当时渝海的张总还常自豪地说他是我的伯乐,仅用了八分钟就毅然决定录用我,因此,张总是改变我人生的第二个人,从此,我进入了房地产开发行业。

大渝人才:没想到会有这个插曲,渝海当时应该算是国有企业吧?
潘 总:它虽然是国企,但采取的是民企用人体制。全公司百分之九十五的人是聘用的,不到十个人是通过建委人事调动正式进入的。

大渝人才:渝海是潘总职业生涯很重要的一段,我们得好好聊聊。到渝海您的第一份工作是项目现场代表,好象跟您在八建时享受的待遇很悬殊。
潘 总:在八建我已经做到了中层管理职位,但到渝海又得从头做起。当时很多人都觉得奇怪,我为什么能回到挤公车、做最基层工作的日子。

大渝人才:我想主要还是您心态很好。
潘 总:我一直都认为一个人要能上能下。虽然自己是个女子,但是我很佩服大丈夫能屈能伸的气概。能上不能下其实是一种很不健康的心理现象。在渝海我很快就发现自己的知识不够用了。以前在八建都是从接手施工图开始组织施工,接触地王广场项目时,一开始就让我协调方案设计,当时渝海聘请了四十位建筑行业顶尖专家做方案设计评审顾问,这些专家基本上都是重庆各大高校的教授或学科带头人、各设计院的总工程师、水电气专业公司的总工等。我所处的3.27项目监理部同事共7人,除我之外,有一个留德国硕士、三个重大的硕士,一个拿国务院津贴的教授,一个建院的本科生。

大渝人才:就您一人是女性,而且专家、同事的学历明显比您高很多,压力很大吧?
潘 总:可想而知的。当时的渝海几乎云集了重庆市开发界的精英,现在数数当初从渝海出来的人有二十几位都在重庆各大地产公司做副总或者老总,相当了不起。第一天上班发现他们一上来就偶而说上一大段英语,马上就傻了。后来我就跑到建院报名,用三个月的工作业余时间,系统地学习了建设部举办的全国第二期监理工程师培训班;后来又用了一年班的业余时间,参加了重大举办的项目管理研究生课程进修班的学习;再后来又报考PMP。

大渝人才:就是美国推出的项目管理专业考试吗?听说很难通考过。
潘 总:到目前为止我认为自己的考试一直都是很顺利的,惟独PMP很失败。当年重庆市报考PMP的只有我一人,我还和弟弟比赛,他报考的是国际注册金融分析师,我报的PMP,结果他考上了我没有,非常沮丧。后来我分析原因;一个是确实没有时间复习备考,第二英语功力不够,PMP考试题是中英文对照,英语丢了那么多年,有些地方翻译不准确的自己识别不了。

大渝人才:我们回过头来谈谈您和渝海高手们的对决,这点我非常感兴趣。除了不断的学习,您还做了那些努力呢?
潘 总:甘甘心心地为这些专家、同事服务,把心态放平。这种平和不光是在工作上,生活上也一样。做了很多细碎的事,就连公司给每一位同事发的福利品,我都亲自给他们送去,从内心真诚地希望他们能无私地指导我。

大渝人才:感觉潘总重又做了一回学徒。当时在渝海主要经历了哪几个项目?
潘 总:第一个项目是渝海城南区莲花池危旧房改造工程,即后来的与海城南区,约15万M2。第二个项目是渝海城北区:即现在的地母亭1# 2# 3# (共三栋高楼,1184套拆迁返还房)和巴渝世家(共四栋高楼,有926套商品房)和十几万方的商场,就是现在的家佳喜建材超市。第三个项目就是3.27火灾片区危旧房改造工程,即现在的地王广场。

大渝人才:现在还记得这么清楚?简直是如数家珍。
潘 总:我管的工程我都记得,这份感情是没法取代的。

大渝人才:巴渝世家刚推出来的那会非常火,应该说它是第一个推出的离解放碑只有五分钟路程的小户型楼盘。
潘 总:是的,另一个在南岸的楼盘知音阁同样很火爆,一推出就被抢订光了。我在渝海做工程部经理的时候是直管三个项目,地王广场、巴渝世家、知音阁。另外还有三个项目是委派了三位项目经理在负责,我只负责大方向。可以这么说,在渝海的时候公司是比较信任我的,要负责工程合同的组织和结算的终审。

大渝人才:做到这一点非常不容易。可能网友们不太清楚,这里我要说一下。工程部在地产公司的架构中是一个花钱的部门,很敏感。每天想拉拢你的人非常多,可能只要你稍微放宽点,几十万的钱就进口袋了。早期房产开发公司的合同预算、采购经理基本上都是由老板的亲戚负责,所以像潘总这样在渝海公司负责合同、结算最终审定的情况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
潘 总:这不管是对老板还是经理都是对人品的考验。公司的营销部门是找钱的部门,但是工程部就是花钱的部门,一个月基本上都有几千万的资金从部门审核出去,所以这个工作对人品要求非常高,长期这样自己也觉得压力非常大,曾经跟公司老总提过,工程结算和工程款支付是否请另一位副总也签认一下,但是老总没接受,说小潘你审核了就行了。

大渝人才:呵呵,说明老板非常相信您。听起来张总也是一位很有个性的人,他叫您小潘,他多大?
潘 总:比我大一点,但是一直习惯这么叫我。而且我个人一直比较低调,当工程部经理的时候也没让叫我经理,都习惯叫潘工,到现在,渝海的同事也还是这么叫我,感觉很亲切。我觉得一个人的职务有高有低,但是高级工程师的技术身份却是永远不变的,让我感到自豪。

大渝人才:哈哈,潘总的傲骨又出来了,原本还觉得聊工程一定很枯燥,没想到这么有意思。
潘 总:大家在公司共处都很愉快,很好玩。

大渝人才:但是见到您本人我们确实很难把您和工程联系在一起。
潘 总:当初我进渝海的时候,别人听说公司招了一位工程师,见到我后都纳闷。他们反倒觉得像公关人员。只要我不进现场一般都是穿的高跟鞋、裙子,所以他们很难把我和工程联系在一起。像现在你们看到我穿的是职业装,但是进现场后都是穿低跟鞋或筒靴、牛仔裤、夹克之类的短装。

大渝人才:在渝海发展了近十二年,怎么会想到离开?
潘 总:渝海有一个规定,凡是工作十年以上的员工都颁发渝海勋章和荣誉证书,应该算得上是终身员工了吧,我是其中之一。我在渝海做到了工程部经理,薪水在中干里面应该是最高的。当时的渝海又没有开发部、总工办、研发部、合同预算部等,这些业务都是我在统管。这期间有其他开发商老总亲自找过我,这家公司现在已经在重庆做大了,不过我还是拒绝了。后来对方又说请我当顾问,每个月给我多少多少,我还是拒绝了,我的性格是无功不受禄,我做人的信条就是晶莹剔透的做人,滴水穿石的做事。

大渝人才: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潘总在业界的口碑一直很好。我知道您渝海之后进入了当时的地产新秀同创集团,目前已位居重庆开发商前十强的大型地产公司。给我们讲讲这一段职场故事吧。
潘 总:拒绝这家公司后,很快同创集团找到我。同创和我结缘是在2000年,当时渝海监理公司投标同创的学林雅园项目工程监理,共有十家监理公司投标,渝海的经济标排名倒数第二。我当时是渝海监理公司的项目总监,当时同创已经在和另一家监理公司谈合同条款了,经过努力好不容易争取到一个和同创董事会见面的机会,我带着我的监理团队在同创的会议室谈了一个多小时,对方终于愿意把项目交给渝海监理公司负责,进入了合同谈判。

大渝人才:从倒数的位置一跃夺标,是靠价格方面的优势取胜吗?
潘 总:不是,我觉得是靠公司良好的经营业绩和自己认真执着的精神和丰富的从业经验获取的。我记得第一天跟同创董事会详细介绍了渝海监理公司、项目全方位监理思路、各位拟派工程师和自己的从业情况后,他们觉得这个工程交给我们放心。我认为这次成功靠的就是永不放弃的精神。也是通过那次接触让同创认识了我,所以在02年同创前任工程经理辞职后,同创张总就找到了我。但是当时我拒绝了。

大渝人才:为什么?
潘 总:虽然在渝海我的工资只有三千多,同创给我开出了较高的年薪,但我在渝海已经呆了近十二年,这份感情是没法轻易割舍的,所以我断然拒绝了。这个事情也就暂告一段落。谁知道02年12月的一天,张总又一次在电话里给我说,他们需要一位工程副总,想见面聊聊。当时我的感觉是特别想躲,觉得自己不可能承担工程副总这个岗位,但后来还是在03年1月4日以朋友的身份见面聊了一次。

大渝人才:记得这么清楚可见这件事对您来说很重要。
潘 总:我告诉他钱多钱少都不是问题,只是我真的走不了。当时我就给他提说了四条原因。第一,我跟随渝海公司张总这麽多年的交情和信任使我无法开口提辞职;第二,当时是渝海处于最困难的时期,众多的民营企业已如雨后春笋般成长起来,公司所开发建设的项目因法人治理结构没有理顺,致使运作进入了低谷,这个时候离开有些于心不忍。第三,身体状态非常不好。第四,从能力上评价,我觉得自己还不适合做工程副总。

大渝人才:这四条理由说得很中肯直接。
潘 总:我在任何地方,包括在广万公司我也不会隐藏自己的缺点。结果张总听了当时就一一答复我。第一,他认为我的能力是能够胜任工程副总工作的;第二,我在渝海六十几万方的工程都管下来了,同创开发量小得多,怎么可能接不下来呢,所以身体应该完全能够承受。

大渝人才:一听就是有备而来的。同创这几年发展这么快,和高端人才的引进有相当大的关系。张总对人才的热心在行业是有口皆碑的。
潘 总:但是至今为止我都不敢见渝海的张总,好像总觉得自己做了亏心事。后来听朋友说,我的离职当时确实让他很难受。

大渝人才:张天荣在重庆是一位大名鼎鼎的人物,非常富有传奇色彩,可以说是重庆“地产界的教父”。但是03年后渝海已经没有什么大项目了,他自己也无力回天,相信他最后不会怪您的。呵呵,希望张总看到这篇文章能够释然。
潘 总:提出离职后,张总曾竭力挽留过我,叫我回去再认真考虑一下,因为对他多年的深深敬佩,我动摇了。但是考虑到已答应了同创,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最后还是决定离职。作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我的心情是很复杂的,也非常难受,毕竟在渝海工作了近12年,对公司有着很深的感情,感觉自己已无颜见渝海张总,就只能在电话里告诉他我的决定,希望他能体谅我。

大渝人才:03年4月正好是非典时期,开展工作是很困难的。
潘 总:刚进同创那段时间的工作是很艰难的,学林雅园D区项目8月底要交房,在四月底的时侯,有好几栋房子连外墙面砖都没贴。又是非典时期,劳动力调不进来;电梯也没有安装,综合管网更没有敷设,景观单位虽然进了场,但展开工作很困难,项目处于一种非常状态。

大渝人才:可见当时压力有多大!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完美的小区作品,不知道它们原来还发生过这么多的故事!
潘 总:压力来自两方面,一方面工程进度严重滞后;另一方面,在职业生涯中,我还是第一次进入私营企业,第一次作工程副总,又是空降兵,跟集团员工有一个磨合期,董事会的信任度还没有建立。但是离交房的时间又只有四个月了。在那短短的四个月里,很多时候的晚上,先生都会陪我巡视现场,便于及时了解现场夜间加班抢工情况。终于,在8月28日的时候我们准时实现了完美交房。由于长期承受的精神压力,休息又不够,九月份去理发时,理发师告诉我,我的头顶上已经秃了一大片了。

大渝人才:在同创集团,您先后经历了学林雅园、同创奥韵、同创国际几个大项目。您也见证了同创发展到重庆地产十强,但是潘总后来又离开了,张总费尽心思把您请来怎么舍得让您走?
潘 总:我是05年8月份离开的,至今为止我也没有弄明白离开同创的真正原因,但应该说主要的原因在我,这也许跟我的性格缺陷有关吧。同创是我进入的第一家私营企业,以前长期在国企的一些工作方法与之不能及时相融,应该是原因之一。另外,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说话直率,情商不高,也不太爱与领导沟通。我觉得这是自己职业生涯中的第一次失败,当时很痛心、很沮丧。我还清楚的记得在最后一次写给员工的新春寄语时,非常沉重地写到——挥别昨日的烦忧,不忘岁月的忠告,不去为失败寻找理由,而只为成功寻找方法。

大渝人才:通过这份寄语已经完全能反映出您当时的思想状态了。
潘 总:那段时间身体非常不好,前后动过两次小手术,一年内住了三次院,虽然张总没有扣过我一分钱,但是自己心里非常过意不去。在我任期一段时期内,我既要管理合同预算部、材设部、总工办,还要负责三个项目协调,另外还兼任了合同预算部经理,并分管物业公司,工作量应该是比较大的。

大渝人才:后来您进了广万公司,说到这家公司,很奇怪,很多人知道“坡岭顿小镇”,但是不知道广万地产,其实广万地产就是坡岭顿小镇的开发商。项目比公司出名。但我们也知道广万还不算一家大型房地产公司,而您本人已经是重庆工程界的知名人士了,您的心态是怎么调整过来的?
潘 总:走进广万是个偶然。最开始是我一位朋友跟我说有一个人刚开始涉足开发,希望能找个机会给他交流一下,我就同意了。当时自己也没在意,穿一身工作装,戴了一个工作胸牌就去了。也许是这个装束给他留下了比较职业化的印象吧。我这个人比较率性,一聊就聊了一个多钟头,我说的多他说的少。泛泛的谈了对人生、对楼盘、对做人做事、对自己的能力和缺点、对业界现象的看法等等。一通详谈等于是在无意中让对方把我了解了。

大渝人才:其实打动您的是纯独栋别墅项目。
潘 总:项目是一方面,刘总谦和、睿智的为人也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大渝人才:一直听您说坡岭顿小镇,能为我们介绍一下吗?
潘 总:坡岭顿小镇是一个融合了南加州小镇生活蓝本和重庆人文、环境、南加州风情的高档别墅区。独栋,其实是我们强调的一种生活态度。在这里能够在世俗洪流中保持一份清新与豁达。我们所打造的就是精英阶层的居住理想。

大渝人才:据我了解很多公司的工程副总现在都不会常进施工现场了,您会去吗?
潘 总:一定要去。如果说早上没去现场,我一定会询问工程各组团的进展情况,就连哪栋楼的瓦片有质量问题我都知道。比如昨天和员工一起在现场路过一栋别墅时,他们说这是圣塔巴巴拉风格,我马上纠正,这栋是西班牙风格,然后就给他们解释圣塔巴巴拉与西班牙风格各自的特点。我觉得做工程一定要随时积累各种专业上的东西,以一颗感恩的心做人,用爱做事。一定要热爱本职岗位,热爱你所开垦的这片土地、热爱你所选择的专业、热爱你的员工。如果没有爱,不能把项目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呵护,你根本了解不了这么细,那么你的工作和生活注定是枯燥的。你们现在看到的工程就要交房了,现在正在组织抢工,这几天工地又在飘雪,天天要巡视现场,天天要工作到深夜,是非常辛苦的!如果没有对项目的爱,没有一种不放弃、不认输的精神,怎么能够坚持呢!

大渝人才:对于工作您非常追求完美。
潘 总:对工作一定要精益求精,我不愿意很草率地处理。前段时间我看现场的进度情况,觉得一个星期巡检一次已经很不够了,就改为天天检查,天天及时协调各种问题,这种情况应该要坚持到今年4月底楼盘顺利实现交房。白天呆在现场我还会针对性的梳理一些客户敏感点并对其进行认真的分析,等整理完成后,会对所有员工进行一次全面的培训及演练,并将每天巡检发现的质量问题,及时向施工各方提出并安排整改。广万公司的理念是一定要做出优质、纯粹的产品来回馈客户对项目的认同,不忽悠客户。

大渝人才:感觉对于项目的每一个环节您都不敢掉以轻心,全力以赴。
潘 总:必须要认真对待,现在全公司的项目进度、成本、质量都是我在负责。公司虽然比较新,但是我相信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一定能够发展壮大的。

大渝人才:您对职位的要求好像不是很强烈。
潘 总:对职位和收入我其实都没有过高的要求。我进广万的时候也不太清楚具体职位和工资。在之前的公司我已经担任常务副总了。

大渝人才:那总有一样东西打动您吧,是什么呢?
潘 总:楼盘。第一次与刘总接触时就听说他们要做一个纯独栋的别墅楼盘。之前我做过超限高层、高层、多层、大型商场、体育馆、工业厂房等,唯独别墅没碰过,就是想挑战自己。

大渝人才:潘总是非常自信的,但我觉得如果没有慧眼识英才的能力,刘总也不能够把您留在公司,这位伯乐给大家介绍一下吧。
潘 总:刘总很低调,很多场合都没有出面,但是他对楼盘的品质和人才的人品都要求非常高。去年他给我们提出了“晶莹剔透地做人,滴水穿石地做事”。今年对高管团队又提出了“以德管人,以德服人;以才管人,以才服人”。所以我自己要求所辖部门员工,一定要努力成为一个德才兼备的人。广万是家新公司,但正因为它新,所以在用人方面,我们可以着力培养自己的骨干员工。在刘总的倡导下,现在广万已经形成一种良好的氛围,不管是什么时候都不会收受乙方的东西,如果实在推脱不了,一般都会上交。

大渝人才:大家会自动上交吗?
潘 总:这是我们的制度和纪律。不管你多有才干,只要有一次你接了东西没有上交,公司一经发现,一定会严肃处理!

大渝人才:确实是一家很严谨的公司。目前您在公司分管哪几个部门呢?
潘 总:今年初公司进行了组织架构调整,以前我是负责工程部、造价采购部、协助总经理管理设计研发部,现在是管坡岭顿项目部、造价采购部和总工办。

大渝人才:包括营销吗?据我所知坡岭顿小镇销售情况非常好,一期开盘销售几乎就售罄。这对一家新晋地产公司而言,打造的又是高端别墅项目,取得这样的成绩非常不容易。
潘 总:是的,销售非常好。以前营销是由刘总亲自分管的,我只负责一些营销数据的审核。

大渝人才:现在有很多朋友想进入工程界,潘总能给他们一些建议吗?
潘 总:想说的话很多,但我觉得首先必须要有端正的工作态度,忠诚、认真、执着、高效。我觉得一个人必须要做到敬业、精业、忠诚,初涉职场的人尤其应该重视这些。其实我从来没有为自己设定过什么目标,一直以来都只是想扎扎实实、认认真真地做好本职工作,多学一些看家本领。机会永远都是给有准备的人。

大渝人才: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潘 总:另外一点,我觉得职场上的人一定要不断充实自己,不断地学习。我自己就有这样一种心态,好像一年不学习心里就发慌。以前我们上学的时候,电脑只学了点DOS系统,你看看现在,CAD、PPT、Project、 Excel、OA办公系统等的运用技术层出不穷,不学是不行的。通过不断地学习,现在我对电脑的运用算是比较熟悉的了。学习精神真的非常重要,不是拿了一个大学文凭就一切OK,必须在干中学,学中干,才能提高综合素质。就是现在我下班回家,还时常会把各种别墅图片拿出来仔细琢磨建筑造型、色彩搭配、景观配合的融洽协调;仔细琢磨屋面瓦、外装饰线条,铁艺,木作、景观等的细节处理。比如明天开会要确定景墙,那我今天晚上就一定会把各种不同构图的景墙收集成一个文件包,用于开专题讨论会时作参考使用。楼盘的品质就是这样一点一滴做出来的。幢幢别墅坡岭顿,凝聚着我们一年多来的心血。(哽咽)

大渝人才:确实是一个感触很深的时刻。(递纸巾)潘总有时很感性呢。
潘 总:当我们的样板房惊艳亮相时,我就忍不住哭了,那是一种很欣慰的泪奔涌而出,就像自己诞生的小孩一样。一切坎坷艰辛终于得到了业界和客户的认同。所以我经常说要以一颗感恩的心做人,用爱做事。没有爱就没有一切,有爱就有希望。如果没有爱根本没办法在岗位上坚持走这么久。

大渝人才:现在想来一切都是值得的。谢谢潘总!今天让大渝人才这么感动!这是栏目成立以来第一次有嘉宾上栏目流泪,相信我们的求职朋友也被您的职场故事感动了!
潘 总:还记得在渝海的时候,有一年我过生日,孩子给我写了一张贺卡,上面写到:累了!要记得回家。在我孩子的心目中,妈妈是很少回家的。

大渝人才:潘总我想听听您是怎么评价自己的。
潘 总:我是从工程最基层一步步做起来的,我觉得这样的人生是踏实的。我所选择的工作平台,期望是一个能够让我充分展现自己才能的地方,薪酬的多少并不是我的最大追求。人才一定要具备三个要素:即专业知识、工作态度和工作方法。自我评价:业务能力和管理能力符合岗位要求;工作态度是积极的,也是敬业的;工作方法和沟通技巧还有待进一步的提高。

大渝人才:08年对中国人来说是特殊的一年,那对潘总您来说08年有什么愿望呢?
潘 总:其实我对自己从来就没有多大的奢望,08年的愿望还是汇集在楼盘上。常言道:决胜在开盘之前,挑战在交房之后。坡岭顿今年有一百多套别墅要完工,部分要交付,我真诚地希望项目能够圆满成功。

大渝人才:一心还是扑在工作上。但是我发现坡岭顿的对外宣传很少。
潘 总:是的,跟其他楼盘相比,我们主要靠的就是硬件。

大渝人才:刚才潘总说这话是非常有底气的,现在广万公司还不出名,但是通过坡岭顿小镇,你们一定能够获得业界的尊重。最后我想知道潘总您的座右铭是什么呢?
潘 总:我以前的座右铭是——为了远大目标,不计眼前得失。后来结缘广万后,我认同“晶莹剔透的做人,滴水穿石的做事”的价值取向。

大渝人才:感谢潘总今天接受我们的采访,让我们认识了一位对工作永远充满热情,对工作永不倦怠的职场女性!祝福坡岭顿小镇项目圆满成功,广万公司越来越好,潘总您自己也要多注意身体。
潘 总: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