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期职场专家在线 嘉宾 全国政协委员 重庆陶然居集团董事长 严琦 女士

    她曾经用一道“辣子田螺”炒出了自己的餐饮王国,并很快让陶然居红遍全国;当别人争相模仿大打价格战时,她却奇招迭出将对手远远抛在后面,她用智慧使自己免于混战,并最终将陶然居打造成“中国驰名商标”。从一个老板到企业家,再到全国政协委员,她肩负着时代赋予的责任,在发展壮大企业的同时也竭尽全力的反哺社会。在政府城乡统筹战略的指导下,她开创的“陶然居模式”为更多的农民工解决了就业问题,带领他们脱贫致富。成为全国政协委员以来她屡次柬言,恪尽职守。严琦说,一个真正的企业家必须要回报社会,否则他只是一个老板,而非真正意义上的企业家。

陶然居里怀天下•严琦

    提起陶然居的严琦,身为重庆人肯定不会陌生。在采访前,我已通过各式各样的渠道,包括网络、报纸、电视等对她的生平做了详细了解。如今的陶然居是一家以餐饮为龙头,涉足生态养殖、物流配送、人才培训、连锁经营、食品加工等跨行业的大型民营集团。而身为掌舵人的严琦也不能仅用“老板”这个词来代替,翻看她的名片你会发现很多职务和荣誉,而每一个光环所代表的意义早已超出了企业管理范畴,那就是作为企业家的社会责任。而接受本次采访前,严琦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刚从“两会”回来,话题自然而然地始于最受关注的“大学生就业问题”。

就业•必须调整心态

    作为一家大型餐饮企业,严琦所领导的陶然居自1995年成立以来,在白市驿以5张桌子白手起家,经过10余年的艰苦创业,目前已在全国26个省市拥有79家大型中餐连锁店,年营业额达19.6亿元,拥有员工60000余名(直接就业16850余人,产业链带动50000余人)。这是一家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企业,严琦说目前陶然居员工中的大学生仅有一百来名,比例远远不够,其余90%的员工都是农民工。每年企业至少新增1000个就业机会,再加上企业具备完善的晋升机制,大学生只要肯转变就业观念,放平心态是完全能够解决就业问题的。而目前导致大学生就业难问题的关键不是激烈的社会竞争,而是大学生被自我偏见和社会偏见所束缚的心态。举个例,两会期间中央电视台曾邀请她参加《小崔会客》栏目的录制,主持人曾当场询问到场学生是否愿意到餐饮企业从基层做起,而这个问题仅得到两名女学生的回应,而且表情相当迟疑。而当主持人问如果世界五百强企业肯德基要招一名店经理是否愿意去时,在场朋友纷纷举手。同样是餐饮企业,得到的回应却截然不同。我们且不说两者的职务不同,单从职业发展的过程来看,面对高端职位时大家对餐饮业是很认可,但是却忽略了一个基本问题,“不会走怎么会跑”?而严琦这样告诉大家“我自己就是一名从最基层做起的人”。

创业•坚持才是关键

    说起严琦的创富故事简直带有一个时代的传奇色彩,九十年代初当中国刚刚从计划经济迈向市场经济时,很多不安于现状的人都萌生了新的想法,而严琦也是其中之一。纵观严琦的创富之路,她每一次的飞越都跟政治紧紧联系在一起。如此良好的政治嗅觉与她从小接受的教育息息相关。严琦出身于一个公务员家庭,84年高中毕业时她即进入中国人民银行重庆市巴县支行当了一名会计,之后又被调入中国人民保险公司重庆市巴县分公司。这两家单位在别人眼里都是趋之若鹜、旱涝保收的地方,工作稳定,环境舒适。但是当改革春风吹遍大江南北唤醒了众多有志青年时,骨子里早想干一番事业的严琦也按耐不住了。1995年严琦不顾父母的强烈反对办理了停薪留职开始自己的创业之路。

    创业之初异常艰难,没有充裕的资金支持严琦只能将店址选在距离白市驿镇和含谷镇尚有两公里远的中间地带,来往人群不多车辆不多,最多的估计要算那一年四季蒙天的灰尘,而就是这个门面还是她租来的。严琦并没有气馁,反而给店取了一个意境悠远富有诗意的名字----“陶然居”,该名选自南朝诗人陶渊明的“更待菊黄佳酿熟,共君一醉一陶然。”经过一番收拾,“陶然居”的牌子终于挂出来了,整个店只有三个人,严琦自己、一名厨师、一名店员。每天她必须天不见亮就背上竹篓到两公里外的小镇采购大量的蔬菜、肉和禽蛋,然后再背回店里,洗菜择菜切菜,添煤看火,有客人时还要跑进跑出。一整天粗重的活干下来她常常累得直不起腰。原以为勤劳付出就会有收获,但是店里的生意依旧不见起色,有时能有几百块的收入,有时候一个人也没有。面对所剩无几的钱和创业的艰难,严琦同样有过怀疑,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父母从小的教育就是要她必须学会自立自强,只有寻找求生的机会才是根本。经过一段时间的冥思苦想,严琦悟出了川菜经营之道在于求新、求异、求变,一次偶然的机会她通过《重庆日报》看到西南大学一位教授培育出人工养殖的生态田螺,这种生态田螺以新鲜蔬菜和野生草类为食,个头硕大,肉质饱满鲜嫩又无泥腥味,属生态食品,食用后对人体具有滋补保健作用。严琦马上发现了小店生存的卖点,通过反复实验,炒了千多斤田螺,她们终于找到了适合重庆人口味的“辣子田螺”,而这道揉和了传统川菜技法的菜品竟荣登中国名菜行列。顾客的好评一传十,十传百,严琦的小店迅速由5张桌子扩展到了30多张桌子,辣子田螺成为陶然居每桌必点的招牌菜跃然席间,人们从四面八方慕名而来。严琦说最火爆的时候门口的车能同时停三四百辆,那场面才叫一个壮观。

发展•管理才是灵魂

    1997年随着政策的进一步落实,民营企业不仅由体制外经济转变成为体制内经济,而且作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重要组成部分的地位也得到确立。而此时陶然居已盛名远播,严琦第一次有了进军成都市场的打算。1997年成都第一家陶然居店在金牛区二环西三段开业了,总面积3000平米。这也是一家地段冷清的店面,但是严琦坚信能将它经营得很好。果然,不到三个月店面生意就异常火爆。于是她又在成都连开了两家店,接着众多的人慕名而来要求加盟,于是在四川、湖北、湖南、福建的各重要地区陶然居如雨后春笋一般的发展起来。一时间陶然居红遍全国,就连媒体也曾形容她是“点亮一条街的女人”。然而,快速的扩张如果没有适时的管理必然隐藏危机。由于摊子铺得大,管理人才、技术力量跟不上,加上个别连锁店的经营者不按规定的套路“出牌”,三十多家连锁店出现了亏损,有的宣告倒闭。大量的员工失业,一时间问题像火山喷发一样涌现出来。面对这严峻形势,严琦没有惊慌失措,她冷静分析了这些连锁店失败的症结,寻找着继续做大做强企业的办法,之后她将目光锁定在联合经营和直接经营的方式上。事实证明,转变经营方式后的陶然居轻装上阵,甩掉了很多包袱。新的举措让总公司有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关注技术人才培训、原材料基地建设和对联合企业的管理。尤其是在原材料基地建设上,陶然居响应政府号召开创了“以工促农、以城带乡、统筹城乡”的发展道路,先后投入巨资在重庆白市驿、贵州红枫湖、广西北海、四川青山城等地建立了8万多亩的田螺、海鲜生态养殖以及板鸭、腊肉加工生产基地和物流配送中心,并投资2亿元创办了占地803亩的“陶然居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示范基地”,主要包括了陶然居农民工餐饮职业技能培训学校、陶然居生态酒店、陶然居统筹城乡会议中心、陶然居绿色原材料配送中心、体验式农业瓜果蔬菜采摘区等。如此以龙头企业带动农产品集约化生产,发展订单农业以解决农产品与市场链断裂问题的管理模式已成为陶然居的一大特色,业内人士称之为“陶然居模式”。而正是这项管理模式为广大的农民工朋友提供了众多的就业机会,为地方经济的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并以此保证了陶然居各分店的持续发展。

飞越•品牌铸就力量

    2000年严琦响应政府号召回师重庆并开始琢磨陶然居的品牌化发展道路。当政府倡议建设新农村时,严琦毅然决定在白市驿修建一个集休闲度假、会议住宿、观光旅游、原辅材料加工、人才培训等一体的大型生态农业项目,取名为“陶然居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示范基地”。该项目的启动让陶然居尝到了差异化经营的甜头,2007年陶然居投资2000万,打造了全新升级力作“新概念、精品重庆菜――重庆会馆”;2008年6月,陶然居又在位于北部新区照母山植物园内打造了以“民间传菜,品味千年”为主题的“陶然古镇”;8月,以“陶然大会馆,商务头等舱”为经营理念的“陶然会馆”也隆重推出。这一系列的大手笔,标志着陶然居开始向“规模化、精品化”方向发展,开始了“扛起渝菜大旗”的壮举。当然,令领严琦骄傲的是如今的陶然居已然成为“中国川菜第一品牌”。

人才•合适才最重要

     经历了成长初期的阵痛,作为一家企业的领头人,严琦深知人才的重要。“创办培训学校就是要培养适合自己企业发展的人才。”说到人才管理严琦自有一番见解,而对于她来说人才管理已不再是困扰企业的重要问题。她认为,如果一家企业人才频繁流动,那一定不是人才的错,而是老板的错。她不会去挖同行的人,按她的说法是越是有能力的人破坏力就越大,而他们的忠诚度也有待考察。所以她从不吝啬花时间和精力去培养人才,即使刚进入企业时大家并不是那么优秀,但是跟企业一起成长的人才会对企业有感情。如今的陶然居,人才输入渠道充足,人才管理亦颇为稳固。对于新进员工企业会通过一个月的军训、一个月的业务培训加一个月的实习对他们进行指导。所有进入陶然居的员工不管是大学生还是农民工都有公平的晋升机会,从服务员、点菜员、领班、主管、副经理、经理,只要你有能力,这里就有舞台。严琦不喜欢空有理论的人,她要求经理必须保持与客人的良性沟通,尽可能多地了解客户的想法,把握客人的心理。就连她自己偶尔也会到店里为客人点餐,只有从客户那里才能把握企业的发展方向。严琦有句口头禅:“用手做事谁都会,要学会用心做事。”她通过自己的言传身教,把这个理念灌输给每一位员工。从开发“辣子田螺”到后来发展各式分店,尤其是蕴含文化特色的“陶然古镇”,严琦说陶然居能蓬勃发展全来自不停地创新,有些创新模式甚至让同行无法复制。因此,不管是哪个岗位的员工严琦都会鼓励大家多创新。如今在严琦的带领下,很多来自农村的员工都靠着自己的努力走上了管理岗位,有些甚至在城里买了住房,过上了非常好的生活。

责任•回报社会的动力

    如果说作为一家企业的董事长严琦已经尽己所能的将陶然居带向不同的高度,那么作为一名政府公务人员严琦则肩负了更多的社会责任。除了在两会上关注大学生就业问题外,她更将目光锁定在社会“夹心层”的住房问题、消费券发放、早餐工程等问题上。其中,早餐工程更是陶然居联合共青团为想创业的学生朋友开发的一个专题项目。严琦说,“陶然居是重庆3200万人吃出来的品牌,我们有义务帮助团中央解决大学生的就业问题。早餐工程满足了大学生想当店长的愿望,由我们控股他来当店长就可以解决资金和经验不足的问题,而且还有我们的品牌支持。我们在每一个城市都会建一个中心厨房,由中心厨房统一配送。我们也是摸索跟国际接轨的道路,早餐和快餐结合在一起的存活率肯定更高,但是对初学者的门槛要求很高。所以我们分成早餐工程和快餐。他可以先做早餐然后再做快餐,早餐的门店在十平米就可以了,每个店都可以进行标准配送,也符合今年颁布的《食品卫生法》要求,中心厨房也是按照卫生部的要求来做。如果开一万家,每个店按十个人来计算,这样就可以解决十万、二十万人的就业。然后我们就可以把它作为一种完整的模式来推广。”

    两会期间严琦还向社会保证,2009年陶然居和陶然会馆要增加十个店面,给社会提供一千个新增就业岗位。并承诺在金融危机下不裁员、不降薪,也不拖欠员工公司。严琦说,“在别人不发展的时候我们发展,这本身就是一种机遇。”另外,严琦说,致富思源、回报社会是每一位企业家义不容辞的责任。陶然居每年向重庆市妇联捐资20万元兴建一所“陶然居春蕾小学”;同时严琦还带领员工积极参与到“光彩事业库区行”、“抗旱救灾”、“抗洪救灾”中去;在四川汶川大地震发生后,集团累计捐款捐物120余万元,并通过“粥棚行动”等切实有效的措施帮助灾区人民重建家园……严琦说,只要是在企业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陶然居会一如既往地回报社会,帮助更多人脱贫致富。作为民营企业家,严琦的做法值得我们大力倡导和尊敬。

    如今的严琦俨然成了成功女性的代表,作为一名叱咤餐饮业的女性高管,严琦身上有着一股无法言传的魅力,炯炯有神的双眼时而给人很强势的感觉,但只要一微笑又让人忍不住想亲近。雷厉风行的做事风格,逻辑缜密的思维方式,层出不穷的创意头脑、敏感迅捷的政治悟性,她所做的一切似乎永远在完成一个个的超越。我们不得不承认,对于一个驾驭一万多名员工的女老总来说,她在“刚”与“柔”之间拿捏得相当到位。用她的话说,在创业的道路上女性似乎比男性更具优势,女性天生细腻,更容易凝聚团队力量。一旦她们认清了自己的优势,启发了智慧,要做事就一定是做大事。而她自己就是一个以智慧取胜的人。对于陶然居未来的发展,严琦很冷静地分析道,“陶然居不会追求数量上的多寡,而在于品质上的提高,我们会根据市场需求来决定未来的发展规模和方向。”在采访结尾严琦又将话题转到了大学生就业问题上,她希望在金融危机下,学生朋友能赶快调整心态,转变观念,打破对服务行业的偏见给自己多一个选择的机会,而陶然居期待大家的真诚加入!

以上内容由重庆新仁众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独家提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