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一个极具立体美感及魔幻感的山水之城,是中国最富“赛博朋克”气质的城市。随着智博会落地重庆,这座城市在数字科技的加持之下,又将呈现什么样的美学体验?

即日起,腾讯大渝网推出智能智造领域的人物专题报道,以重庆智造企业及智慧重庆建设中涌现出来的典型人物为采访对象,呈现城市发展与个人成长的关系,聚焦人物经历和背后故事。


重庆,一个极具立体美感及魔幻感的山水之城,是中国最富“赛博朋克”气质的城市。随着智博会落地重庆,这座城市在数字科技的加持之下,又将呈现什么样的美学体验?

即日起,腾讯大渝网推出智能智造领域的人物专题报道,以重庆智造企业及智慧重庆建设中涌现出来的典型人物为采访对象,呈现城市发展与个人成长的关系,聚焦人物经历和背后故事。


人物档案

曾卿华

江北区数字化城市管理监督指挥中心主任,江北区城市管理局“卿华创新工作室”负责人。带领团队承担市级科研课题《人工智能在城市管理领域的深度运用》。


人物档案

曾卿华

江北区数字化城市管理监督指挥中心主任,江北区城市管理局“卿华创新工作室”负责人。带领团队承担市级科研课题《人工智能在城市管理领域的深度运用》。


瘦,高,背挺得笔直,一说话像连珠炮,不仅语速极快,头脑也转得飞快,各种城市管理的政策、数据、案例脱口而出。和曾卿华聊天,就好像看到了他背后的智慧城管信息平台的大屏幕:密密麻麻的信息不断滚动,江北区大街小巷的大小事情,都看得一清二楚。

这位江北区数字化城市管理监督指挥中心主任,从执法一线到数字城管再到智慧城管,管理理念不断随着时代更新。如今,江北已启动智慧城管3.0工作,他的理念和知识,又要快步走进3.0时代了。


执法25年 城市管理的痛点他清楚

曾卿华是资深城管人。

1986年,18岁的曾卿华通过招干考试成为重庆市第一批城管执法队员。当时,第一批队员有近200人,考上国家干部,大家都很振奋,没有人了解城市管理到底有多难。

穿上黑色制服,奔走在大街小巷,通过巡查、蹲点、接受投诉、处理案件等方法,维持着城市的整洁体面。当时,老百姓把城管队员叫做“黑猫警长”,城管和摊贩之间永远在做“猫捉老鼠”游戏,你追我躲,你撤我来。

这种传统的管理方法效率低,矛盾多。一方面老百姓的问题难以解决,没有足够的人力去监控,只能靠队员的双脚跑得勤快,能解决一桩是一桩,能解决一时是一时;另一方面,城市发展越来越好,可哪怕是最繁华的地段,也有暴露垃圾、游摊小贩等问题,市容市貌难以改善;再一方面,队员们自己心里也委屈,工作强度不小,可在老百姓眼中却成了“一凶二恶三掀四赶”的形象。

“我在执法岗位上干了整整25年,太清楚其中的痛点。”曾卿华说,不仅仅是城管执法,城市管理涉及到的市政公用,市容环卫,园林绿化等各个业务,在传统管理方式下都存在同样的问题。


时代已经变了 管理的方式也得变一变

时代在变,曾卿华也在变。

刚参加工作时他就意识到,要做好一名城管执法队员,绝不是只靠腿脚勤快。要执法,就得懂法。要搞城市管理,还得懂点城市发展的道理。他参加了法律专业自学考试,取得了大专文凭,又学习了涉外经济学,取得了本科文凭。街头执法时,他总爱和违章的人讲讲法律法规,要让他们心服口服。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新型城镇化进程不断加快,管理范围不断拓展,市民对城管工作的要求不断提高,城市管理者面临的挑战也越来越多。曾卿华说,2005年左右,重庆市开始探索数字城管。2010年,他到江北区市政园林局法制科兼管数字城管工作,又一头扎进数字城管相关业务知识,从什么都不懂的零基础起步。

他清楚地记得,2012年,江北区市政园林局(现江北区城市管理局)局长林立就提出了“智慧城管”的概念。2013年底,形成工作方案,智慧城管项目成为区重点项目。2014年,江北区智慧城管成为全国首套通过部级专家评审的智慧城管系统。

“时代已经变了,管理方式也得变一变,我们上下都认识到了这个问题,并一直为之努力。”他说。


靠着从全国各地其他兄弟单位吸收能量,靠着每晚掌灯夜读细心思考,靠着多年扎根一线的经验,曾卿华从门外汉一跃成为众人瞩目的行业专家。2010年以来,他多次在市、区行政执法和数字化城市管理领域作为专家参与评审及授课,先后两次在全国数字化城市管理工作培训班上作为专家进行授课。


  • 2013年

    他作为第一执笔人参编《重庆市数字化城市市政管理办法》,为全市数字化城市管理工作提供理论支撑与建设指导方向;

  • 2014年8月

    他作为主要作者编制的“智慧城管顶层设计”在全国率先通过住建部专家评审;

  • 2015年1月

    他作为主要作者编制的“智慧城管初步设计”在全市首家通过专家评审,以上两个设计取得了国家版权局著作权保护。

  • 2018年8月

    由他作为主要牵头人编制的《重庆市智慧城管信息系统系统技术规范》(试行)正式通过评审印发,并以此正式作为指导全市智慧城管建设工作。

曾卿华说,要做好城市管理工作,他认为除了“传统三会”,还要“新三会”。

他解释,“传统三会”,就是会办事,会办文,会办会。“新三会”,则是会法律,会信息化基础,会业务。会法律,因为城市管理每一个问题都有法律渊源,要依法行政,依法裁决,依法监督;会信息化基础,具体原理是技术专家的事儿,不一定要懂,但要懂大的方向,怎么应用;会业务,城市管理的业务涉及方方方面,现在江北区的智慧城管部件都有111类别,不懂具体业务,就很难把技术真正应用于实际。

说到这儿,曾卿华有点犯愁。他说,他接触到个别部门,甚至个别部门领导现在都还对智慧城管认识不够,认为城市管理只是城管部门一家的事,认为“智慧”意义不大。“智慧城管总的来说是个新生事物,各个部门都应该对此多一些支持,只有合力才能取得好效果。”


智慧城管到来 解开他的一个心结

1月8日中午,曾卿华刚结束一个会。走出会议室,他在监控大屏幕前站了好一会儿,又询问了监控情况,才放心去吃午饭。

他询问的是红旗河沟地下通道的情况。这个地方,曾经是城市管理的一处老大难,也是他的一个心结。占道经营的摊位塞满了地下通道,市民过路都困难。他至今还记得十余年前的一篇媒体报道,里面发问:难道红旗河沟地下通道是一个世界级难题吗?

曾卿华也常常问自己。在执法一线时,他和同事们增派人手、增加时间,全力攻克这个地方,但是只要执法队员一走,又是死灰复燃。

问题的最终解决并形成长效管理,靠的是马路办公+智慧城管。


2017年10月,江北智慧城管视频智能分析系统上线运行,在建新东路、建新南路等多条主干道以及观音桥商圈设置400个视频监控点,监控镜头对可视范围内的占道经营、店外经营、违规户外广告等11类常见、高发城市管理问题,可实现智能采集、一键批转、自动派遣、智能核查、智能结案。

“通过这个系统,我们共采集到9677条问题,准确率达81%,解决了以往视频采集、派遣、核查、结案全手动效率低等问题,大幅提高城市管理非现场监管智能化水平。”曾卿华说。

如今,通过视频监控,红旗河沟地下通道的管理情况一目了然,很难再见到占道经营的情况。一旦出现就自动形成案件,执法人员将会迅速赶到现场。

目前,江北智慧城管有智能市政、智能环卫、智能停车、智慧灯饰照明、智能执法、惠民服务、视频智能分析、部件物联智能监测等11个系统上线运行,江北积极探索智慧城管信息系统,用新设备、大数据、物联网给城市管理装上“智慧大脑”,处于全国领先水平。


成立创新工作室 探索人工智能深度应用

曾卿华瘦,不常见面的熟人看到他,总是要问一句“怎么又瘦了”。 有同事劝他多吃点,长点肉。他总是笑笑说:“不瘦,很标准的体型。行动敏捷、精力充沛”。

在智慧城管工作上,他一直干劲十足。

去年,他和江北区另两位同事一起,参与了国家标准《数字化城市管理信息系统 第8部分:立案、处置、结案》的编写。

去年,江北区城市管理局“卿华创新工作室”成立。曾卿华作为团队负责人,带领技术创新组、管理创新组和服务创新组开展工作,以全面推进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等高新技术应用,加快培养行业专业人才和高素质创新人才,推广科技成果向城市管理业务转化为目标开展工作。


去年11月中旬,“卿华创新工作室”承担的首个市级科研课题《人工智能在城市管理领域的深度运用》已开题启动,研究图像、视频、语音等人工智能技术在城市管理事件和部件的全覆盖,并将该技术由仅在数字城管应用拓展到智慧城管其他业务系统,进一步加大城市管理信息化、智能化水平,提高管理效能。

曾卿华透露,下一步,工作室还将结合智慧城管三期项目,以项目带课题的方式围绕人工智能的研发和应用、城市管理三大指数模型搭建、生态花园城市推进智慧城市管理建设、区块链技术在智慧城市管理应用等方面开展研发及创新工作。


Copyright © 1998 - 2019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