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仁温情!她们在这里圆了妈妈梦 抱着孩子来送锦旗!

“张主任,吴医生,我们回来了”。9月21日,一群抱着孩子的妈妈涌进了重医附二院妇产科生殖医学中心,大大小小十几个人,让原本就熙熙攘攘的走廊变得有些拥挤。她们每个手上都抱着一个孩子,脸上写满欣喜,走在最前面的妈妈手里还拿了一幅锦旗。

锦旗上写着“仁心仁术孕妈福星,医德双馨情暖人心”,落款是23位宝妈。当天来到现场的是其中7位,她们带着23颗感恩之心,回到了孩子的“出厂地”,感谢为她们圆梦的医护人员们。

宝妈带孩子和重医附二院妇产科生殖医学中心医护人员合影

宝宝重返“出厂地”

医护人员感动又惊喜

当天上午10点,窗外阴雨绵绵。当晓红、玲玲等7位宝妈带着锦旗走进重医附二院妇产科生殖医学中心门诊室时,张觇宇主任、吴艺佳医生等医护人员正在忙碌地上着门诊。

“你们怎么都回来了呀?”“宝贝都这么大了!”时隔一年多,见到一张张熟悉但又不太叫得出名字的面孔,个个脸上光泽红润,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医护人员们惊喜万分,又心生感动,觉得自己的工作特别有意义。

“张主任,这是我的孩子,1岁3个月了;吴医生,这是我的一对龙凤胎,6个月了”……7位宝妈分别介绍着他们的“劳动成果”,并表示诚挚感谢,“是附二院妇产科生殖医学中心的医护人员圆了我们的妈妈梦。”

张觇宇主任、吴艺佳医生和宝妈、孩子合影

“这些人见人爱的小宝贝,就如同我们自己的孩子一样,每一个都是天使。”张主任从一位宝妈手中接过孩子,边哄边说,“你们看,他和我们是有心灵感应的,一点都不认生。”

“伊医生,你也抱抱我的孩子?”为了感谢胚胎实验室里的胚胎师为宝妈们所做的幕后工作,晓红对实验室伊宏亮医生说。“好的,我很乐意哦。”伊医生笑着接过孩子,拥着孩子轻轻的摇,脸上充满了爱怜。

“人要懂得感恩!我想,医生们最开心的应该就是看到他们曾经助孕的患者,带着各自的小宝贝来医院看望他们。”作为自发组织本次送锦旗活动的策划者,晓红说,上个星期当她在“附二育儿群”里发消息说了自己的想法,谁知有23位宝妈积极响应,并有7位妈妈各自从不同的地方赶回医院。

“这里人群密集,早点带孩子回去吧。”短暂的相聚后,为了不影响医护人员工作,宝妈们带着孩子快速离开。离开前还把带来的水果、糖果分给看诊的患者们,希望也给她们带来“好孕”。

结婚6年没孩子

妙手仁心终圆妈妈梦

28岁的晓红结婚6年,在一次宫外孕手术后就一直不孕,做了各种检查及各种中药调理,但一直没怀上。

“为什么我怀孕那么难?”晓红感觉自己很失败,不只一次地流着泪责问自己。每次看到跑在路上的小朋友,她都好想蹲下去抱。一个人坐公交车的时候,她会不停的幻想着自己以后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是像自己还是像老公,起个什么名字?

就在她郁闷、沮丧的时候,病友给她推荐了重医附二院妇产科生殖医学中心。重医附二院具有120年的优秀历史,妇产科是医院的优秀学科,全国著名妇产科专家凌萝达教授在上世纪90年代就致力于生殖与遗传的临床研究。妇产科的生殖医学中心是全国著名妇产科专家、重医附二院妇产科主任胡丽娜教授在2012年牵头组建的,有妇科、产科、风湿免疫科等多学科提供技术支撑,帮助解决各种疑难复杂的不孕,通过精湛的医技和高尚的医德,他们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

在详细了解了重医附二院做试管婴儿时的每一个步骤及注意事项后,晓红又燃起了希望。“没人能剥夺我们做妈妈的权利,只看你愿不愿意去改变。”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晓红和老公商量之后开始了艰难的试管之路。

“乖乖,你这样的情况我建议你不要再折腾自己了,直接试管吧!”2018年11月,张主任第一次看了晓红的病例之后,就怜惜地对她说道。

晓红欣然同意。“从我开始检查,到进取卵周期,再到移植后保胎用药,这个过程中,每位医护人员都认真负责地帮我把关每一个环节。”晓红说。

2019年6月,让晓红终生难忘的事发生了,第二次移植冻胚后她成功受孕。晓红说,第一次有输卵管积液,但她急着受孕坚持移植,结果失败了。第二次移植之前,她听取了吴医生的建议,先处理了输卵管积液,当月月底月经来了之后就开始进冻周,然后移植冻胚。“可能是宝宝给我的暗示,我总预感这次移植后一定能怀上。”一切和晓红预想的一样,她顺利怀孕了,单胎,每天都开开心心的,保持一个好心情,等待小宝贝的到来。

如今,每次看到床上熟睡的宝宝,晓红心里无限感慨:“我的小宝贝,我真是太幸运了,你能来到我的身边,妈妈受多少苦都值得。感恩重医附二院妇产科生殖医学中心所有的医护人员!”

试管失败陷低谷

医生拯救了一个家

今年28岁的玲玲,如今有一对6个月大的龙凤胎宝宝,她觉得人生很圆满。但回想起2018年1月,那时的她却处在人生最无助、绝望的低谷期,原因是她在市内某医院做的试管婴儿失败了,而且没有多余的冻胚再做移植。“为什么我不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

通过重医附二院“好孕群”群友的介绍,2018年2月,玲玲找到了张主任。“根据你的情况来看,成功几率还是很高,我们团队会竭尽全力地帮助你。”张主任的话给紧张焦虑的玲玲吃了一颗定心丸。

在综合分析了以前的情况,和相关生殖检查“过关”后,张主任给出了治疗方案。做过一次试管婴儿的玲玲非常清楚相关流程:每天打促排卵针,间隔一天到医院抽血看身体激素水平,做B超监测卵泡发育情况,根据指标调整药物剂量,等卵泡发育成熟就取卵……这中间的每一个环节,只有经历过、陪伴过的人才能体会与理解其中的艰辛。

玲玲之前在其他医院取过一次卵,特别痛,一想起就害怕。看出了她的紧张心情,温和的陈慧佳医生宽慰道,“是有一点胀感,但要相信我们,没事的。”看着天花板上的宝宝照片,听着舒缓的音乐,还有一直紧握着她手的护士,她觉得胀痛感减弱了很多。而且,为了避免反复不必要的检查,节省费用,不管是促排卵、取卵,还是胚胎移植等环节,医护人员都安排得特别合理,及时评估情况、给予方案,看是否能进入下一阶段。

重医附二院妇产科生殖医学中心取卵室里天花板的宝宝照)

8月,玲玲接受了一次胚胎移植。在移植后14天,被监测到HCG血值不好的她特别紧张、焦虑,“你放宽心,我们有很多保胎的方法,我们一定会帮助你。”吴医生说。

28天、35天、42天、52天,玲玲平稳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星期。“回家再观察两个星期,就可以到我们产科建档了。”当听到吴医生这句话时,她高兴得掉下眼泪。“感谢重医附二院妇产科生殖医学中心所有的医护人员,是你们拯救了我们一家的幸福。”

其实,像晓红、玲玲这样的患者,只是2019年在重医附二院妇产科生殖医学中心通过试管生殖辅助技术成功怀孕的众多患者的两位。每年,都会有成百上千的宝妈在这里成功怀孕,留下“幸福”的泪水。

因为在做母亲这条路上,她们可能遭遇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千辛万苦,但她们并不是一个人、一个家庭在“奋战”,她们背后有一群用专业技术、用真情真心倾力服务的医护人员,陪她们一起“过关斩将”。她们的故事可以让那些因输卵管堵塞或者输卵管切除、子宫内膜异位症、免疫性不孕症等各种原因导致的不能自然孕育的朋友,更加坚定“走下去”的决心。

加油!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xuho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