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岁求子6年未果,在重庆北部妇产医院试管一次成功

一个夏日上午,重庆北部妇产医院。

抽完血,34岁的陈玉洁(化名)坐在椅子上迎来又一次等待。从4月份第一次来到现在,在医院的时间里,她似乎做得最多的就是等待。

等待的结果永远都是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人们因为这份不确定,才会感到焦虑。

此时,她正在全心全意等待一个结果。

半个小时后,陈玉洁拿到了验血报告,上面有一行字 ,hcg:386,妊娠。

半个小时+六年

医院的检查报告用词从来简短冷静,天大的事,也就几个字。

这几个字,陈玉洁这一天等了半个小时,再往前,她等了六年。

通过试管婴儿技术,陈玉洁终于成为了一位准妈妈。喜悦,兴奋,激动,轻松,想哭......每一个在北部妇产医院做试管成功的准妈妈都差不多是这些情绪,这一次轮到她了。

终于轮到她了

陈玉洁的孩子来之不易。固然,每一个来做试管婴儿的渴望成为母亲的人,都觉得自己的孩子来之不易。可只有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那份不易才是真实的,滚烫的,发痛的。

陈玉洁和老公是在2014年领证的,但他们还在恋爱的时候就没有刻意避过孕,和很多心怀顾虑的女孩不一样,陈玉洁婚前就觉得,“孩子如果来了那就要”。结果她到结婚都一直没有怀过孕。于是婚后陈玉洁很快去医院做了一次全面的妇科检查,查出来输卵管堵塞、子宫内膜异位并且伴有粘连,必须手术。

这个检查结果让她彻底慌乱

还没来得及消化掉这个情绪,她就上了手术台。那次手术实在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拥挤吵闹的医院,缴费窗口长长的队伍,还有迷茫、害怕,又不得不被推着往前走的那种无奈。

医生给她做了宫腹腔镜联合手术,做了盆腔粘连分离,疏通了输卵管,减轻了子宫内膜异位。她身体和心理都经受了很大的冲击,不得不在医院住了好些天,不过她安慰自己,“吃了这么大苦还是值得的,好歹可以怀孕了”。

但那之后六年时间里,她都没有怀上孩子。

沉得住气的脱队者

在做试管婴儿的人群里,有一部分人是歇斯底里的。对孩子的渴望,家庭的压力,社会的压力,三座大山一起压下来摧毁了她们的情绪。

和她们相比,陈玉洁算是幸运。

手术过后,医生告诉她回家试着自己自然受孕,“半年内,效果是最好的,没必要做试管婴儿,你现在还年轻,试着怀一下。”那是她第一次听说试管婴儿,那时候她没想到,她也会走到这一步去。

她积极地和老公备孕,按照正常的模式,严格遵循着医生的嘱咐,查看着自己的排卵期。在那一年里,她记录排卵期的小本本写得密密麻麻。然而一年过去,她还是没有怀孕的迹象。

在那之后陈玉洁反而放开了。她开始怀疑,自己没有怀上孩子,也许是因为太刻意和过于紧张了。而且那个时候的她,还认为自己很年轻,顺其自然,孩子也许慢慢地自己就来了。

“沉住气,会来的!”在术后备孕一年无果后,陈玉洁和老公甩开了小本本,细水长流地过起了他们幸福的小日子。

时间偷换,流年易逝,一转眼就到了2020年。过完年后,沉得住气的陈玉洁开始沉不住气了。年龄已经到了三十四了,这几年身边的好友们几乎都有了孩子,看着朋友们咿咿呀呀吵吵闹闹的宝贝们,脱队的感觉一天比一天强烈。

已经放松了心态,不刻意,不焦虑,双方的父母也并没有给她压力,一切都还好,却依旧没有怀孕。陈玉洁心里想,这怕是真的不太对劲了。

终于走到这一步

陈玉洁再也沉不住气了。年龄不等人,再等,真的怕失去做母亲的机会。

她考虑要做试管婴儿了。

正打瞌睡就有人递枕头,这个比喻也许放在这个不甚合适,但陈玉洁还真是在犹豫不决的时候,在一次婚宴上与一个久未相见的老友碰见,寒暄之间,得知对方通过试管婴儿怀孕生宝宝了。

抓住这个活生生的例子,陈玉洁仔仔细细“盘问”了她一番,终于下了决心一试。

4月下旬,陈玉洁和她老公第一次走进重庆北部妇产医院生殖中心。那个朋友就是在这里做的试管,陈玉洁想着,她能成功,我也可以的。她后来回想,自己第一次来的时候因为紧张表现得很神经质,问题很多,喋喋不休到身边的丈夫都怕她得罪了医生和护士。但事实上生殖中心这些“身经百战”的医护早就习惯了,也见多了像陈玉洁一样的患者,她们像是茫然、忧虑、紧张却不得不上战场了的战士,试管婴儿是她们拥有自己亲生骨肉的最后希望,谁也无法真正地笃定。

那天,导医台的护士看她实在是紧张,除了回答她的每一个问题之外,不多言不多语不多问,但一直都温柔地陪在她身边。

一周后,陈玉洁按照约定在月经期的第二天回到医院做检查,紧接着顺利进周,一切有条不紊地开始了。

希望在萌芽

陈玉洁的主诊医生是重庆北部妇产医院生殖中心主任曾品鸿。曾医生长了一张和善的脸,见人先笑,春风化雨。几次会面之后,陈玉洁对医院的恐惧逐渐消失。

曾医生为很多人成功地做了试管,陈玉洁开始鼓励自己,“好好听她的话一定行。”事实证明,她是对的。

陈玉洁的试管婴儿之路并不是一帆风顺。开始促排后,药物剂量一直用得不大,B超的时候发现卵泡长得不是太好,陈玉洁一时有点懵,难道还要加量?

“不用加量,继续打,后期应该会好的。” 曾医生怕她乱想,一直在安慰她。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由于激素的增量,陈玉洁卵巢内有一颗囊肿变大,要马上安排囊穿手术。她顿时悬起了心。曾医生先是安抚她:“不用怕,一会儿就好,都不用住院,做完休息一下就能走”,紧接着语气“严厉”地说,“为了取卵和移植的安全,必须要做。”

好好配合是没错的,手术后,到了后期陈玉洁的卵泡长得非常好。一切都顺利起来,打夜针、取卵,按部就班地进行。取卵手术是全麻,无知无觉睡醒过来都完事儿了。

曾医生为她取卵了16枚,三天后,她被告知成功配了8枚,其中6个达到冻胚级别,还有2枚曾医生建议送去养囊。相当不错的战绩!陈玉洁心里的希望开始萌芽。

“你好啊,小宝贝”

在取卵手术后的第三天,陈玉洁要做胚胎移植手术了。

曾医生和她商量之后,建议她尝试放鲜胚,这次她坚定地说,“曾医生,听你的,我相信你,也相信自己可以的”。

当曾医生把移植外管插入她身体的时候,她想,我会好好保护你。

移植后陈玉洁并没有如临大敌,她在注意休息之余很快恢复了正常的工作生活,整个胚胎着床期间,她也一直在单位上班,没有刻意去惦记这件事。

不知不觉,在初夏的时候,孩子就来了。7月2日,拿到验血报告的陈玉洁像是拆开了她的礼物盒子,揭开盖子,正是她期待已久的宝贝。

“你好啊,小宝贝”,她在心里向“TA”打招呼,放下了那些彷徨和忧虑,去做一个满怀希望和信心的准妈妈。

新旅程,温柔向前

在妊娠12周的时候,陈玉洁和老公回到重庆北部妇产医院办完了生殖中心的毕业手续,同时又在产科成功建档。

来做试管婴儿的时候,在生殖中心也有个建档的步骤。当时的心情,和这一次完全不同。曾医生告诉她:“你就是一个正常的孕妇,和千千万万孕妇一样,希望接下来的孕期一切顺利。”

是啊,接下来的时光她们并没有任何不同。和其他孕妇相比,她只是和她的孩子多了一段故事;她的孩子和自然妊娠的孩子相比,从他在妈妈身体里扎下根开始,他与其他孩子就没有任何不同。

他们都是爱的果实。

陈玉洁带着曾医生的祝福,温柔、轻盈地走进了一段全新的旅程。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xuho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