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流泪照片=一个“半马”赠送名额?

大渝网新闻中心重庆晨报包靖2019-11-20 07:20

一张流泪照片=一个“半马”赠送名额?

未能完赛,冉红霞伤心痛哭。

一张流泪照片=一个“半马”赠送名额?

冉红霞在比赛中。

冲过终点线,这是每个马拉松赛事选手的目标。然而,每届赛事也有不少在赛事规定关门时间未能撞线的选手。原本一个平常的事情,却因一张照片火了。

11月10日,2019重庆国际女子半程马拉松赛在南滨路举行,赛后,一位姑娘因比赛关门时间到不能完赛而大哭的照片在网上传开。赛事组委会看到这张照片后,表示愿意送给这位姑娘一个2020年赛事的参赛名额,希望她顺利完赛。

但这一决定在得到不少点赞的同时,也引起了不少争议:当事人是否在平时训练不够、没有完赛能力的情况下偏要完赛?组委会赠送宝贵参赛名额是否对其他选手不公平等。

照片背后有什么故事?本报记者采访了当事人、志愿者和主办方,尽力还原事件原貌。

当事志愿者

“距离终点只有几百米,理解她的情绪”

照片里,除了大哭的姑娘,一旁拿着“比赛关门时间到”的志愿者也是照片的主角,记者找到了这名志愿者,向他了解当时的情况。

照片里的志愿者小华(化名),今年21岁,是重庆理工大学的一名学生,这是他第一次当马拉松的志愿者,平时不跑马。他的身份是援助车志愿者,在比赛时沿着赛道开大巴跟在选手身后,负责将沿途因体力透支、受伤等情况不能完赛的选手,用大巴车带回终点。

“比赛时间到11点之后就会结束交通管制,我们就需要将还没有完赛的选手带回终点。”小华表示,在遇见照片上的姑娘之前,他们已经让几位没能完赛的选手上车。据他表示,“大部分选手即使很累也会坚持,一般不会选择放弃比赛上车。”

小华回忆,遇到这次哭泣姑娘的时间是在11点20分左右,在得知比赛已结束后,她伤心地坐在赛道上哭起来。“距离终点只有几百米了,这对她们来说可能很残酷,我理解她的情绪,所以我就蹲在她旁边,先让她发泄了几十秒钟,然后再安慰她,告诉她‘你已经很棒了’。”

小华表示,姑娘一直没怎么说话,自己便换了一种方式安慰她,“我们请她沿着赛道边,在安全的情况下继续往终点方向走,也是一种胜利。我大概陪她走了一百米,最后目送她走过的终点。”

官方兔子

“比赛时她可能出现了肠痉挛”

37岁的简晓丹是本次赛事的官方兔子(编者注:配速员,依照相对固定的速度前进,在固定时间内完赛,帮助选手完赛),全马成绩在3小时以内,经验丰富。在赛道上,她也碰到了这位哭泣的姑娘。

“当时是在大约11公里处的样子,我发现她捂着肚子,我问她是什么情况,她说肚子疼。”简晓丹估计对方是肠痉挛,于是帮她按了虎口,并让她深呼吸,放慢速度。“陪她跑了一段距离我问她好点没,她说肚子还是痛,我就劝她放弃比赛。当时离关门还有接近300米,我说你现在这样的状态跑完也是没成绩的,还是身体要紧。她当时就有点想哭了,说很想完赛不想放弃,她说第一个补给站喝了水身体就不太对了,肚子就开始痛了。”

因为还要带着其他选手跑,简晓丹把情况告诉了赛道边的医护人员后就继续向前了,“我劝她放弃比赛不要硬撑,身体重要。”

在简晓丹看来,选手被关门原本是很正常的事情,并不丢人:“马拉松是一项极限运动,不是说谁想随便挑战一下就可以来的,就连管油胜、李子成这样的精英选手也都有过退赛的经历。”

简晓丹认为,这位姑娘“以我自己跑步经历来看,不像是跑马小白,应该有些跑马经验的”。“我们配速是830左右,照道理说她的水平也不是会被关门的人。”

当事姑娘

有跑马经验,去年半马完赛

最终,记者采访到了当事人,也是这次事件的主角——未能完赛的哭泣的姑娘。

姑娘名叫冉红霞,27岁,是一名小学教师,2018年开始跑步。据她提供的数据,从去年到今年,巴渝十二峰越野赛之北碚缙云山25公里越野赛、中国山地马拉松赛系列赛-重庆黔江站23公里,2018重庆国际女子半程马拉松赛、武隆国际百公里山地越野赛等均顺利完赛。接下来,她还报名了11月举行的黔江国际山地马拉松赛、12月的重庆国际半程马拉松赛。

冉红霞表示,当天自己前5公里的状态很不错,因为早上没有喝水,因此在补给点喝了些水,“谁知道肠胃开始痉挛,不舒服,只能压着跑,速度非常慢,一旦快起来就特别难受。”

“之前也想过跑不动了就放弃,但真到了那个时候,无论如何都是不甘心的,想着过一会就能缓解。”但冉红霞表示,一直慢慢跑到最后5公里仍疼痛不止,“明知道会超时了,看到只有两三百米了,旁边的小哥哥举着牌子告诉我比赛关门时间到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崩溃了。”

冉红霞表示,得知组委会给了明年免费名额时,自己很感动,但也一度有些不好意思,“有压力,要是我明年成绩不好怎么办?”

网上针对这张照片的讨论很多,冉红霞表示对自己没什么影响,当然也看到了很多人对自己的鼓励,“觉得非常感动,也觉得自己好弱,让大家关心,有点不好意思。”

组委会

赠送名额并非无缘无故

对于赠送名额是否有损公平的质疑,记者采访到组委会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重庆女子半马举办已经五年了,整个赛事运营管理团队不可能不清楚马拉松赛事的规则和底线”,但基于一些原因,还是在第一时间决定送出名额。

“重庆女子半马现在暂时还不是一个需要抽签的比赛,也就是说所有报名参赛的选手,最终都可以站到跑道上。所以不存在送给这个女孩免费直通名额,就意味着对其他选手的不公平。比如我们并没有把完赛项链送给她,那才是对其他通过自己努力完赛赢取完赛项链跑友的不尊重。”

该人士表示,重庆女子半马并不是一个纯粹强调竞技成绩的比赛,创办这一赛事的初衷也在于鼓励、倡导更多的女性以更开放和坚韧的心态去面对生活。

组委会负责人最后也表示,对于这次意外的话题事件,感谢各方对赛事的关注,能感受到越来越多的人对跑步和参加马拉松比赛有了更理性的认识:“我们欢迎各种讨论的声音,但基于我们赛事本身的价值观,我们也会坚持把这个名额送给这位女孩,希望借助这个案例的传播,让更多的女性愿意投身到跑步锻炼中,同时根据自身情况,量力而行、科学训练、理性参赛、安全完赛,真正通过跑步让自己的生活更加健康和阳光。”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包靖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