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游堂重庆多家店关门 商场型儿童乐园玩不转了?

悠游堂南坪协信星光店已关门停业 记者 严薇 摄

重庆商报-上游新闻记者 严薇

因引进韩国小企鹅Pororo?主题乐园而风光无限的悠游堂,开始遭遇“滑铁卢”。10月12日,悠游堂南坪协信星光店大门紧闭,不少持有会员卡的顾客称,此前7日还能正常玩耍。此外,由于亏损严重,悠游堂还中途毁掉了与协信星光商场签订的10年租约。除了协信星光店,其在重庆的东原D7等门店也已人去楼空。

头天还能玩次日就关门

10月12日,记者前往现场,恰好碰到正在登记的王女士。“头天还能玩次日就关门,本来想给会员卡充值,结果竟然告诉我会员卡不能用了。”王女士称,因为家住得近,悠游堂开业初期,经常带孩子来玩,可能时隔几年,里面的设施比较老旧,也没有增添新的设施,渐渐就不洋气了。“毕竟还是开了5年了,关店还是很遗憾。”

记者现场看到,协信星光的悠游堂Pororo主题乐园大门紧闭,工作人员坐在门前接待陆续前来咨询的顾客。而门口贴着一张公告,公告称“由于乐园经营持续亏损,Pororo主题乐园将于10月7日22:00后停止营业,作为西南首家大型室内主题乐园,5年来,我们见证了许多家长及小宝贝的欢乐瞬间。”

“未使用完的会员卡,可以在协商好的同城其他指定乐园进行使用。”现场工作人员称,可以通用的门店有,大坪龙湖时代天街动漫星球主题乐园、渝北恒大中渝广场海盗主题乐园、渝北新光天地蹦床公园、茶园悦地中心未来主题乐园。

不仅如此,记者注意到,场地提供方协信星光广场,原本与其签约的合同期限是2014年6月19日到2024年6月19日,如今租期还有一半就毁约。而以前在乐园经营的江博士童鞋等商家,也因此闭店。“如果要选购童鞋,可以到我们新世纪商都和上海城店选购。”相关工作人员称。

多家已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记者调查发现,悠游堂在重庆的多家门店业已“人去楼空”。

“500元充值办的会员卡,只用了一次,就用不了了。”网友“Ly-一枚吃货”称,最早在东原D7店玩,办了一张可“全城通用”的会员卡,结果拿到观音桥店就发现因为东原D7是加盟店,因此无法用,而在9月份再去东原D7店,竟然发现关门了。

在悠游堂的观音桥店,彭小姐也发现,店内的摆设和上次去不太一样,仅有三两服务员,还都集中在收银台附近,而不少设施甚至都没装好。

登录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重庆)进行查询发现,共计有14条有关悠游堂的注册登记记录,其中,悠游堂重庆分公司、北部新区分公司、煌华分公司均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其大石坝分公司、中渝广场分公司、沙坪坝分公司、北部新区分公司则均已显示为“注销”状态。

悠游堂最早在沙坪坝设立的重庆首家旗舰店煌华店,成立于2014年5月4日,如今则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的原因,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韩燕负责的重庆分公司,夏兰负责的北部新区分公司则因未依照《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第八条规定的期限公示年度报告,而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事实上,悠游堂的“爆雷”早有端倪。2018年,悠游堂多地曝出门店关门,会员卡无法退款等消息。而作为悠游堂第四大股东的奥飞娱乐,因悠游堂拖欠保底授权金、提成金以及违约金共计900余万元,一纸诉状将悠游堂告上法庭。

到2018年5月,悠游堂的全国门店已缩水一半。有媒体报道称,2018年5月20日,悠游堂创始人陈笑凡曾发过一条朋友圈,称“悠游堂战略转型期的各种困难和问题确实难以避免,但140多家店生机勃勃的(地)运营着,就是对各种夸大不实的负面消息最好的回应”。

到2018年12月底,其全国门店再度削减至70家。

记者通过企查查发现,悠游堂在经营中竟然存在着一百多项风险,包括失信信息、合同纠纷案、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等等。而悠游堂的创始人兼CEO陈笑凡的自身风险也多达62条,关联风险达537条。

6月26日,中国游艺机游乐园协会(CAAPA)主办的中国室内乐园发展研讨会上,陈笑凡也坦言,悠游堂曾经是室内乐园的先驱,今天虽然还没有完全成为先烈,但确实是付出了很多的代价。

时至今日,悠游堂的官网已经提示“该页面因站点更换网址或服务不稳定等原因可能无法正常访问!”

■探因

儿童乐园为何陷入发展困境?

曾几何时,悠游堂的日子是非常滋润的。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2010年的悠游堂,彼时是国内为数不多的规模化儿童乐园连锁品牌,其室内大型主题乐园业务的开端是在2014年。其门店多在中高档购物中心内,涉及各类儿童游乐项目,同时整合了例如婴童零售、运动早教、手工互动等配套业态。这种一站式玩乐的体验业态,迎合了商业地产对儿童体验式消费的需求,使悠游堂得以迅速扩张,并发展出多种加盟方式。

截至2016年末,悠游堂已在全国百余城布局300家门店,总部分别设立于北京、南京、上海,旗下员工超3000名。除此之外,悠游堂还计划开拓海外市场,把目光重点放到新加坡、越南以及中国香港等地。预计客流量突破1000万人次,直营店会员总数超过100万人。

期间,悠游堂在2014年2月获得4500万元投资,随后获取奥飞娱乐、碧桂园、TCL创投等多轮融资,投资金额近10亿元。

走到今日,陈笑凡坦言,在室内乐园这个行业上花了几个亿之后,提炼为一句话就是,“规模不经济”。

在他看来,室内乐园对于地点的依赖程度非常大,悠游堂当初为了满足不同地区的需要和特点,开发了很多种店型。但这样做的结果是战线拉得特别长,资金和精力投入都达不到精细和专业的程度,无法真正支撑起前台的业绩增长。

业内人士也表示,在整体收入构成中,多数乐园的门票和零售收入仍是主要收入来源,乐园衍生产品开发极为滞后。

该人士称,众多从业者的涌入,也使得儿童乐园市场逐渐饱和,几乎每个购物中心都规划着大小不一的儿童乐园,儿童乐园与其依托的购物中心一样,客源半径被逐渐压缩。此外,运营乏力、核心内容创造力不够都是这个行业的痛点,由于儿童乐园产品通常占地面积较大,产品的更换、拆卸和装修成本较高,一些儿童乐园一直一成不变。产品“撞衫”,同质化现象严重也饱受诟病。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称,儿童乐园是一个注重运营的行业,如果内部运营管理体系跟不上快速扩张的步伐,必然会导致资金断裂。当前,线下儿童乐园这一赛道陷入发展困境,50%的玩家处在亏损中。

■趋势

“教育+娱乐”

或是未来风口

有数据显示,儿童商业在全国各大购物中心中所占的比重已由2011年的5%上升到2017年的18%,配比也由过去单一的儿童零售变为向儿童教育、儿童拓展、儿童游乐、儿童餐饮、儿童摄影等领域扩展,室内儿童综合娱乐项目日益成型。其中,不乏做得风生水起的玩家。例如,重庆新晋热门打卡地来福士的“可以玩的博物馆”,就出现排长队购票的现象。

来自国家统计局及咨询公司的数据显示,我国儿童室内乐园市场规模呈现不断增长趋势,平均每年同比增长30%。2017年国内儿童乐园市场规模近3000亿。2018年中国0~14岁人口达到2.6亿,儿童消费市场规模达到4.5万亿元。2020年中国儿童消费市场规模将突破5万亿元,其中儿童娱乐消费市场将达到1.5万亿元,儿童市场发展前景广阔。根据赢商大数据中心的数据显示,儿童乐园占儿童亲子业态的市场份额在15%左右,中国的儿童主题乐园品牌已达到上千家。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众多从事儿童娱乐特别是室内娱乐的企业正在将教育元素融入儿童娱乐产品中,“娱乐+教育”的融合已成为大势所趋。

卡通尼总经理特别助理方立宙认为,大量资金将进入室内乐园市场,未来乐园将迅速IP化,在IP化竞争日益激烈的今天,儿童室内乐园需要融入博物馆等具有教育属性的内容,瞄准“陪同经济”,注重乐园情景塑造,形成家庭消费产业链。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caoye]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