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警们救了他的命 戒毒人员重燃对生活的希望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2019-06-15 07:37

“雷医生,四大队一名戒毒人员突发心脏病,急需抢救……心率每分钟190次以上……不行,马上送医院……”今年2月某天,涪陵强制隔离戒毒所的值班对讲机突然传来紧急呼救声。涪陵所全体民警一场生死大营救,硬是将这名突发心脏病的戒毒人员从死神手中抢回来了。

6·26禁毒日来临之际,他讲述了自己曾挣扎在生死、疾病、毒瘾和亲情中的故事。

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今年2月某天的早晨5点30分,涪陵强制隔离戒毒所五大队卫生所办公桌上的对讲机突然响起:“雷医生,四大队一名戒毒人员突发心脏病,请你们立即组织抢救!”雷宇立即来到治疗室,和五大队副大队长、主治医师王国富、护士李思颖一起,准备好急救器械和药品。

5点35分,突发心脏病的四大队戒毒人员胡某超在四大队教导员牟大勇、民警叶春的护送下抵达卫生所。

抢救开始,吸氧、心电监测、颈动脉窦按压、刺激迷走神经……效果不理想,胡某超的心率维持在每分钟190次以上。

政委徐成兵果断下令立即送医院抢救,并按规定向市局报告。

6点00分,涪陵区人民医院120急救车呼啸而来。经医生紧急处置后,四大队大队长李祥发带队,民警叶春、刘浩协同下,胡某超被送往涪陵区人民医院抢救。

两个小时后,戒毒所大门再次打开,载着胡某超的救护车缓缓驶回,胡某超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愧为人父的隐痛

胡某超,男,43岁,丰都县社坛镇人,在涪陵区马鞍街道某建筑公司打工。曾因寻衅滋事罪在涪陵监狱服刑3年。

2019年2月22日,胡某超因吸食冰毒被涪陵区公安局反扒支队查获,送涪陵区公安局拘留戒毒所,期间曾心脏病发作,被送涪陵区中心医院救治。

2月25日,胡某超被公安机关送涪陵强制隔离戒毒所执行2年期限的强制戒毒。入所体检时,陈述自己有阵发性心动过速及预激综合病史。

从涪陵区人民医院抢救回来后,胡某超在五大队卫生所进行康复治疗。

2月28日凌晨,五大队卫生所病房值班民警游来友接班后,经过胡某超病床时,听到胡某超在轻轻的抽泣。

游来友关切地询问胡某超怎么了,身体不舒服还是有其他什么事?胡某超只是摇头,并不回答游来友的问题。

多年的工作经验告知游来友,胡某超肯定有事情。

第二天,天刚亮,游来友再次将胡某超叫到值班室谈心。经反复开导,胡某超终于敞开了心扉。

原来,胡某超离异多年,有一儿子,儿子小时候由丰都老家的奶奶照顾,上学后就与自己生活在一起。前不久,自己因吸毒被抓,孩子无人照料。说到动情处,胡某超声泪俱下,对自己的过错悔恨不已。

了解情况后,游来友立即向大队领导进行了汇报,并向四大队进行了反馈。

真情还是谎言?

四大队是涪陵强制隔离戒毒所生理脱毒大队,副大队长钟浩觉得奇怪,因为胡某超入所时,并没有讲述儿子无人照顾的事情。且组织戒毒人员打亲情电话时,胡某超也没让母亲来涪陵照顾孙子。

这太不合常理,是苦情戏?还是另有隐情?

钟浩再次找胡某超谈话。胡某超告诉钟浩,自己在公安局拘留戒毒所曾经给儿子打过电话,但是没有打通。

在涪陵强制隔离戒毒所,给母亲打亲情电话时,几次欲言又止,没敢说出自己因吸毒被抓正在戒毒。因为母亲年事已高且体弱多病,怕母亲承受不住打击。而其前妻外出打工,已经多年没有联系。

五大队大队长余海波也对胡某超展开心理教育,告诉他要注意自己的病,有什么困难,民警会帮忙解决。

管理科科长陈小川得知情况后,立即向领导进行了汇报,并与涪陵区公安局办案民警联系,了解情况后得知,胡某超7岁儿子胡小小(化名)在涪陵城区某小学二年级读书。胡某超离婚时,儿子判给了前妻,由前妻抚养。胡某超因吸毒被公安机关抓获时,公安机关按照相关规定已经通知了其家属。

为了让真相水落石出,民警又与涪陵区教委接洽,找到胡小小就读的小学教务处王主任,王主任告诉民警,“其母亲李某某正在为胡小小办理学籍转出手续。在此之前,胡小小确由其父亲接送。”得知胡小小由其母亲进行了妥善安排,陈小川长吁了一口气。

民警将调查的情况告诉胡某超,让其放心,安心养病,争取早日戒除毒瘾,回归社会和家人团聚。

感恩戒毒的心声

经过民警悉心救治和照顾,胡某超的身体日渐康复。3月7日,胡某超到涪陵区中心医院心血管科复诊,其身体各项指征趋于平稳。

3月8日,胡某超从五大队卫生所回到四大队,继续进行戒毒康复训练。大队将其纳入重点人员进行管控,给予特别关照。

3月14日,通过民警的联系,家住丰都县城的姐姐来戒毒所探视胡某超。姐姐告诉胡某超,她会经常回老家看望母亲,侄子胡小小放假后会接他到家玩,叮嘱胡某超不要牵挂家里,安心戒毒。

面对戒毒所给他带来的希望,胡某超说出了肺腑之言:“在我人生最无助和情绪最低落的时候,是戒毒所的民警给了我莫大的帮助和重生的勇气,他们不仅挽救了我的生命,更拯救了我的灵魂。我没有理由不热爱生命,没有理由不戒除毒瘾,更没有理由不去勇敢面对挫折和低谷。我只有振作,只有努力,因为母亲在等着我,儿子在等着我,家在等着我,一个男人应该肩负的责任在等着我!”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景然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