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新疆打工儿子走丢 寻子30年一家三口终相认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付迪西2019-05-27 07:42
0

30年前,孩子走丢了,成为沈先生这辈子最痛的一件事,每日每夜都在备受折磨。他一直在寻找,却一直没有结果。2013年,沈先生生了一场大病,在情绪最低谷的时候,他最思念的仍然是漂泊在外的儿子。最终他找到沙坪坝区刑侦支队,将自己的血液样本送入公安系统,5年后,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儿子。2019年,复检成功后,相离了30年的父子终于见了面。

千里打工 3岁儿子却不见了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了解到,沈先生今年50多岁,说起这段往事,仍然心有余悸,感叹命运的无情。原来1989年,沈先生和妻子为了生计,不得不前往新疆伊犁谋生,将年仅3岁的儿子小涛(化名)暂时让外公带着,生活在重庆市渝北区(原江北县)草坪乡农村。

那一年8月的一天,小涛在家门外玩耍,却没有像往日一样回家,外公出门反复寻找,都没有看到小涛的身影,意识到孩子可能走丢了。外公一方面报了警,一方面立即给远在新疆的女儿女婿发了电报,告诉他们:“孩子丢失,速回。”

“我当时看到这份电报,简直是晴天霹雳,立马就买票往重庆赶……”沈先生直到现在对当时的情形都记得非常清楚,先是3天的短途车,然后是3天4夜的火车,再是半天的大巴,才回到重庆的家中,找了好几天,仍然没有儿子的消息,“当时真的是没有办法,眼泪都哭干了。”

沈先生说,后来他与妻子一直都在找儿子,“但当时的技术条件,寻找无疾而终。”直到将家里的积蓄都花没了,他和妻子才不得不又返回新疆,想挣点钱继续找儿子。

身患重病 越发的想念走失的儿子

在1992年以后,沈先生夫妇又先后生育了一女一子。但丢失小涛的痛苦却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淡化。

“这几十年来,我们一直都在找丢失的儿子……”沈先生回忆,全国许多地方他都去过,安徽、广州、四川、海南等,只要听说有娃儿的消息,他们不管在哪里都要赶过去看一看,一直没放弃过。可每次兴冲冲的赶到别人口中孩子可能呆过地方,却都不是真的。

2013年年初,沈先生脖子上长了一个包块,并最终确定为甲状腺癌,便决定回重庆西南医院检查治疗。

“我当时住院治疗的时候,心情很低落,丢失孩子的痛苦再一次涌上心头,想到他还流落在外面,说不出的难受……”沈先生郁郁寡欢,想念孩子到了极致。

来医院看望沈先生的亲戚、战友得知了他的情况后,建议他可以去公安机关采集血样帮助寻亲。当年3月,沈先生从西南医院住院部出来后,立即到了位于医院旁边的沙区公安分局刑警支队求助。

在了解了况后,民警采集了沈先生的血样,并立即录入系统。然而,好消息并没有立即出现。

不懈努力 时隔30年终于找到儿子

“我等了五年,一直没有任何消息,我以为这辈子也只能这样了……”沈先生回忆,就在他认为没有希望的时候,一个电话带给他意外的惊喜。民警表示,2018年年底,公安系统提示,沈先生的血样与河北省采集的一份血样比对成功了。

“我当时很激动,眼泪一下就掉了下来。”沈先生说,他当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而沙坪坝的民警也没有松懈,立即与河北沧州警方取得联系,并请求对方协助再采集一份血样复检以证实结果。2019年年初,复检结果显示对比成功。

儿子找到了,沈先生激动不已。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央视一档栏目上,当时父子俩都哭成了泪人。

原来,走失后的小涛被河北沧州一陈姓家庭收养,并在陈某家庭长大成人,跟着养父姓陈。目前小陈已经结了婚,并有了两个儿子。记者了解到,今年在得知复检结果后,小陈陷入了犹豫,他既担心亲生父母是否会认他,又担心养父母是否会因为他要认亲生父母而伤心。

了解情况后,沙坪坝区公安分局的民警将父子俩叫到一起谈心。一才开始,父子俩都显得有些拘谨,可30年的分离终究无法磨灭血浓于水的亲情,慢慢的,两人的话开始多了起来。最终,小陈决定认亲,目前父子俩感情很好,基本上每天都要联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标签: 新疆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cqmadge]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