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受不了别人对自己好 婚期还有两个月想逃

重庆晨报2019-05-26 07:35

陈坚,28岁,职员

差不多有两三周了,我心里一直有想逃的念头,逃到谁也不认识的地方,把自己藏起来。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似乎每天都在催我把它变成行动。但我很清楚,逃不是解决办法。

必须坦承,我想逃是因为还有两个月我就要走进婚姻,成为M的丈夫。不是M和她的父母有什么不好,恰恰相反,他们太好了,本身是很好的人,对我也特别好,好得让我压力巨大,难以承受,快喘不过气来。自从我和M确定关系以来,叔叔阿姨就把我当成了一家人,每天晚上都叫我过去吃饭,知道我的口味以后每天餐桌上都有我喜欢的菜。4月16日我过28岁生日,他们不仅叫上亲朋好友给我办了生日庆典,3个人还分别送了我价值不菲的生日礼物。

我是外地人,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分手了,我跟外婆长大,外婆去世后,就没再感受到什么亲情。去年单位同事得知我单身,给我介绍了M,我们很快就好上了。今年春节,阿姨说你们都不小了,如果都认定了对方,就早点结婚生子,趁我们还不算太老,可以帮忙。我很高兴,但又觉得自己连买婚房的首付都还没存起,不大好意思。M看出我的顾虑,赶紧说婚房的事不用担心,她有一套小房子,今后我挣钱多了,再换套大的。M和叔叔阿姨对我都太好了,说我工作时间短,没什么存款,婚礼的钱也不必出。

不知道我是不是天性犯贱,他们越这样对我好,我越恐慌。总觉得自己不值得他们这样厚待。随着7月的婚期一天天临近,我觉得压力越来越大,像一块石头压在心里,怎么办?

你值得被爱与善待

23日傍晚,我和陈坚在渝北金开大道的一家茶楼见面。高高大大的一个男生,五官和气质都还不错。我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问:准备好了要当落跑新郎吗?他苦笑着摇摇头说,只是想,不会真去做,不然也太缺德了。我接着问,你在心理上做好了走进婚姻的准备了吗?陈坚想了想说,我一直渴望有自己的家。只是,似乎这个即将走进的婚姻和我以前想象的有很多的不同。

我赶紧追问:你以前想象的婚姻是什么样的?即将走进的婚姻又是什么样的?陈坚犹豫了一会,低声说,我想象的婚姻更平凡更平淡,两个人只要心里有对方,有事好好说不吵架就好。M父母太恩爱了,结婚几十年的老夫老妻每天还甜得像偶像剧一样,我和M的婚姻如果也像这样,估计我适应起来会很困难。

是否可以这样理解,你想要的爱情和婚姻是70分,现在得到的却是90分,你因此感觉不适,有些惶恐不安?我看着陈坚的眼睛问。他眼睛渐渐有些发红,沉默了一会说,70分都高了,我只想要60分或者55分,高了太虚幻不真实,也负担不起。

陈坚说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成为了现在这个消极自卑的样子。我说大多数情况,人现在的样子是由过往的经历造成,我们改变不了过往,但如果我们愿意从现在一点一滴去改变,就可以成就不一样的未来。陈坚说我现在可以做些什么?我说,和女友即时坦诚沟通交流,相信自己值得被爱与善待。

诚实面对感受是一种勇敢

张娓:你觉得女友和她的父母对你太好了,好得让你有些承受不了。

陈坚:是的,他们可能是这个世界除了外婆以外对我最好的人。正常的反应应该是高兴、感动、感恩,我却是害怕、恐慌、想逃。

张娓:不必自我遣责。害怕、恐慌、想逃,是你的真实感受,就需要诚实面对。

陈坚:啊?你不骂我?我准备着被你臭骂的。

张娓:能够诚实面对内心的真实感受是一种勇敢。你为什么期待被骂呢?

陈坚:因为我知道这种感受很不好,没良心,犯贱,如果真的逃婚对M和她父母会造成很大的伤害。

张娓:感受本身并没有对错,值得关注的是感受背后的原因,即为什么会有这种感受?以及管理感受可能导致的极端行为。

陈坚:就是害怕。怕他们高看了我,把我错当成了一个潜力优质女婿,等他们发现我根本没他们想的那么好,就会很失望。我不值得他们对我这么好。

张娓:你觉得他们对你好是因为对你有期待?如果你满足不了他们的期待,这种好就会消失?

陈坚:对,与其今后消失,就不如一开始就不要。

张娓:也许他们只是单纯地对你好,对你并没有什么格外的期待。可能根本的问题不是他们对你太好,而是你为什么觉得自己不值得他们对你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