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这只“神鸡”会算命?假的!

为了配合表演,他从市场买来一只鸡开始训练,每天都要跟“神鸡”培养感情。

74岁的王黔,深色唐装是他出行算命的行头之一。

王黔(右一)饰演算命的王先生,自编自演《神鸡妙算》小品。

出门算命,为了更像算命先生,他还学会了抽斗烟。

王黔的拍摄行头

“神鸡妙算哪!抽一签知你前生今世。算得不准分文不取!”身着深色唐装,手提鸡笼,戴着黑色墨镜,悠哉悠哉,王黔常常以这样的装扮出现在重庆的大街小巷。当一个个“信徒”眼神迷离,点头大赞神准,欲掏钱买单时,他又一盆凉水泼来:神鸡是骗局,一切都是假的……

一前一后的反差,让路人甲乙丙丁有些懵。原来,这是他现身说法,为写剧本《神鸡妙算》体验生活,寻找素材。

会“算命”的技术科长

王黔今年74岁,曾是重庆电器厂的技术科长。

技术科长怎么会算命?原来,19岁时,王黔看了第一本“麻衣看相”书籍,就学着给同学们算命,由于说得巴谱,还被同学们笑称“王半仙”。上世纪90年代初,国营企业效益不好,王黔曾有过离职去当算命先生的打算。“那时候,一个算命先生一天的收入抵我一个月的收入,咬牙想了很久,后来还是算了,骗人的嘛。”王黔后来也常常围观算命摊,观看算命先生如何给人算命。有一天,有位中年男子光临算命摊,王黔目睹了整个过程。

“左眉高,右眉低,家中必有贤妻。”算命先生开始“把脉”。

“贤妻?我才离了婚。”男子瘪瘪嘴,一脸的不信。

“哎呀,你听错了,我明明说的‘左眉高,右眉低,家中必有前妻’。”算命先生玩起文字游戏,王黔在一旁看在眼里。后来,他买来多本相书研究,发现矛盾百出,不能自圆其说。

迷信让人哭笑不得

“算命是一门彻头彻尾的伪科学。”对算命略懂的王黔,深知这是骗人。不过,身边依旧还是有不少人执迷不悟。“家里很多人都迷信,有些还是受过教育的高级知识分子。身边的很多朋友也是,出个门都要去算一算。”

王黔回忆,很多年前,有个朋友从北京来重庆,他去接机,原本晚上10点钟到达,哪知凌晨过了才接到人。“为何这么晚?原来,不是飞机晚点,而是朋友临上飞机时找人算了算,说是那趟飞机坐不得。”朋友迷信到这份儿,令王黔哭笑不得。

上世纪90年代,王黔转行做绿化工作,他没想到,生意人更迷信,合作交朋友也要问看属相。“就跟你们现在年轻人常常问人星座一样,我们见了面,生意先不谈,对方先问属相。”王黔回忆,起初以为问属相是缓和氛围的客套话,没想到谈着谈着,对方直接说:“嗯,你属鸡,我属狗,不相冲,生意可以做。属相对口了,这生意才有得做,属相不对,生意莫名其妙就会黄了。”

体验生活,创作剧本

“有一次我路过两路口,有位算命先生把我叫住了,说我印堂发暗,必有大难,而消灾的办法竟然是将祖坟搬迁到南山上,要价30万元。”王黔说,当时他被气得牙痒痒。“算命先生不过是利用了人们的不安和期待,进行心理暗示,施展江湖骗术而已。”

所以退休后,他萌生了创作《神鸡妙算》剧本的想法。于是,买来小鸡培训,配上深色

唐装行头,戴上墨镜,提着鸡笼上街摆摊试水算命,体验生活,寻找素材。

在重庆街头小巷,“神鸡”算命果然引来市民围观,每当“顾客”来临,王黔第一步便是问生肖,如果对方说属兔,他紧接着拿出一沓写着十二生肖的卦签,递到“神鸡”面前,念念有词。“神鸡”很准地将属兔的卦签叼了出来……“顾客”正准备掏钱的时候,王黔又开始揭秘了:这都是骗局。

“算命的秘密就在于每支黑色卦签背后,都有一个白色小点,小点是颜料点上去的,有米粒般大小。”王黔说,算命前让小鸡饿上一整天,如果算命者属兔,他就悄悄将兔签上的白点翻到上面,让小鸡误以为米粒叼出。

《神鸡妙算》黑色幽默

历时3年多,王黔创作了剧本《神鸡妙算》,前后修改了20多遍。

在王黔家中,记者翻看了《神鸡妙算》剧本,故事讲述的是某国营企业工会调解委员王先生,下岗后迫于生计,干起了神鸡算命的行当。由于王先生正直、善良、睿智、幽默,发生了一系列令人捧腹的闹剧。

“剧本中很多故事都有原型。我下岗想过当算命先生,也纠结过,但没当成,在这个故事中我还是当上了算命先生。”王黔笑着说。

希望将剧本拍成电影

王黔把故事梗概发到百度电影吧,获得好评。朋友看了剧本,评价其上座率不会低于《疯狂的石头》。

剧本完成,目前王黔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将《神鸡妙算》拍成电影。不过,在拉赞助的时候遇到了梗。“合计了下,拍这部片子可能要花200万元。我一个退休老头子,哪来钱拍,只有众筹拉赞助。不过找到好几个有实力的朋友,他们都让我重新写其他的剧本,他们才投。”王黔有些无奈,这些朋友也是出门都要看日子的迷信人,让迷信的人出资拍电影揭秘迷信骗局,他们自然不乐意,投资也就化为泡影。

但王黔没放弃,他每天依旧为《神鸡妙算》奔波,他安慰自己,拍电影不是一天两天,拉赞助也不是一两个月。每当家人和朋友劝他享清福的时候,王黔总摇摇头,称自己忙碌着也快乐着。

如何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故事?他决定先编排低成本的《神鸡妙算》小品,时长15分钟,参加《我要上春晚》栏目的海选。两个月前,他从市场买来小鸡和鸡笼,现在每天的任务就是训练“神鸡”,和它建立感情。记者在王黔家的阳台上看到了这只关在笼子里啄食的小黄鸡,它还有些认生。外人一靠近,它立马缩着脑袋后退三步,而主人靠近,它又大胆往外走几步。

上周末,王黔和两位朋友碰头,开始了《神鸡妙算》小品的排练。他希望通过小品让大家认识《神鸡妙算》,最终剧本拍成影片,让更多人从黑色幽默中顿悟迷信的骗局。

重庆晚报-上游新闻记者 周小平 摄影报道(部分图片受访者提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