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岁“优等生”玩智能机 微信网购简直666

上游新闻2019-04-18 07:33

“老师,我能不能先用自己的手机连上这里的无线网络,然后用二维码分享给同学?”4月17日下午,渝中区两路口街道中山二路社区活动中心里,新一期的老年人智能机使用培训班上,64岁的戴镇其举着自己的手机,向站在中间的社工老师提问。

“戴叔叔,有的手机可以,有的不行,要看机型。”一边回答,社工易晶心里一边暗暗吃惊,“这个大叔,有点厉害!”

社区老年人智能培训班现场教学。

社区开课教“耍智能机”

学生平均年龄超65岁

“各位同学,点开你们手机里这样的图标,名字叫‘设置’。”易晶站在智能机培训班的教室正中间,拿着自己的手机给同学们演示,这堂课,是从连接无线网络开始的 。她的四周,坐着10位好学的学生,他们拿着自己的手机,一边看着易晶手机上的图标,一边在自己的手机上细细查找。

这群认真的学生,平均年龄超过65岁。因为每一台手机的设置图标略有不同,好几个学生都有些迷茫,不过,这在社工的预料之中,根据人数,他们在课上配备了“助教”社工,每两个学员就有一位社区工作人员在旁边帮助他们。

大家都连上了无线网络后,易晶开始教大家使用微信,在座的十位学生,都会收取信息,但更多的微信功能,大家的了解就参差不齐了。坐在角落的何婆婆听得很仔细,她想学会怎么在朋友圈发图片,“我这个手机买了一年多了,微信只会接,不会发。”听着老师一步一步讲授教学的发图步骤,何婆婆恨不得拿笔来记。

“没得事,不会用这个打字,我们可以发语音啊。”易晶打开自己微信上的对话框,向学生们一个一个展示语音输入的符号,“你们看,我把这个按下去,颜色变灰了,然后我就说话,说完放开,就发出去了!”随后,社工们手把手教每一个学生发语音给旁边的其他同学,语音声在课堂里此起彼伏。听着对方手机里发出了自己说话的声音,老人们被逗得哈哈大笑。

戴大叔分享自己的网购成果。

64岁优等生用智能机网购

还给家里安了网络摄像头

在这个班里,也有优等生。

最开始因为一个问题让老师惊讶的戴镇其是班里的“小老弟”,课上到一半,他俨然成了另一位助教,一直在帮助身边的同学学习,“我是因为对智能机感兴趣来听课的,目前看来讲的东西对我来说还是有些简单了。”

戴大叔拿出自己的智能机,娴熟地介绍起来,“我这个手机有64个G,在网上旗舰店买的,我用很够了,主要是存图片和视频!”戴大叔的手机是一个国内很受年轻人喜爱的品牌,他笑着说,自己是这个牌子的粉丝,从4年前第一次买智能机开始,就一直用这种品牌,“就和你们年轻人喜欢苹果,自称果粉一样!”

在戴大叔的手机里,除了微信,还有各种不同的App超过30个,每一种,戴大叔都有自己的用处。

购物软件,戴大叔既有拼多多也有淘宝,最近的一笔网购订单,是一个家用电器的配件,“我拿出去修要将近一百块,我就自己在网上买配件,包邮20,拿回来自己修。”说完,戴大叔下划订单页,点出了自己最近最满意的网购订单,一台家用摄像头,“你看,我现在走到哪,都能看到家里面的情况。”说着,他打开了手机上的另一个软件,软件内,戴大叔的手机和摄像头都在选项列表里,他点击了摄像头图标,几秒钟后,手机屏幕上出现了戴大叔家里的图像。

对戴镇其来说,和年轻人一样,微信已经变成了最平常的沟通工具,“智能机还有很多其他功能。”除了微信和购物软件,戴其镇最喜欢的,还有各种地图软件以及马蜂窝这样的旅游攻略软件,“我喜欢出去耍,去年底在云南待了4个月,百度地图和测海拔的软件,最常用。”

社区老年人智能培训班现场教学。

社区约1400老人有智能机

他们的需求正日渐增加

一个小时以后,两路口街道中山二路社区老年人智能机使用培训班的第一节课结束了。这节课,老师只给学生们讲解了微信的应用,并要求他们下去多练习,下一次上课时要复习和考试。

中山二路社区党委书记程燕介绍,每一期培训班都会上5次课,教老人们最常用的智能机功能,“我们从2016年开始办第一期培训班,这已经是第七期了。”

程燕回忆,2016年上半年,社区里拥有智能手机的老人多了起来,好几位老人来社区参加活动时,都提出想学习智能机的用法,“他们的智能机大多是子女换新手机以后留下来的,子女给了手机,却没有时间来教他们怎么用。”

两年过去,中山二路社区拥有智能手机的老人增加迅速,整个辖区内目前有老年人约3400人,“其中百分之四十大约1400位老年人都拥有智能机,但能充分使用的,并不多。”

17日下午,记者随机采访了10位60岁以上拥有智能机的老人,他们中有7位都表示如果有智能机培训班,自己会参加,“我现在会用微信了,但也只是会发信息,我想学网上购物。”68岁的米阿姨对智能机的各种功能很感兴趣。

不过,10位老人中只有3位表示,会和自己的子女亲人学习智能机的使用。其余7位老人中,不愿向家人学习都有一个共同的原因,“害怕耽误他们的时间。”65岁的贾婆婆曾经向女儿询问过智能机的用法,虽然女儿一直很耐心,但她仍旧觉得不好意思,“我忘得快,有些东西要学很多遍,她平时带小孩已经很累了。”

上游新闻记者 石亨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