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都法院院长因病去世 临走前要换上法官制服

nEO_IMG_1.jpg

  △龚海南生前看望帮扶的贫困户。丰都法院供图

  2018年11月16日,重庆市丰都县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龚海南因病医治无效,生命的时钟永远定格在了43岁。此时,距离其离开工作岗位就医治疗仅仅21天。

  对于龚海南的离世,在朋友圈、公众号、微信群迅速“炸开了锅”。一篇篇悼念文章如雪片般纷至沓来,有人错愕、有人惋惜、有人悲痛……更多的人泪目。

  重庆高院杨临萍院长缅怀道,“海南同志是一名好党员、好法官、好干部,他的离世,是全市法院的损失,更是人民司法事业的损失。”

  龚海南究竟是一位什么样的人?带着疑惑,上游新闻记者踏访了龚海南曾经工作、奋斗过的地方。

nEO_IMG_5.jpg

  △龚海南在开庭审理首列公益案件。丰都法院供图

  离世前,他还在为一起公益诉讼案忙碌

  提到龚海南这个名字,在重庆司法圈内很有名。

  龚海南1975年2月出生于重庆市南川区,法律硕士、西南政法大学在读博士。1999年在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参加工作,先后被任命为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研究室调研科科长、审判员、研究室主任等职务。2016年11月至今,任重庆市丰都县人民法院院领导党组书记、副院长、代理院长、院长、三级高级法官。

  对于龚海南的离世,和他并肩工作过的同事们都觉得很诧异。

  “上个月,他还在审案子,怎么突然就走了!”对于龚海南的突然离去,丰都县法院刑庭庭长王春燕难以接受。就在10月22日,龚院长还和她共同审理一起刑事附带民事的公益诉讼案件。考虑到这是该院受理的第一起公益诉讼案件,龚海南担任审判长,在查清案情的情况下,对案件进行当庭宣判。判决生效后,当事人自动履行了民事部分的义务。

  在采访过程中,多名龚海南的同事向上游新闻记者表示,龚海南在工作上的热忱值得大家学习。

nEO_IMG_3.jpg

  △龚海南生前的办公室

  “每天上下班,很多干警都会不由自主地往四楼龚海南院长办公室看上一眼,灯亮着,我们知道他已经上班了或是还在加班。”丰都县法院政治处副主任黄福荣回忆道。

  “龚院长太忙了,他的工作时间甚至精确到了分钟,有时到办公室找他汇报工作,如果忙,他会告诉我三分钟、五分钟或十分钟后再去,以至于后来不急的事情我会选择上班前、中午或下班后去找他。”丰都县法院审监庭副庭长何黎英说。

  丰都县法院刑庭法官助理秦伟杰至今忘不了第一次送公文给龚海南的情形:“那时我刚到法院,对公文写作很不熟悉,他不厌其烦逐字逐句修改,并鼓励只要我愿意写,无论什么时候他都愿意帮忙修改。”

  龚海南就是以这样的言传身教,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个人。

  在他的带领下,丰都县法院的审判质效实现稳中有升,并在2017年迈入全市先进法院行列。

  在开全院大会时,龚海南经常要求干警们办案时“要让人民群众真正感受到司法的温度。”为此,他在丰都县法院力推院领导接访和“巡回审判+法治宣讲”工作。

nEO_IMG_6.jpg

  △龚海南妻子在讲述他生前故事

  老婆,其实我已经很努力了

  工作中沉稳干练、生活中勤于锻炼、平日里总是以微笑示人、正能量满满的龚海南,其实早就病了。

  2017年11月,在单位的例行体检时,龚海南被确诊为膀胱癌,幸运的是,经过治疗病情已得到明显好转,医生告诉他仍需休息静养。但龚海南还是迅速回到单位,一边接受治疗,一边坚持工作。

  其间,龚海南还要照顾同样罹患癌症的父亲。在父亲去世的当天,他将父亲安置到殡仪馆后,就回到单位主持召开党组会,会后又匆忙赶到父亲的灵前。

  2018年6月,经过医院的检查,龚海南的病情达到了可控的范围。于是,龚海南又马不停蹄的回到工作岗位上。

  “我们无法体会龚院长是顶着何种生活压力和心理压力继续奋斗在工作岗位上,所有的同事都不知道他到底病得多严重,所有的工作也没有因他生病而耽搁懈怠,在大家看来,他始终干劲十足、精力充沛。”丰都县法院研究室主任王权说道。

nEO_IMG_8.jpg

  △龚海南生前同事回忆与他共事的难忘经历

  与病魔的抗争,一度让平日里精力充沛的龚海南感到精疲力竭,但每次接到亲戚、同事、朋友的问候电话,他总是轻松地说,“没事,挺好的。”特别是接到工作电话时,他立马变回了那个严谨认真的龚院长。

  看到丈夫总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接听每一个来电,曾璐忍不住责怪,龚海南就会安慰妻子:“老婆,没有关系,我要振作起来,拿出我的能量来,不能让人觉得我在生病,这是我对工作应有的态度。”

  看着日渐虚弱的丈夫,妻子曾璐总会鼓励龚海南坚强,龚海南都会说:“我一定会坚持下去的”。直到离世前一天,龚海南再也撑不住了,无奈地对曾璐说:“老婆,你以为我不够坚强吗?其实我已经很努力了。”

  “他重返工作岗位,我就和他说过,还是要注意身体。他也确实做到了。”妻子曾璐表示,龚海南11月份去医院检查时,医生还对自己表示,按照治疗计划来,肯定没问题。“但是真的没想到,病情突然就急转直下,短短几个小时,人就不行了。”

  曾赴医院看望龚海南的重庆三中院卢君院长感叹道:“海南同志就是这样一个纯粹的人,一名纯粹的法官,对家人、同事,对事业都无时无刻充满着爱和奉献。”正是坚定着这样的精神信念,在离去世的前几日,哪怕因为病痛已无法用语言进行顺畅交流,龚海南仍然在通过微信回复亲朋好友的关心问候和安排法院工作,直到时间停留在11月16日。

nEO_IMG_9.jpg

  △龚海南生前的工作笔记

  妻子怀孕时他专门报育儿班学习带娃

  在妻子的记忆中,龚海南是个“黏人”的人。“每个周五晚上他会从丰都回到主城的家,然后周日晚上又会回到丰都。”曾璐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在家的时间里,龚海南会辅导孩子做功课,也会和孩子谈心、看电影。不过最多的是一家三口到照母山公园走一走。

  “他不是个特别浪漫的人,但只要有空闲他会陪伴,很用心,让你能感觉到他的爱。”曾璐表示,女儿瑶瑶出生后,很少下厨房的丈夫还买了烹饪的书。“他最喜欢做酸菜鱼和清蒸鲈鱼,他做饭会精益求精,这次没做好,下次肯定会更完美。”

  对于两个人的相识,曾璐禁不住泪流满面。

  两人相识于小学,相恋于高中毕业。1999年大学毕业后,曾璐在珠海海关工作,龚海南则到了重庆三中院。2001年,龚海南和曾璐结婚。为了支持丈夫追逐法治梦想,曾璐调回了重庆海关。

  “我怀孕的时候,他专门报了育儿培训班,学习如何带娃。”回忆起丈夫,曾璐强调,两个人虽身处异地,但无论工作多忙,龚海南每天都会给妻子、女儿打电话、聊视频。熟悉龚海南的人都知道,他有时候会当着朋友的面和妻子煲电话粥。

  生活中,龚海南经常引导幼小的女儿背诵国学经典。女儿渐渐长大,有了自己的主见,喜欢上了流行音乐。对此,作为父亲的龚海南并未阻止,而是用行动支持鼓励女儿的爱好,并经常在朋友圈晒女儿写的作文,分享孩子成长路上的点点滴滴。

  “父亲是一个严格而又辛苦的人。”瑶瑶告诉上游新闻记者,父亲的信仰是公平和正义,所以从小就教育自己要有高尚的品德。“他和我说过,一个人的品德可以决定这个人能够走多远,而且只有品德好,才华才能发挥到最好的作用。”

  在龚海南的办公室和家里,上游新闻记者看到,除了法律的专业书籍外,还有很多国学经典。

  “他就像一道光,能影响自己,也能影响别人。”瑶瑶坦言,父亲的病很突然,之前检查都在可控范围内,突然离开自己很难过。

nEO_IMG_4.jpg

  △龚海南生前开庭审理案件的当事人回忆他的秉公执法

  这身制服代表法律公平公正

  在龚海南病重期间,女儿经常守在父亲身边,背诵小时候父亲教她的《道德经》。在龚海南弥留之际,这个坚强的女孩擦干眼泪,紧紧握着父亲的手,许下了父女俩今生最后一个约定:“爸爸,我一定会成长为你希望的样子,好好学习,努力考上北京大学法学院。”

  “老婆,快点,来不及了,帮我穿上制服。”11月15日,成都华西医院一间普通病房里,身着病号服的龚海南正焦急地催促着妻子曾璐,帮忙脱掉病号服,换上他心爱的法官制服。

  随着曾璐为他穿上白衬衫,打上红领带,披上黑色制服,别上红色的小法徽。龚海南缓缓地闭上双眼,陷入到了昏迷的状态里。

  “你能感受到,他昏迷前的满足。”曾璐告诉上游新闻记者,龚海南生前最自豪的事就是穿上法官制服。这身制服就是代表法律的公平公正。

  在女儿写给父亲的诗歌中,女儿这样形容父亲,父亲是一个严格、辛苦的人。

  “我和他还有一个未完成的作业,就是把《道德经》背熟。”瑶瑶告诉上游新闻记者,自己和妈妈都还有一个遗憾,就是父亲刚开始检查出身体出现问题的时候,父亲曾表示希望家人能去丰都陪陪他。“可是,我们都以为没什么事,都以为来日方长,真的很遗憾,没有陪伴他。”

  2018年11月16日凌晨3点12分,怀着对亲人的爱恋,对法治事业的不舍,海南永远地离开了……

  龚海南走了,可他的精神鼓舞着身边的每一个人。一位法律人在朋友圈里写下了这样一段话:生命的长度永远无法丈量您走过的路,余下的路,我们会替您接着走!”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pluszh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