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卫工月薪仅1700 春节从早上7点做到半夜11点

“披星戴月地奔波,只为一扇窗。当你迷失在路上,能够看见那灯光,不知不觉把他乡,当做了故乡。只是偶尔难过时,不经意遥望远方。”这首《异乡人》唱出了千千万万个在外漂泊游子的心声。快过年了,可爱的异乡人们准备好回家了吗?重庆这座魔幻大都市,每年都吸引着一大批外来人士打拼,人们总是更容易看到那些光鲜亮丽的白领,却忘了还有这样一些小人物,他们或是环卫工、或是小菜贩、或是小区保安、或是外卖小哥......看似渺小的他们同样在为生存和梦想奋斗,给予我们生活极大便利。本期《麻辣探》新年特别策划,一起来看看那些来自异乡的最美社会底层劳动者,他们将如何过年?

环卫工月薪仅1700

春节要从早上7点做到半夜11

深夜11点的观音桥商圈依然有人影在攒动,灯火通明的商场逐渐安静下来,回归夜的怀抱,来自四川广安的58岁环卫工张惠和她的同事们却还在弯腰打扫卫生。快过年了,为了保证观音桥商圈干净的环境,近半个月以来,他们从早上7点一直做到半夜11点才能下班。

“我们是因为两个儿子都在重庆工作才来的,刚开始在工地上打工,后来年纪大了没人愿意要了,就做起环卫工。”张阿姨说,之所以这么大年纪还出来打工全是为了孩子。“他们从事美容美发行业的销售,收入少且不稳定,加上我老公身体也不好,常年吃药,只好我出来工作,一是为了挣点生活费,二也是为了给孩子们存点钱,他们都30岁上下的人了,自己的婚姻大事都还没定下来,真是让我操碎了心。”这是一位社会底层劳动者的辛酸无奈,更是一位母亲无私的爱。

其实,作为一名环卫工人,收入非常少,根本存不了什么钱。“正常情况下一个月1700元,加班的话就2000元多一点。”张惠说,逢年过节是他们最忙的时候,那边人们正为欢庆节日制造垃圾,这边他们就马不停蹄地清理打扫,至于春节放假,跟他们完全沾不上边。“春节那几天我仍然要值班不能回老家,连年夜饭都不能在家里吃,只有初五、初六以后再看有没有时间回去看看。”她无奈地说。

凌晨5点摆摊一天只赚50

菜贩夫妻回老家过年盼退休

凌晨5点,天空还是黑的,万籁俱寂,在渝北区红土地一菜市场内,赖安全(化名)正在把刚从毛线沟蔬菜批发市场进到的蔬菜分类摆整齐,等待早上第一波卖菜高峰。“我们每隔一天进一次菜,半夜12点就到批发市场抢好货,再回到菜市场将蔬菜摆放好等待顾客,只能睡1个多小时,非常辛苦。”赖大叔介绍到,自己和妻子朱贤梅(化名)是四川资阳人,来重庆已经13年,一直以卖菜为生,租住在他们做生意的菜市场附近。由于做蔬菜生意很辛苦,常常起早贪黑,所以他和妻子分工,他晚上去进货,妻子白天卖菜,没进货的那天两人就从早上6点卖到晚上9点才收摊。“如果到了下午还卖不完,我们就将蔬菜运到附近的超市门口摆摊,那里人流量大。”

这么辛苦能赚多少呢?“每次进货大概花2000元成本,除去其它费用,平均一天只能赚50元左右,多的时候一天能赚100元,一个月收入仅2、3000元,还要交房租,只能说刚刚满足生活需求。”朱大姐说,因女儿到重庆打工,一家人才都来了重庆,四川的老家只剩下两个老人,为了生存,他们便操起了在老家的旧营生卖菜。

眼看春节将至,一家人准备如何过年呢?“我们这个菜市场小,每逢过年都会放5到6天的假,我们准备带着女儿女婿和外孙回老家过年,看看老人。”朱大姐说,女儿早已成家并有了孩子,基本不再需要他们操心,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一家人平平安安,自己再挣点养老钱就“退休”。

抓过小偷也曾被人看不起

59岁保安大叔过年搬新房

晚上8点,59岁的王光明(化名)吃过晚饭后,换上保安服来到他工作的小区跟同事换班,开始了一天的夜班。26岁从部队退伍被分配到兵工厂做保卫工作以来,他从事这个行业已经33年,算是经验老道的同志了。老王来自四川省广安市,因工作调动来到重庆,没想到一来就生了根,娶了个重庆老婆生了孩子,过了大半生。

谈及保安这份工作,他讲了很多自己的经历,这些故事就像电影画面在我脑海里闪现。“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抓小偷,大概是半夜1点多,业主都睡了,那个小偷胆子实在太大,竟然从1楼顺着窗户爬到6楼的窗户,准备入室行窃。还好当时我正在巡逻,看到了他吊在窗台上,便立即报警才避免了业主的财产损失。”老王说还好自己当过兵,抓小偷这种事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不算什么,最让他感到委屈的,是被人歧视。“有一次半夜1点多了,一位男业主喝醉了,拿着啤酒瓶在门口大声嚷嚷喊我开门,还说不搞快点就用酒瓶砸爆我的头。没办法,这些委屈只有咽进肚子里,谁让我选择做保安呢?”

作为一名保安,常常需要直夜班很辛苦,工资也只有2000多元,只够生活。但在老王夫妻的省吃俭用下,不但养大了孩子,前几年还在陈家坪买了新房,“去年底刚装修完房子,准备好好打扫一下搬进新房过年,再把老人接过来团聚,这应该是我们一家过得最快乐的一个新年了。”他说着露出灿烂的笑容,好像大半生的辛苦都值得了。

95后外卖小哥自爆被歧视

除夕夜值班到凌晨2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轮着班几乎24小时都在路上为顾客送去方便,夏季顶着40多度的高温、冬天忍受寒风的侵袭,风雨兼程不仅仅为了挣钱,还是为了一份责任,这就是外卖员的日常。今年22岁的郑伟(化名)入行才半年,在观音桥九街附近送餐,3年前从贵州遵义农村老家来重庆打工,期间换过几份工作,最近才转行送外卖。“选择这份工作,最开始是觉得它干得多赚得多。”他说,外卖小哥的工资多少,主要看你接的订单数,多的一个月能赚8、9千,少的只有1千多元。“我没读过大学,刚从农村出来不久,趁着年轻,多吃点苦是应该的。”

郑伟所在的公司实行3班制,早班从7点到19点,中班从10点到21点,晚班从14点到凌晨2点,为了保证业务正常进行,他们几乎从没有正常吃过饭。“我现在轮中班,早饭在家里吃了出门,下午3点多吃午饭,晚上9点下班回家后才能吃晚饭,确实挺辛苦。”他说,其实这都还好,最委屈的还是来自顾客的歧视和刁难:“之前给一位顾客送餐,因为一直联系不到上一位顾客,等了他20多分钟,所以迟到了,我一直在道歉并向他说明了原因,没想到那位顾客竟对我破口大骂,直接将饭扔到我身上,还给了差评,让我被单位罚了1千元,真的太委屈了,当时想过辞职不干了,但一想到房租和生活开支,还是决定忍了。”

虽然远离家乡在外打拼,但之前的每个春节都会回家跟父母一起团年。“今年不行了,那几天该轮到我值夜班,每天得工作到凌晨2点。”当小编问他过年是否回家时,他无奈地说。23岁的小伙子很多大学才刚毕业,还没完全独立,而在他身上,你能看到更多为了生活不停奔波的无奈。晚上8点半,郑伟已经跑完了所有的订单,“如果一会儿没有业务了,我就可以早点下班回家。”他一边说着一边露出略显羞涩的笑容,好像自己占了个大便宜似的。

我们所生活的城市就是这样,有来自五湖四海的人,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的故事在都市中穿行,他们或许职业不同、社会地位相差甚大,但每一次经历后的欢笑、泪水,都构成了这座城市最真实的风景。在我们周围,那些不容易被人发觉,甚至备受歧视的小人物,却是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他们方便了我们的生活,让城市环境更漂亮。采访完最后一位外卖小哥后,看着他骑着车渐渐在夜色中消失,心中不由怅然,只是觉得,多亏这些人,城市的夜晚才更多情,新年才更温暖。(监制/周利宏 图文/田红俊)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麻辣探】438期 春节特辑底层劳动者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viniazhao]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