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听起来多动听 世上绝对没有无风险的投机

许多华尔街最著名的投机家公开地说,经常性的忧虑是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但他们极少以抱怨的口吻来说这句话,他们对这种处境几乎一直是心甘情愿的。他们喜欢它。

最为风光的投机家之一是利弗莫尔。在上世纪初他活跃于华尔街,是一个个子高而且引入注目的金发男子。利弗莫尔随便到什么地方,都会引来一堆人。人们总要向他询问投资建议,他也不断被报纸杂志的记者追踪,试图从他那里探听到一些知识。

有一次一个年轻的新闻记者问他:要努力奋斗才能成为一个百万富翁,他是否感到值得。利弗莫尔说,他喜欢钱,所以他认为值得。记者又追问他,你是否会经常失眠?你一直处于忧虑之中,这种生活有价值吗?

“好吧,孩子,现在我告诉你”,利弗莫尔说,“每种职业都有它的渴望和痛苦。如果你饲养蜜蜂,你得防止被叮咬,我从来就和忧虑为伍,要不然就得贫困,如果我得在忧虑和贫困中选择,我将永远选择忧虑。”

利弗莫尔在股票投机中有 4 次遭到巨额财产的损失,他不但接受这种忧虑的状况,而且似乎仍感兴趣。有一天傍晚,他和亨利在一家酒吧饮酒时,突然回想起他应该去参加一个晚宴,他和女主人通了个电话,道了歉,接着要了些酒,并向亨利辩解说,每当他在市场上卷入一件不确定的风险时,他便会不专心和健忘。

当亨利说利弗莫尔从来就没有时间不被卷入风险时,利弗莫尔很快就表示赞同。如果他什么时候不处于风险之中,那他就会忧虑下星期可能要去做的事。他承认他一直在忧虑他的投机交易,甚至睡眠时也如此。但是按照他的说法,这是没有关系的,“这是我要走的路。”他说:“如果我知道明天我可能很富有,我想我不会为了忧虑而放弃获得财富的乐趣。”

亨利记住了这一点,甚至在数十年后仍然引用它。并把它作为苏黎世投机定律的第一个定律。不幸的是利弗莫尔没有其他的定律来帮助他,而他的结局并不快乐,这事我们稍后会谈到。

过投机生活的人处在风险和忧虑之中,听起来他们似乎生活在灾难的边缘。但事实并不如此。的确,有时候你会产生不寒而栗的情绪,不过这种情况并不多,而且一般不会持续太久。大多数时间你的忧虑足以使你感到愉快,我们所冒的风险实际上并没有想象中的大。

事实上,一切的财务操作都含有风险,不管你是否是一位投机者。为你的钱选择唯一无风险的出路就是放进支付利息的银行账户、政府公债或是某些储蓄型的存款。即使这样做仍具有风险,因为银行也可能会倒闭。如果银行倒闭,而你有钱存在里面,那么联邦存款保险公司也许会赔偿你,不过可能耽搁很久且收不到利息。假如在一次全国性经济大衰退中,几十家银行同时倒闭,那么即使保险公司也不可能负起赔偿之责,它也会倒闭。没有人知道在这种情形下储户的钱会如何。还算幸运,这种事极少会发生。银行账户是你处在这个危险的世界上最接近于无风险的投资了。

正因为风险低,报酬也低。为了找寻较高的报酬,希望发财致富的人就把他们的钱投入其他较具有风险性的项目中。然而奇怪的是,大多数进行赌博式投机的人一般都不承认自己在做这件事,他们自以为很慎重且明事理,他们没有赌博。投资和投机的差异值得研究一下,尤其是当你开始思考苏黎世投机定律的第一条定律时。苏黎世投机定律的学习者通常会坦率地自称为投机者。这听起来似乎是要你进行疯狂而轻率的投机活动。或者你也自称为投资者,这样听起来要安全些。

然而,事实上,投资和投机并没有什么差别,正如直言不讳的洛布所说的:“一切投资都是投机,唯一的差异是有人承认,有人不承认。”

这就像午餐和便餐之间的差别,两者都可以让你吃到同样的汉堡包或三明治,唯一的不同是有人要多留下一些不同的印象而已。

对钱财方面提供意见的人,差不多总被称为投资顾问,而不会叫做投机顾问。

因为这样听起来更庄重,给人更深刻的印象,也可赢得更高的收费。为投机界提供情报的刊物差不多也一直自称为投资出版物。但是它们和苏黎世投机定律一样都讨论投机,它们只是不喜欢这样说而已。

还有一种金融专家喜欢教人买投资级的证券。这使它们听起来很高贵,令人敬畏且显得非常安全。投资顾问讲到这类证券时经常用一种严肃的语气,使新手确信这就是他追求已久的没有风险的高报酬投资。

IBM 是绩优股票中最热门的,在华尔街圈内的绰号是大型绩优股。你买了投资级 IBM 的证券就安全了吗?

如果你在 1973 年以最高价格买进 IBM 股票的话,你得等上 9 年才能还本,而先前你把钱存在银行里也许情况会更好些。

不管听起来多动听,世上绝对没有无风险的投机。拿通用汽车股票来说,这只股票通常也是名列大型投资级证券名单中的。1971 年,所有投资名单上都列有它的名字。大家都说它不是投机股,而是投资级的股票。

但是这个投资级的股票也出了毛病。如果你在1971 年最高价时买进它,至今仍然可能在等待回收你的本金。

把投资称作投机并没有改变任何事实:赌博仍然是赌博。你应该想到在 1929年经济大崩溃时的教训。当时华尔街突然变得像个巨大的轮盘,以惊人的速度吞噬着赌徒的钱。1929 年大型投资级股票使无数人哭泣。1929 年,纽约中央铁路公司从 257 美元跌到 12 美元,GM 从 1075 美元跌到 40 美元。

所有投资都是投机,就像洛布所说的。你拿钱去寻找机会就是个投机者,不管你是赌 GM 或其他什么。你得承认它,蒙骗自己是毫无意义的,只有当你睁大眼睛了解世界时才能明白得多一些。

苏黎世投机定律是讨论投机的,这一点毋庸置疑。它们绝不是要你疯狂地去冒险,只不过话说得比较直率而已。

>>>

次要定律一:始终要下有意义的赌注

“只下你负担得起损失的赌注”,这是一句老话。在拉斯维加斯、华尔街,甚至只要有人希望从冒险中获得更多钱的地方,你随处都能听到,在投资的书籍中和由普通人的口中你都能读到或听到,它经常在许多地方被重复使用。不过在把它视为投机定律之前,你应该搞清楚一点:什么是你能负担得起的损失呢?

大多数人将它定义为,其损失不会使自己受到伤害,或者其损失对我的财务状况不会发生重大的影响。换句话说,就是 1 元、2 元、20 元或几百元,这些是大多数中产阶级认为可以承受的损失金额。

不过,你要思考一下,假如你下注 100 美元,结果即使是赢两倍,你仍然是贫困的。

只有一种方法可以战胜这种说法,那就是下有意义的赌注。但这并不是说,你下注的金额会大到使你破产。你毕竟要付房租和抚养孩子。总之,它的意思是你必须克服对损失的恐惧心理。

如果投资金额小,损失当然不会成为你的问题,那么自然也不会带给你任何重大的收获。要想从小赌注赢得大报酬,唯一的方法就是去碰运气。例如,你可以用一美元买一张彩票而赢得 100 万美元。这个梦是令人兴奋的,但是这样难得的机会你可能一生也碰不到。

在投机的过程中,一开始你就要有甘心承受损失的心理准备。赌注下大一点一定会使你忧虑。

>>>>

次要定律二:避免过分分散风险

“要关注整个投资业界”,他们将之称为分散风险,或投资多样化。这种说法现在已经被过分地渲染了。

让我们来看一看这个沉闷而不雅的名词,并探讨它如何在你努力致富的尝试中影响着你。

分散风险的意义就是分散你的钱财,要分得细,把资金投入许多小的投机活动中,而不是集中在几个大的投机活动上面。

这是一个很安全的主意。如果你有 6 个投资都失败,你还有可能在另外 6 个投资中有所进展。如果每一个投资活动都失败,你至少还有公债可能增值,而这足以使你立于不败之地。

这看上去是合理的。在传统的投资建议中,一个分散风险的投资组合是所有财务目标中最受尊敬的。但是,如果你照此做的话,那么你永远也不会致富。或许他们可能告诉你,分散风险会降低你的风险,但这也同时减少了你可能致富的希望。

正像华尔街有些人所说的,“把所有的蛋放在一只篮子内,然后守护这只篮子”,这是一句老话,却经受过严格的考验。第一个说这话的人,显然不是一个分散风险迷。守护一只或几只篮子要比守护一打篮子容易得多。当狐狸走来偷你篮子里的蛋时,你不用急得团团转来对付它。

苏黎世投机定律要求你把钱投入到风险事业,不要怕遭受损失。你所涉入的风险事业,一般不会使你毛骨悚然。由于你愿意面对它,你等于是在给你自己一个唯一能发财的机会。

你为这个机会所付出的代价是产生忧虑的精神状态,但苏黎世投机定律坚决主张,它不是现代心理学家所认为的一种疾病,它是生命的刺激品。你一旦习惯,你就会喜欢上它。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cqswbj04]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