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NO.41:《质与量的战争》“made in china”的梗何时能消?我们距离“中国质量”还差多远?

吵架是一场口水战争,政治是一场隐形战争,而工业,也是一场举世瞩目的战争。当我们愈来愈倾爱国外制造的饮食、衣物、生活用品时,我们也就渐渐地失去了对“中国制造”的信心。为什么德国、日本的工业能够在世界领域中占有最佳口碑?为什么印度的工业都在飞速且有条不紊地崛起着?是我们太注重数量,而忽视了质量的重要性吗?“中国制造”何时才能华丽蜕变,成为全球公认的“中国品质”?一场存在于“质量”与“数量”间的博弈,等待着每一个心存民族情结的你我去深入。《质与量的战争》,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悦读NO.41:《质与量的战争》“made in china”的梗何时能消?我们距离“中国质量”还差多远?

为什么大家都爱熟视无睹?

有一家国内的军工企业,他们有机关和业务部门一说,机关就是管理部门,机关的人那就是有权力的人,是一等公民,是可以扬起头来去管别人的。而业务部门往往是受管理的。在这家机构的机关里面最牛的是谁呢?是计划部门,因为他们是管钱的,负责分钱和发钱。质量部门属于业务部门,而且是“不太务正业”的业务部门。后来,曾经负责计划部门的人去了质量部门,因为这个质量部门已经从业务部门升格到了机关了,表面上是重视质量了,但带来的问题值得大家思考。这位负责人说,他以前在计划部门的时候,天天对他手下的兄弟们说:

“都给我听好了!你们一定要忘记你们机关人员的身份,要深入到业务部门,为他们服务,不要摆着你们机关人员的臭架子。”而当他到了质量部门的时候,他发现手下的兄弟个个都是蔫蔫的,像个怕见公婆的小媳妇。所以他就对他们说:“都给我抬起头来!别忘了你们现在已经在机关了,你们要挺直腰板,要树立信心,一定要多一点机关作风。”

还有很多的管理者对我发牢骚,说:“唉呀,每次招聘的时候,好不容易忽悠来了许多人,可是他们干了一段时候以后,都往往挂印而去,或者坚决要求调到其他部门。”最后,所有的不满都变成了一个问题 — 为什么没有人到我们这来呢?质量不是第一吗?这确实是一个不容易回答的问题。

耶鲁大学引发的思考

IBM 作为一个庞然大物,它所以能够轻盈起舞,其实很简单,用联想创始人柳传志先生的话讲,就是能够在关键点上、在每一个拐弯的拐点上首先预知,然后顺利地转弯。我们谁都知道,IBM 是由硬件公司变成了软件公司,现在又变成了服务公司。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他们对于“一把火”的问题,有一个非常经典的答案,这是我在一次国际高层论坛上听 IBM 公司的全球副总裁亲口说的,也许这个答案值得我们参考:“假如一把火把我们 IBM 烧了,我们还剩下‘三件宝’,第一,是我们全球一致的、有纪律的团队;第二,是全球一致的、有纪律的流程;第三,是全球一致的、有纪律的文化。”事实证明,正是这“三件宝”支撑起了 IBM 近百年来独领风骚的基业,这让我感到非常的震撼!我们所谓的“铁营盘”难道不正是如此吗?这不正是我们一个组织最想要的吗?

我经常说,如果你想发财致富,其实你根本不需要搞什么质量,你出门把银行抢了,或是去打劫,这不是来得很快?但是我们知道,这个世界来得快的,去得一定也快。你要想能够走在大街上让人们对着你竖起大拇指,那你绝对需要修炼你的人品,一定需要品质。显然,当我们谈品质的时候强调的是可信赖,强调的是可持续,强调的是永续的发展。这就是为什么克劳士比在他的自传《我与质量》的最后一句话说,“在同 MBA 学院以及其他大学的学生谈话的过程中,他们总是希望我能够提供一些建议,告诉他们如何取得成功。我给他们的回答始终不变 — 成为一个有用的和可信赖的人(To Be Useful And Reliable)。”

特别鸣谢:北京汇智博达图书音像有限公司 为本栏目提供2016年悦读书目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cqswbj07]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