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菜市场 历史创造的历史奇迹

巴黎菜市场 历史创造的历史奇迹2

  每到圣诞新年,香榭丽舍大道这样的路边摊一直摆到总统府门前

  从12世纪开始,中央菜市场在原址上延续了八百载,但其在世界菜市场界“独孤求败”的地位,还是19世纪中后期确立的。1863年,好大喜功的拿破仑三世主持法国的现代化改造,而翻新的巴黎中央菜市场就成了这个舌尖大国最辉煌的新式建筑。一个半世纪后,我在离菜市场遗址不远的巴黎历史博物馆的老照片里,见识了这座巴黎第一座砖铁、玻璃和木材混合结构的宏伟建筑:十个巨大的钢骨玻璃大厅各司其职,集中一个大类的商品,彼此如曹操的铁甲锁战船般以室内道路相连,并与市场外的街巷纵横连接,形成四通八达的运输网。所谓“中央”,既是指地点,也是指建筑规划的模式。

  其实,这“中央”还有第三重维度,指向人文、社会领域。菜市场建成于中世纪晚期,宗教禁锢尚严,于是,它除了为巴黎人的胃服务,还成了通向世俗欢乐世界的窗口。历史学家基佐在《法国文化史》中提到:“市场里已聚满了各色人等,喜剧、杂耍、大篷车上的演员成为市场的一部分。”巴黎人在这里学会吃喝,学会文艺,也学会社交,花都享乐至上的城市传统也正是在此奠基。

  除了享乐,这里就没发生过什么正事?还真有。说起来,中央菜市场的辈分真是够大——和法国王宫论起来是老大哥,更是巴黎市政厅之父。《布尔乔亚饮食史》一书中写道:“中世纪时统管市场的大监管被渐成实力的肉铺老板们取代,他们才是日后布尔乔亚阶层的主力。市场上的水上商团办公室就设在现在的巴黎市政厅里。巴黎的市政机构雏形就是直接从这个行当诞生的……”菜市场竟是孕育了法国资产阶级参政议政传统的摇篮!不奇怪,马克思早就说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巴黎菜市场 历史创造的历史奇迹3

  巴黎菜市场的香肠也够当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研究了

  1970 年,作为法国首都体内最大的“首堵”,中央菜市场遭遇了这个最为珍爱自己历史传统的国度罕见的拆迁,在原址上建起了巴黎乃至欧洲最大的城市中心交通枢纽,它成了巴黎版的“人民广场”,汽车、地铁、市郊铁路,南来北往、东奔西走都绕不开,这也反证了原建筑因妨碍交通而拆迁的必要性。自从15 年前第一次来到这里,至今我路过“Les Halles(菜市场)”大指示牌的次数已数以百计。对于这个神一般的存在,我的全部印象只是乌泱泱的人群和长得仿佛望不到尽头的扶梯,穹顶之下已无任何盛宴的感觉。

  想看懂巴黎的心,先看看它的胃们

  “1872年,巴黎市人口突破两百万大关。当时的城市经济师胡森计算过:巴黎人每年需消耗一百万公斤的固体食物和将近六亿升的液体(天知道其中红酒占了多大头),为了供应这个庞大的胃口,各种食品通过铁路被送达巴黎市内的八个火车站。然后,4500辆马车或是手推车再把这些食物分送到巴黎城市的各个角落……”——克里斯托弗·梅德《建造现代巴黎》

巴黎菜市场 历史创造的历史奇迹4

  法国以中国十七分之一的面积和十九分之一的人口,创造了堪与中国分庭抗礼的美食文化,其首都巴黎这只饕餮巨兽,也不可能只有一个胃。巴黎的菜市场几乎位于繁华地带,在旅游景点逛着逛着,一不留神就会“误入”一个集市,前一分钟刚刚体会到巴黎的历史和浪漫,后一分钟感受到的就是巴黎的生活气质。这转场有些突然,却并不意外。

  巴黎的城市功能分区是世界城市史上的经典,如今,几乎每个区都有自己的著名菜市场,这些菜市场的个性也和所在的区同气相求。大半巴黎人的主要工作和活动区域都在自己家的步行范围以内,走完不同区域的菜市场,也就把巴黎这座城市的脾气摸了个大概。

  Bastille巴士底区:最平民风

  巴黎市民攻占巴士底狱,是1789年法国大革命的一个重要进程,也是法国国庆节的由来。如今,巴士底广场是巴黎最平民性的代表,每周四、周日举办的MarchéBastille,是巴黎规模最大的露天市场,五花八门什么都有,前半段主要是印度或摩洛哥摊贩在卖蔬果,后半段以法国食材为大宗。这里是巴黎族群的一个大熔炉,最适合边走边吃,从黎巴嫩吃到柬埔寨、从非洲吃到葡萄牙。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严含]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