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NO.28 《资本汇》

腾讯·大渝网 [微博] 2016-04-13 16:07
0

行走江湖,身不由己。一路经历不完的坎坷凶险,你能挺到第几关?

混社会,有人靠实力,还有人靠颜值,有人靠朋友,还有人靠亲戚。想在社会上立足,似乎总得“靠”点什么。

前所未有的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财经小说,带你深入金融本质,洞悉资本真相。

悦读NO.27 《资本汇》

混了半天,回到原点我们才发现原来“靠”到最后,最值得依赖和信任的那一个其实只有我们自己!我们在社会上立足所依靠的不是外在光彩的门面,而是内在的资本。

你有哪些立足于世的资本,直接决定了你将过一种怎样的生活。是碌碌无为还是坐拥富贵,全看你积攒了怎样的资本。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若你还没有足够的资本,头重脚轻,早晚会摔跟头。

所以,在羡慕别人无限风光的时候,不如退下来,好好沉淀自己,积累自己的资本,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那么,你的资本是什么?

组成一个人资本的四大要素:资智、资源、资金、资讯。

《资本汇》教你从0开始,发现你的资智,扩展你的资源,积攒你的资金,发掘属于你的资讯。一无所有的你,从现在起慢慢积累吧!

精彩试读:

有些常识,有的人学了一辈子都学不会,有的人却能很快掌握。人类最大的不公,就是智力的不均衡。

整整一天一夜,许峰教授都在给大家详细讲述木材的知识,从空气到水文地理、地质年代等自然知识说明不同木材的成因和分布,从质地、密度、纹路、年轮、氧化、碳化等特点说明不同树种的欣赏价值,从产量、位置、认知程度、收藏习惯、市场走向等角度分析市场……尤其以金丝楠作为重点。

许峰教授讲课的最大特点就是深入浅出、抓住重点,能够在最短的时间让人掌握最核心的部分,从而举一反三、触类旁通。就像一位高僧讲解佛法一样,根本就没有什么故弄玄虚,而是以一种常识的了解和通透让人明白, 原来,这些原料和这个市场就是这么简单,就像一日三餐一般简要而又重要。没有所谓的重点和难点,有的不过是常识和盲点,很多众所周知的业界案例后面,其实都是一双双无形的手在操作,目的无非就是搅乱市场、浑水摸鱼。

在这个世界,在任何一个规则不健全或者不遵守游戏规则的地方,都很容易出现这种游走在边缘、寻找漏洞下手的人,他们往往凭着大胆和粗莽, 能够用最简单的法子蒙骗很多算得上精明的人,甚至很多算得上老江湖的也会上当。其实,任何事情都是这样,所有的上当受骗的唯一原因就是贪图以小博大,甚至指望着天上掉馅饼、恨不得每天都有盛大的免费午餐。那些喜欢做白日梦的人就是典型。而我们这个国家的人自古以来最喜欢的就是这种能够有机会中大奖的白日梦,如今各地盛行的各种中大奖的传说,无不是因为有这个巨大的市场基础。犹如相声里说的:傻子太多,骗子明显不够用。

常识的普及,在今天,居然成了一种玄学,这不能不让人震惊。可能是中国人太聪明了。其实,任何事情适可而止就够了,即便聪明这种事情也是如此,过了头就是不聪明了,那比愚蠢还要可怕。很多大家经常批评这种国民性格:只有笨蛋才一直说自己是个聪明人!

在资本汇会馆,田冶、蒋光、谢天、伟哥,四个人坐在悦人轩露台上。经过许教授特定课程的强化封闭培训,他们明显已经对金丝楠有了新的认识, 对这个市场也有了自己的初步心得。

谢天把自己这次的回到九寨看到的以及听到的,都跟大家说了一遍。而且, 让他觉得有点奇怪的是,据小道消息说那里的人几乎都想把自己的木楼卖掉, 有很多人还问谢天是不是打算买几栋木楼,很便宜的,而且都是老房子,上好的料,结实耐用。只要自己有地,往哪里放都是古董。

田冶说一点儿都不奇怪,是我们自己太不注意政策,以后这一点一定要强化,不说走在政策前面或者预测政策行情,但至少也要知道现在政策到底是什么。那里的人为什么要卖掉木楼?因为那里就要成为库区。下大雨之前蚂蚁都要搬家,何况人呢?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而且, 水电站的建设据说已经快要到了蓄水阶段,到时候那里将会是一片天湖,如果农民不搬走,寨子和那些木头,它们就会成为水下的东西,再去打捞那就难上加难了。如果到时候别人也知道了这个情况,这些未必就是我们的东西啦!抓住机会就能创造奇迹,这比什么都重要。趁着他们现在想出手的时候买下来,应该是能够以最适合我们的价格拿下。对于我们来说,这是天上掉下的大馅饼,出手要尽快、宜早不宜迟!

谢天恍然大悟,原来这么回事。然后又问,这个原料产地现在到底多少人知道?是不是应该跟方老咨询一下?除了晏邦主以外,方老还跟谁说起过这个事情?如果没有跟别人说过,我们现在先下手,应该来得及;要是已经有人看上了,我们的机会就会少了很多。至少成本会在无形中高出很多,这对于我们来说就不是好事了。

田冶说,方老那边我想办法去敲敲边鼓,这边我们要准备好所有的资金, 不够的话就开始对投资进行安排,跟银行、各种有钱人和机构谈合作……

伟哥提醒田冶,怎么还是老办法呢?这个年头谁还拿自己的钱做生意啊! 田冶忽然明白了怎么回事,赶紧刹车。

因为这两天田冶一直在念叨着楠木郡,蒋光和谢天就问,打算做一个什么样的楠木郡呢?现在满天下都是红木会馆,人家未必做金丝楠的生意,我们这时候切入,能有多大的把握?

田冶把自己设想的楠木郡的概念跟大家解释了一通,比跟伟哥说过的又更翔实了一些。

跟许教授所教授的一些金丝楠的知识一融合,三个人听得热血澎湃。关键是,现在应该从什么角度入手?也就是寻找一个什么样的杠杆撬动这块市场,能掀起多大的波澜就意味着这个思路有多大的发展空间。

田冶说,这个问题我们可以放一放,先讨论方向,大家觉得这个楠木郡的概念有没有搞头?如果能搞,然后才是下一步怎么做的问题。

伟哥说,自己这些年来一直在收藏界转悠,看了无数的木头、石头、古董、书画等,基本上,古董和石头这些东西是见仁见智,也就是行业里最喜欢拿来唬人的原因,很难有一个基准价。而书画市场更是鱼龙混杂,大家基本上都是在自说自话,相互糊弄,卖假的比卖真的还要大胆。至于木头,前几年南海黄花梨咱们都知道,炒得都翻天了,比金子还贵,居然还有越南和缅甸牌的黄花梨,后来还不是一样的回归本位?这跟那个什么蒜你狠、豆你玩、姜你军都是同一套手法。至于红酸枝、黑酸枝这些越南、缅甸进来的木头, 这两年也是势头很猛,估计也是一些炒家在玩。说到金丝楠,现在市面上假的比真的多,以至于很多人都看不出真假,可能有些人连真的都没见过,只能跟着瞎起哄。如果谢天所说的这些都是真的话,只要我们能搞到这批老料, 不说什么做楠木郡古典家具艺术馆连锁机构,直接囤积起来转手卖掉,就可以发财了。

田冶说,我的楠木郡不是像炒大蒜那样的囤积、卖掉,这也太简单了, 简直没有什么技术含量,跟做搬运工没什么区别。楠木郡本身就是一个金融市场,我们的金丝楠产品是这个市场的通货,我们要把金丝楠像卖股票一样, 每个人都可以买,而且也愿意买,因为有都可以看得到的升值空间,几百上千年的金丝楠只会一天比一天少,而不会瞬间增多,物以稀为贵,绝妙就在这里!

这种看法和做法确实都很新颖,顿时间就让三个人都愣住了。

田冶说,以前货币是什么?石头、贝壳、瓦片、铜……什么都有,只要大家都认可就行。稍近一些年代才共同回到金银本位,如今除了金银这些世界通用的金融工具,还有各种证券、股票同样可以流通,也是货币的另一种形式。既然这些东西都能够作为货币,为什么金丝楠就不能呢?一样东西是否能够作为交易的中介,关键在于交易双方在价值上的认可。要是大家都认同有价值,就可以成为通货;只要大家都认同这个价,那么就是硬通货!

田冶一句话下结论:流通就是金融!

三个人忽然全都明白了。

特别鸣谢:北京汇智博达图书音像有限公司 为本栏目提供2016年悦读书目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cqsxs02]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