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们平凡一生

周日,大堂姐来电话说,“出来一起吃饭,我妈来了。”

“好”我一口答应。

伯妈很少来重庆,上一次来是为了大堂姐,商量她那快27岁的大女儿的婚事。这一次是为什么呢?不会是来玩儿吧,她有一个小卖店和茶馆要经营,应该没有时间。而且听大堂姐说前段时间她在学骑摩托车,不小心摔了腿,时间不长,还没有完全愈合,不适合四处走动啊。我暗自猜测,却没有答案。

和伯妈、两个堂姐在南坪吃完饭后,二堂姐坐车回綦江,我和大堂姐陪伯妈逛街,买些东西带回老家。

闲聊聊起了二堂姐,她的小女儿。二堂姐和她相处了六年的男朋友分手,从男朋友的房子里搬出来,独自一人在綦江租房子住,六年感情烟消云散,身边亦无亲人倾诉,想必很痛。二堂姐给前男友发短信说:“以后你再也见不到我了。”前男友担心出事,给伯妈打电话让她去陪陪二堂姐,电话里伯妈没有骂他,亦没有一点责怪,哪怕是他负了她的女儿,哪怕是他移情别恋,她也不多言,只是答应着说好,去陪她。第二天她拖着尚未痊愈的腿到綦江去陪伴她的小女儿,让她在最难过的时候有人陪伴。

伯妈说,“这段时间你们不要在她面前提起XX,也不要刻意安慰她,让她自己度过,我有这样的经历,知道最难受的时候其实想自己一个人呆在,有亲人的刻意安慰反而更加难受。”

我们点头。

中年丧夫,我知道她口中的那段经历,却无法体会其中的痛苦。

2009年夏天,大伯被查出肝癌晚期,回老家养病,仅两个月的时间大伯便被病魔折磨得枯瘦如柴皮包骨,她守在床边不分白天黑夜地照顾他,端茶递水,洗澡擦身,满足他在病中每一个她能做到的心愿。一个炎热烦闷的下午,大伯一口气上不来,扔下她们孤儿寡母走了。那时伯妈不过四十三四的样子,丧礼上,她坐在椅子上泣不成声:“我宁愿他一辈子躺在病床上让我照顾,只要有人在。”

大伯走后,大姑妈知她无人撑腰,多次刁难她,甚至口出恶言,说大伯是被伯妈害死的。她委屈,却不知如何为自己辩解。夜幕下,她埋着头在膝盖上哭泣,我试着安慰她却不知说什么,似乎一切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她第一次对我敞开心扉:“以前我从来不用担心任何事,只要你大伯在,我就觉得天不会塌下来,日子无忧无虑,就算他也打牌输钱,但我一点也不害怕。”

她是从别人口中听说大伯在她之前和别的女人生有一个孩子的,家里人没敢告诉她,害怕她承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大伯在外闯荡八年,和一个湖北女人生了一个儿子,孩子仅一两岁他就因为在外面犯事,逃回老家避难,从此再未回去。伯妈是爷爷和奶奶为大伯挑选的媳妇,我看过他们的结婚照,二十三四的伯妈生得娇小柔美,一头大波浪卷发,会缝纫,做得一手好茶饭,也许是伯妈的美丽贤惠让大伯心动,也许是他厌倦了在外漂泊无依的日子,大伯和伯妈结婚了,生了两个女儿,日子不似以前般轰轰烈烈,平平淡淡却是真。只是他从未向人提起过他还有一个孩子和那个女人,在生命快走到终点时,他想见见那个孩子,托付父亲帮忙寻找,才说出了隐藏在心中多年的秘密。

起初,她也生气。“如果我早知道他在外面的时候和别的女人有孩子,我不会嫁给他,他怎么可以什么都不说,隐藏这个秘密这么多年,现在他自己走了,丢下我一个人。”慢慢的,她释怀了,也原谅了他。“那个女人在我之前,她不是第三者,在我们的婚姻中他对我一心一意,并无二心,这么多年他常常很深沉,不爱说话,原来他的心里藏着这样的秘密,心里一定很苦。”

2012年,两个堂姐怕她孤单让来重庆和她们一起生活,原本给她找了一份工作阴差阳错的失去。伯妈生性内向、沉默,不似一般中年妇女唠叨多话,白天两个女儿都去上班,留她一个人在偌大而陌生的城市空荡荡的房子里,无人说话,只一条狗陪伴,半年时间她日渐消瘦,也不快乐。堂姐为她高兴,送伯妈回老家,在新农村有亲人的陪伴,有可以说话的邻里,有自己经营的小卖店和茶馆,生活又有了盼头,她也渐渐开心起来。

从大伯去世前一两年,每每提及大伯,她都忍不住落泪,陷入悲伤,到如今大伯去世六年,她能平静的回忆那段时光,撑起自己的家庭和生活,这其中走过了多少艰辛,经历了多少曲折,熬过了多少个黑暗漫长的夜晚,个中滋味,只有她最明了,而我们不过是她生活的旁观者罢了。

今年六月堂姐结婚,照例双方父母要在婚礼上祝福新人,我清楚的记得,伯妈说的是:“希望他们平凡一生。”她不奢求他们某天飞黄腾达功成名就,只愿他们平安、平凡,平平淡淡一生,如同她自己践行的那样。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amoy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