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巢老人,不空的心

有那么一个人出现在我们前二十年的生命里,与我们交迭所有的喜怒哀乐;有那么一个人用长满老茧的粗糙的手拉着我们去赶集买糖果;有那么一个人守着空荡的房子,日夜盼我们归来。

志愿者一行15人行走在狭窄的泥巴小道上,感受着杂草划过小腿的刺痛与瘙痒,汗水挥如雨下,炽热的空气里弥散着乡野特有的气息,夹杂泥土的清香,家禽特有的气味。轻敲木门,只听见屋里婆婆咳嗽的声音,接着是木门挤压的声音。

走进屋子,环顾四周,杂乱的衣服堆在长椅子上,一台老式电风扇,扇叶积满灰尘,在这炎热的天气里,呼啦呼啦旋转,让人感觉昏昏欲睡,地面坑坑洼洼,桌子上一个盘子,一个碗,盘子里零星的蔬菜,碗里半碗米饭。可想而知婆婆的一日三餐,老人们都有节俭的习惯,自然而然剩菜剩饭一般是不会倒掉的。婆婆很热情,我们一进门,便拿出椅子板凳招呼我们坐下。她黑色的头发中夹带着丝丝银发,布满皱纹的额头下一双有神的眼睛,看着我们讲话时,眼睛里泛着光,总是面带微笑,慈祥而又和蔼。

围坐在婆婆身旁,和她一起聊天。在简短的交谈中,我们了解到她的4个孩子都在外打工,小儿子失踪多年,杳无音讯。其他几个儿女一年回家一次,老伴,是一个60多年的党员,如今已经82岁了,每天都要早上爬坡去给旧房里的鸡喂食、干农活,到天黑的时候才回来。

婆婆性格很开朗,卧室里老式收音机播放着红歌,在我们强烈要求婆婆唱一两句时,她笑了,眼睛眯成一条缝,脸上露出害羞的表情,她说只是平时在床上躺一会听听歌。虽然她没有唱,但从她的表情看出年轻时一定是个会唱歌的大美女。婆婆总是拿着大蒲扇,摇啊摇,感觉时光从她的蒲扇中倒转,一瞬间回到过去,她和老伴那些被时光记忆的爱。在那一瞬间,我仿佛也看到了我的外婆,还是孩童的时候,外婆长满老茧的手拉着我去赶集,然后买很多彩色糖果。晚上睡觉的时候,外婆总是拿着大蒲扇摇啊摇,哼一两句红歌,慢慢就睡着了。老人是存在这个社会的弱势群体,看到他们总是会想起自己的爷爷奶奶,与此同时,那种儿时被依偎被关怀的感觉顿时油然而生,看到一篇文章其中有一句话:当你老成我的孩子。是的,现在的我们应该像个大人一样去照顾他们,给他们家的温暖。

我们拿出刀子给婆婆削梨,一边削,婆婆一边夸刀法不错,削的皮儿都不断。她还起身准备去给我们每个人拿梨,她说自己种了很多梨,都是没有农药的,吃起来很甜。我们急忙叫她坐下,其实什么都不用做,和她聊聊天就好。她望着我们每一个人,仿佛看着自己的孩子,那种慈祥、渴望陪伴的眼神让人心起涟漪。婆婆手拍着我们的肩膀,嘴角浮出丝丝笑容:“孩子,你要多吃点,长得结结实实才有力气学习啊。”

临走时,我们和婆婆拍照留影,镜头里她面带微笑,眼神里透露出不舍。走出门口时,她说:“谢谢你们啊,这么大老远还来看我,在学校可要好好读书,将来多挣点钱给你爸妈。”我们都点点头:婆婆要注意身体,我们来年再看你。走出小路,回头看婆婆,她依靠在门边挥手告别,我想她在门口挥手送别了自己的孩子,每天早上送自己的老伴,同时也送出了自己的爱与期盼。

根据查资料得知,2014年全国空巢老人已突破一亿人,中国老龄化正向我们逼近。水口镇有11000多人,其中四分之一是空巢老人。此次前去慰问,送去的不仅是我们的关爱,更希望社会关注这群空巢老人。“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慰问空巢老人不仅是对孤寡老人们身心的关怀,更是对这种美德的传承与弘扬。爱是短暂的,也是永恒的,爱是一颗种子,是一艘鼓风便永不沉没的帆船。从无到有,从不完善到慢慢完善,让社会行动起来,把爱送去,你的一小步就是社会进步的一大步。让温暖驻扎空巢——空巢老人,不空的心。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hannahuo]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