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在产房门前

2015年5月1日的凌晨三点,当很多人还沉浸在放假的愉悦以及随之而来的美梦之中时,我躺在床上却难以安心入眠。清晰地知道,此时的窗外雷声大作,风雨交加。

我时刻注意着身旁的妻子,生怕她有什么情况。4月29日的预产期,10月怀胎都超期了,这熊孩子还赖在肚子里不出来。更让人焦虑的是,妻子一点产前征兆都没有,一切似乎正常的让人心焦。也正因此,她白天的时候还要我在5月1日上午带她去摘枇杷。

窗外依然是风雨交加,屋内安安静静。我就躺在床上不停地思索,这孩子到底什么时候会来见我,来拥抱这个美丽的世界?

就在半睡半醒之中时,妻子突然醒了。她觉得有点不太对劲,我赶紧起身,开灯。她很淡定地告诉我:羊水破了!

我的天,听朋友们说过,出血量较多、密集型疼痛以及羊水破了都是要紧急送医院的情况,而羊水破了则最危险最紧迫。这么大的雨,怎么送医院,万一有啥情况我该怎么办?我一时间慌了。好在妻子阵脚没乱,让我找来靠枕垫上防止羊水过度流失。随后,立马联系妇幼保健院,可人家说床位已满请送其他医院。一听没有床位,我的手几乎是要发抖的样子,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胆小怕事过,可此时的我就偏偏如此。我又赶紧拨通了重医附一院的电话,好在人家说有六人间的床位。随后,我又打了120,告诉了情况和地点。

然后就赶紧跑到楼下等着120救护车。好在救护车来得很快,医护人员简直是淡定极了,很快就将妻子抬上担架送到了附一院急救部。随后,急救部又转到了妇产科,当时值班的医生给我说了很多很多有关生孩子的事情,一会儿什么产后大出血,一会儿什么血栓之类的,对我简直是五雷轰顶,听得我特别紧张,浑身直冒汗。就在这慌乱之中,我近乎颤抖地签完了很多字。

虽是紧张,但终归是到了医院,妻子和的我心里也算是放下了些,医生检查后说宫口没怎么开,还得观察,她也就休息了。早上8点钟的样子作了B超检查,当时羊水流得到处都是。医生说羊水不太理想了,要我在等待自然发作与输催产素之间做选择。我问了朋友之后,最终选择了催产素。

上午10点多,妻子被推进了待产室。进去时,我们给她准备了面包、香蕉、牛奶、红牛、巧克力等一大堆的食物。感觉不到疼痛的她高兴地进了产房,而我兴奋地在门口等着。

这一等,就到了晚上7点钟。在这期间,我总是站在产房门口焦急地等待着。每一次护士开门,我都兴奋地冲上去,希望她叫的那个家属是我。但是每次都落空了。最后,好朋友们实在忍不住了,就追着问了一下医生,医生说是晚上6点多钟就出来了。我以为是抱着孩子出来。

但她还是怀着孩子出来了。到了病床上之后,她几乎要崩溃了。原因是她穿的衣服太多了,在产房里输催产素,根本没法脱衣服,导致她几乎流了一天的汗,一口东西都没有吃,就连开水都热得喝不下去。

听到这些,我觉得心里跟装满了牙签似的。妻子很快就吃了睡了。晚上她说肚子有些疼,是阵痛。

5月2日一早,医生说宫口开得还是不理想,当天不输催产素了,给孩子一个机会,让他自己发动。同时又说羊水不好,如果2号还不生的话,3号就要剖腹产了,建议多喝水。

2号一天,妻子挺着大肚子,忍着疼痛,在产房来来回回地走,挣着喝了十几杯的开水。她在前面摇着走,我在后面跟着走,一小步一小步地挪,就这样走了一天。到了晚上11点多时,她疼得开始哭了,我一时慌了。为了减轻疼痛,她选择了继续走动,于是我们又几乎走到了天亮。

3号一早排队查B超,结果令人高兴不已,羊水不降反增,而且很充足。于是我们兴高采烈地等着顺产。早上9点钟的样子,她又一次被推进了产房。激情与激动又一次被点燃,而且越来越旺。

进产房后,我感觉她随时都会生,于是又等候在产房门口。这一等,同样是又一天。这一天,有很多个孕妇被推了进去,也有很多个孕妇幸福地抱着自己的孩子出来,家属围了上去。前前后后都有几十个了吧,每次我都跟着上去凑热闹。期待着下一个是我。

可是到了晚上7点多,我等待的那一个依然没有出现。此时,产房门口都没有几个人了,我们一起等候的那些准爸爸们,一个个高高兴兴地离开了。我还在等待着。我知道我焦急,妻子难受,妻子也焦急。

产房一道门,让人感觉很远又很近。很远是因为我根本不知道里面的妻子是怎么样了,孩子怎么样了。很近是因为我知道妻子比我更用心更努力,孩子随时都会驾到。

8点,8点5分,10分,15分,20分……医生依然没有叫我,我还是徘徊在产房门口,默默祈祷着母子平安。甚至想过如果出现医生说的紧急情况,特别是保大人还是保孩子的时候,我又该如何抉择,心乱如麻。

8点半刚过,我的手机响起。这三天时间里,亲戚朋友们不停地打电话关心,问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生了没?”,每次我都没有答好。我生怕这次又是同样的问题,叫人难过。

但这次不一样,是妻子的电话!奇怪,难道是……

是的,妻子简明扼要,只说了五个字,“喂,生了,儿子”,电话就挂了。

这一刻,我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兴奋、冲动还有那股幸福。我一时间不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一个人在产房门口又跳又叫:生了,哈哈,终于生了,哈哈,我的儿子……。

我突然想到了电话,给焦急的爸妈,亲朋好友们报喜。就在这时,有一位老人走到我跟前,他伸手在我的胸口使劲抚摸了几下,笑着说,孩子,我怕你太高兴了一时喘不过气来!

对,这绝对有可能。

时间瞬间就过得快了,就在兴奋中,转眼到了10点半。该到妻儿与我见面的时候了。

我在产房门外,突然听到一声响亮的婴儿的啼哭声,第六感直接告诉我,这是我的儿子,我的儿子!

果然,产房门开的那一刻,美丽又伟大的妻子,怀中抱着我那心肝宝贝,坐着轮椅出来了。

我想哭,想笑,想说,想喊,想跳,想抱,想看……我啥都想,此时此刻的我,已经是“麻了”,简直就像“喝麻了”一样。

妻子为我的这杯美醇,我愿意喝一辈子,愿意醉一辈子。

谢谢你,亲爱的妻子;谢谢你,可爱的儿子!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amoy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