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支烟,泪祭跳伞牺牲的特战连长

一、跳伞,从来都是提着脑袋干的事

今夜,海拔4500米的雪域高原气温骤降,四周的山上大雪纷飞,寒气穿过帐篷渗过大衣直击身体。这样的天气,请允许我用96支香烟围成一个圈,在喜玛拉雅的夜里点燃祭奠你。

你,一位特战连长,在青海跳伞时为救战友牺牲。你叫吴建,这是一个英烈的名字。

跳伞,不像坐在家里喝茶看电视那么简单。装备挂机、主伞没开、两伞两叉、伞绳故障、碰着高压电线、掉在高速路上、落在水塘江湖,任何一种情况都危险重重。

危险,对怯弱者是跨不过的障碍;而军人,你们的名字叫“勇敢”。在低空飞行的直升机上,打开舱门,纵身一跳,把特种兵的血性写在蓝天白云间。

从江苏如东的一名农村学生,成长为一名特种作战兵;从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的学员,成长为特种作战连长。无数次叠伞跳伞,无数次腿脚骨折,无数次和死神掰手腕。2012年,赴约旦参加反恐训练;2014年,被评为优秀指挥官。这是把打仗本事写在训练里,把战斗精神融入点滴中。

一个军人敢在训练中牺牲,与在战场上跟敌人拼命、在枪林弹雨中向前冲锋没有两样。2015年7月6日,你和战士纵身一跳,不幸两伞空中交叉。假如你立即飞伞,你会安全着陆,但在你上方的战士定有危险;假如你临危慌乱,你和战友都将危险。

需要对生命作出选择的时候,你解开了缠绕战友的伞绳,自己却无力回天。你帮助战士安全着陆,自己却以英雄的行为,重重地砸向地球。

那一瞬间,大地轰的一声巨响,天空划过一道流星的闪亮,山边浮起一朵圣洁的云,你在云端里向着大地微笑。

你才30岁,青春!健壮!爱笑!优秀!可你一瞬间就没有了,永远再也没有了。你曾经是儿子,有着倚门守望的母亲;你曾经是丈夫,有着梦里期盼的佳人;你将来还会是父亲,有着等待哺育的孩子。你曾经是家庭的快乐与骄傲,而如今,母亲撕心裂肺,妻子悲恸欲绝,战友苦酒掬泪。

亲爱的妈妈,头发花白的母亲,请不要扯着他的衣襟不放,请不要对着他的遗体使劲捶胸,请不要扶着他的灵柩放声哭泣。年迈的爸爸,皱纹深深的父亲,请不要一夜之间苍老呆滞,请不要只是摇头摆手叹息,请不要烟头烫着手指还不知扔。

年轻的妻子,还没办喜酒的爱人,请忍住悲伤,为优秀的丈夫再擦一次脸庞,为英雄的军人再整一次着装,为献身的烈士再做一次祈祷。坚强的妹妹,请把妈妈从灵柩前扶起来,请为爸爸端上一杯开水,请给嫂子递上一张热毛巾……

我知道,世界在这里失去一个军人,亲人在这里失去的却是整个世界。但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唯有节哀自重,才能告慰英雄在天之灵。

每个时代都有英雄。无论在什么时代,没有人有资格说,危险不该归我,苦难不该归我,奉献不该归我,牺牲不该归我。请问,假使不该归你,那它该归谁呢?因此,当我们安全地游走在街上,幸福地生活在世上,合理的拿到工作报酬,没有什么情况让我们献出生命的时候,我们在感到幸运的同时,是不是应该为时时与危险过招,处处与奉献作伴,从没照顾好自己,更没照顾好家庭,吃苦受累在所不惜、受伤牺牲义无反顾的军人群体而有所感动呢?

生死一念间,值与不值在于信仰。吴建连长是在军事训练中,为救战友而亡,为打胜仗而死,亡得有情有义,死得顶天立地。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相对于一些人为情死、为利亡、为股票跳楼的行为,谁死得其所、重如鸿毛,不言自明。吴建连长的英雄壮举,彰显的正是这个时代呼唤的军人样子,填补的正是这个社会急需的价值理念。

写完上述文字,时间正好凌晨2点49分,帐篷外雪风一直呼呼地吹,96支香烟已化成灰烬,隐约可听隔壁战友呼噜声。这是高原练兵场里凑响的一种特殊号角。在这样的凑鸣曲中,我在北纬30的坐标点上,以一个上校军官的名义,庄严地举起右手,向特战连长吴建致以崇高的军礼。

小鱼朋友发短信来说,天堂里没有牺牲。走好,我的连长我的兵,军人标杆军人魂!

二、亲爱的,你欠我一场婚礼

那一天,你从天而降,却再也没有升起。我的婚纱、我的婚礼,一并坠落。

和爱的人举行一场婚礼是今生承诺的开始,无论贫穷、富有,不管健康、疾病,我都爱你、尊重你,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

再忠坚的爱情终将面临死亡的威胁,终将经历爱人撒手人寰的生离死别。但对于年轻的我来说,这场分别似乎来得太早,甚至尚未体会“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的唯美。刚刚“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便成了一个搁浅的梦。回想爱之初的那些美好预见,如今,我只有泪流满面了。因为我爱上的是一名特战连连长,因为我以身相许的是一个早把自己承诺给军队的男人。

7月6日,你也许没有想到自己的装备会发生怎样的故障,也许没有想到偶遇的突发状况将把自己推向死亡的深渊,但你早已清楚的是不能只考虑自己的安危,你潜意识里早已埋下了舍己为人的念头。可能那句“飞伞你有危险,先别动,我来处置。”成了你生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没有人知道,当睡意沉沉袭来,她再等不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和自己道一声晚安,没有人能体会,从此以后,没有了期盼等待和起程。所有的日子都将黯淡,所有的柔情终无回应。

但,一个女人曾与这样的男人相伴,那份厚重的爱将化作恩情绵延不绝地温润她生命中的干涸和艰涩,有这样的爱包围着,即使在最黑暗的时刻,他的力量仍像高塔一样,稳固、真实。你是牺牲在战场上的勇士,从此以后,无论战场喧嚣、沉寂,我都不是一个人。

你欠我一场婚礼,我欠把我更好的部分给你。

【注】本文来自“老班长”微信推荐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amoy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