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现实,爱情无处安放

朋友丽丽请吃饭。在等人的时候,她跟我说起了关于小麦的故事。

小麦是朋友的高中同学。一次相隔十年的同学聚会,小麦意外见到了初恋男友庄庄。庄庄现在已是某个学校的校长,且刚离了婚。

重逢的喜悦和想要靠近的欲望在同学们恶作剧式的起哄和故意制造的机会中疯长,两个人忘记了一切,仿佛重新回到了初恋时光。小麦觉得自己还是那样爱他,堆积了十年的情感冲破了现实的界线,干柴烈火,两个人好上了。

可是,生活毕竟要面对现实,小麦要面对的是自己已经婚育的事实。小麦的男人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生意人。当初因为庄庄家人的坚决反对,无奈的小麦随便嫁了一个条件合适的男人。转眼生活了这么多年,谈不上爱,也谈不上不爱。

本来以为生活就会这样继续过下去,但现在她却再次见到了庄庄,已经离婚的庄庄。小麦几乎没有考虑,便飞蛾一样扑向了自己向往的爱情。她告诉家里的男人:“我遇到初恋的情人,出轨了,我要离婚!”

小麦的男人被这突入其来的变故打懵了,对小麦拳脚相加。可是怎么打,铁了心的小麦还是要离婚——小麦于是经常过着鼻青脸肿的生活。

折腾了一段时间,小麦的男人变了花样,三天两头去小麦娘家找茬,还经常扬言小麦敢和他离婚就杀她全家。小麦受不了,妥协了,她和庄庄约定不再联系。

可是已经出来的心怎么也放不回去了,小麦过着以泪洗面的日子。朋友丽丽看不过,约她出来吃饭,顺便约了庄庄,想着让两个人见见也好。

所以,我和朋友坐在了福仁居,等待那两个故事的主角。

一顿饭,我已经基本上了解了小麦。她是一个依然单纯的漂亮女人,和庄庄说话,脸上总带着少女般的羞涩表情,那种表情让谁都可以一眼看出她的满腔痴情。

可,也只能是吃饭而已。小麦的男人给她限定了回家的时间,已经打过几次电话催促。朋友们接着电话,打着保证马上送她回家,男人才歇了气。

然后大家便各自回家。

我和庄庄在一个方向,所以坐了同一辆出租车。

车上我忍不住问庄庄的想法。

他说:“其实,小麦的男人给我打过电话。那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的男人,并没有多坏,虽然他打小麦……我已经明白告诉他我退出。小麦她太任性,太不理智!人活着要面对现实的,我们今后各自会有各自的生活……”

我不知道小麦听到这些话时会怎么想。庄庄的身份和地位已经注定不会再是除却巫山不是云,他有很多可能性和选择性。他也许爱过小麦,但他绝不会是勇敢到能不顾一切带她离开另一个婚姻的男人。

面对现实,男人更多一些理智。爱是一种情绪,不爱却是现实必须。所以,庄庄的未来已经不可能安放小麦的痴情。

这个结果,我很想告诉小麦,但是我开不了口。

即使不能在一起,希望那个我爱的男人永远能爱我,这是很多女人一厢情愿的梦想。追寻了十几年的爱情,就让小麦还能保留一点梦想罢——虽然这种保留带着痛楚。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amoy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