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名留守儿童服农药身亡 曾受家暴性格孤僻

4名留守儿童服农药身亡 曾受家暴性格孤僻

  这栋三层楼房是4个孩子死亡的地点,也是他们的家。

4名留守儿童服农药身亡 曾受家暴性格孤僻

  这是4名死亡留守儿童生前居住的房屋内景,屋内有自制的秋千(6月11日摄)。

4名留守儿童服农药身亡 曾受家暴性格孤僻

  房子虽然是2012年才建的,但屋内家具非常破烂。

4名留守儿童服农药身亡 曾受家暴性格孤僻

  父母不在家中,屋内显得很凌乱。 新华社发

  11日,经公安机关调查,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田坎乡茨竹村4名儿童系服农药中毒死亡。

  记者采访了解到,4名死亡儿童最大的13岁,最小的只有5岁,系兄妹关系。9日23时许,这4名儿童被发现疑似在家中服食农药,紧急送往医院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据茨竹村村支书高华成介绍,儿童的母亲因家庭纠纷,于2014年3月外出,至今去向不明。父亲张方其今年3月外出打工,至今联系不上。

  记者在茨竹村采访了解到,4名儿童在父亲外出打工后,独自居住在2011年修建的3层楼家中。孩子的姨婆潘玲说,平时孩子食宿自理,家中尚余1000多斤玉米和50多斤腊肉。张方其今年4月为孩子汇款700元。

  高华成说,2012年起田坎乡将张方其和孩子中的老大纳入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对象,每季度保障金额为425元,2013年调整为440元,2014年再次调整为531元。警方在事发现场搜索到的银行卡显示,低保金结余3500余元。

  目前,当地政府正组织工作小组到沿海地区联系其父母回来处置善后工作。七星关区正全面排查留守儿童情况。

  深夜悲剧

  同村的村民张启付是第一个发现4兄妹出事的人。事发当晚,就在他们家旁边修房子累了的他正靠着摩托车在休息,当时已经是晚上11点多,他忽然听到张方其家房子方向传来“呼、呼”的声音。“我当时以为是有野猪,就拿着电筒跑过去看,结果就看到一个孩子倒在地上,正在抽搐。”张启付说。

  发现情况不对后,张启付赶紧打电话报警,并且拨打了120。随后,乡卫生院医生和警察赶到现场,破门而入,将孩子送去抢救,但孩子们的生命还是没有救回来。

  在村民们的描述里,4兄妹基本不出门,不仅不跟村里的大人打交道,也不跟村里同龄的孩子一起玩耍。事发当天,村里并没有发现兄妹们有什么异常情况,跟以前一样,都是关着门。至于里面发生了什么情况,就不得而知。

  辍学在家

  记者11日来到孩子们的家看到,这是一栋位于路边的3层小楼,一楼基本空置,二楼一个房间凌乱地摆放着沙发和电视,一个房间的角落里堆着3麻袋玉米,大概有1000来斤,还有一个房间放着一些腊肉。三楼是4兄妹住的地方,记者在这里发现一个木桶,其中盛着玉米饭,地上还晒着四季豆。房屋后面有一个猪圈,里面养着2头猪。

  村党支部书记高华成告诉记者,孩子们的母亲任希芬在2014年3月外出去向不明,父亲今年3月外出打工。这栋3层楼房修建于2012年,“大概花了十几万,可能是他以前在海南打工赚的钱”。

  孩子的姑姑张方友说,孩子们出事的房间里能看到他们最后一顿饭是玉米饭和酸菜做的汤,还有一个食物已经无法辨认出来。记者在现场还发现了一些黑豆和大蒜,还有一些呕吐物。

  事发现场,还能看到这些孩子在事发前把自己的作业本、笔袋子、笔还有课本都烧了。

  在兄妹们辍学后,乡干部和学校教师前后6次去动员回校上课。田坎乡政法书记胡海峰说,他5月13日第二次到他们家时,听到孩子在里面跑,但怎么敲都不开门。“我只好找到孩子二爷爷,请他随时注意到孩子情况,还叫周围的两个小孩多找他们玩。”

  然而,这些并没能阻止悲剧的发生。

  家暴和孤独

  记者采访了解到,4兄妹在家暴的环境里成长,性格孤僻。而在母亲出走不知去向,父亲也外出打工后,性格孤僻的几兄妹就如同生活在与世隔绝的孤岛之上。村里人的印象里:“这家人虽然生活在村里,但跟不是这个村的一样”。

  村民们普遍反映,4兄妹前些年遭受过很严重的家庭暴力,导致“性格很孤僻”。孩子们的姨婆潘玲告诉记者,张方其有一次殴打老大,把左手臂打到骨折,右耳朵撕裂。2012年8月16日,老大离家出走十几天,被找回家后,母亲脱掉了他所有衣服,罚他裸体在天台的大太阳下晒了2个多小时。“那天是田坎乡集市第一次开市,所以日子我记得很清楚。”潘玲说。

  张方其夫妻也经常吵架、打架。2014年3月,张方其夫妻二人因事激烈争吵,后演变为打架,任希芬被打伤送到乡卫生院输液。当时孩子们就在旁边。此后,任希芬离家出走。

  孩子们在离家1.5公里左右的田坝小学读书。老大的班主任杨小琴说,他在班上成绩中等,“性格很内向,不论是表扬还是批评,他都一言不发”。偶尔不来上课,他会叫妹妹或者同学来请假,有时候妹妹们会跟着今年读6年级的老大一起不来上课。

  今年3月,张方其外出打工,但并没有请人帮忙照顾孩子,只是在离开前给孩子办了一张银行卡,放在老大身上。从此之后,4兄妹包括最小5岁的妹妹在内,不仅生活要全部自理,还要养家里的两头猪。

  孩子们的二姑姑说,张方其本就是性格比较冷的人,在村里遇到时“你给他打招呼他就应一下,不打招呼就不说话”。

  张方其外出打工后,4兄妹辍学。此后兄妹们就好像与世隔绝。村民肖文英说,有时路过他们家门口时,听到里面有声音,但一敲门,就什么声音都没了,也不开门。周围的村民说,白天很难知道他们兄妹在不在家,因为门都是关着的。只有晚上开灯或开电视机时,才知道有人在家。

  缺爱之殇

  村民反映,孩子平时有零花钱,“有时会看到他们在小卖部买东西”。潘玲说:“今年4月张方其给孩子们的卡里汇了700元钱,第二天就被娃娃取走了。”高华成称,张方其和老大在2012年已纳为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对象。

  毕节市是我国的经济贫困地区,留守儿童现象普遍。2012年,5名留守的流浪儿童被闷死在垃圾桶里。事后,毕节宣布每年拿出6000万元设立关爱留守儿童基金。

  肖文英说,孩子们家并不缺东西,吃的穿的都有,主要是没有人来安排,没有人照顾和关心。

  老大以前曾有过轻生的行为,但并未引起重视。孩子们的二爷爷张仕贵说:“老大被打得厉害了,就叫嚷着‘喝敌敌畏,跳河’,有一次出去跳河,被旁边的金沙县的派出所发现送了回来。”

  事发至今,孩子们的父母依旧音讯全无。

  胡海峰坦言,留守儿童量大面广、情况各异,对每一个留守儿童开展有针对性的工作有一定难度。目前的关爱多侧重于物质方面,有时候忽略了心灵辅导,像这4个小孩一样极端的心里想法,应该及早发现,及时疏导。

  长期关注贫困地区儿童问题的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卢迈说,现在对留守儿童的关爱,在一定程度上陷入两难,大多数外出务工父母生活的环境并不利于儿童的健康成长或者是他们无力在城市抚养孩子,留在农村又无人照顾。除了生活上的照顾,对儿童的心理关爱尤其缺少,应引起高度重视。

  据新华社

(重庆晨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邓莎莎]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