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职称拥堵”折射学术焦虑

近日,记者走访多位北京高校青年教师了解到,可望而不可及的职称晋升、过度倚重科研论文的评价考核、教书育人全凭良心成为他们热议的话题。据了解,从过去的“博士毕业留校任教即是副教授”到如今的“讲师晋升副高都十分困难”,高校青年教师人才梯队建设正面临严峻的“职称拥堵”问题。(4月29日新华社)

“科研是自留地,教学是公家田”,喝醉的川大青年教师周鼎略带悲情地“胡说”。在当下的学术环境当中,焦虑与浮躁俨然已成为教育的现代病:在博士遍地的高校,为了能够获评高级职称,论文撰写已经成为教师的主业。为了完成任务,他们对论文数量的追求欲望远远高于对质量的坚守。

在全民式论文竞赛中,焦灼的学者用日益刷新的论文数量,在狭窄的上升空间搏杀。高校青年教师的顺利提拔,不再仅仅是通过个人努力就能够做到。评上教授,除了有实力,更要靠运气。30∶1的晋升争夺战中,既有论资排辈的苦熬,更有无休止的论文比拼。于高校青年教师来说,教授或许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愿景。

据权威机构统计,近年来,我国的论文发表数量已稳居世界第一。但从作为衡量论文质量标准的论文引用率来看,我国的排名却在百名之后。而国内某顶尖高校在世界排名当中,其科研论文引用率的得分竟然是零。这对以科研和论文为标准的职称评定体系无异于一记响亮的耳光。

“钱学森之问”犹在耳畔,而一说大师便言必称民国的现象也值得我们去反思。名动中外的清华国学院四大导师,除赵元任先生都无博士头衔。然而,他们在教学和学术研究上的成就,恐怕都是后人难以望其项背的。疏通“职称拥堵”,让青年学者能够在安静的环境中从容研究、扎实教学,才能消解学术界的集体性焦虑。也惟其如此,学术环境才能得以净化。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饶艺]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