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2》调整内容:食材被指单一 为切糕正名

《舌尖2》调整内容:食材被指单一 为切糕正名

切糕制作过程。

腾讯娱乐讯(文/邵登)在经历了前两集的美食缺失之后,采纳观众意见紧急调整的《舌尖2》第三集《时节》终于在昨晚呈现。果然,对食物的描述多了起来,抒情仅限于尾端,让观众又爱又恨的“深夜放毒”再度呈现。《时节》也成为了《舌尖》播至目前美食场面最为集中的一次,随着开篇不久后的一锅炖鱼,一场美食之旅揭开序幕:多味笋干、咸肉黄泥拱、香椿煎蛋、紫苏炒螺蛳等食物不断撞击观者的味觉神经。然而,对第一季忠贞不渝的观众又有话说了,为何每样美食都是浅尝辄止,就不能深入些吗?舌尖团队不断到全国各地挖笋、采蘑菇,我国地大物博,非要一再重复吗?质疑声虽多,但《时节》的整体大醇小疵,其创造出的独特气质值得肯定。

立意更加深刻 线索略显繁琐

美食众多,跳跃的幅度也变得更大,从东北伐木场,到浙江天目山、江西鄱阳湖,回到北京的房山,再直至台湾东部小岛兰屿,继而又向西进发,从湖南衡阳直至新疆吐鲁番……不断跳跃的人物和美食让观众产生了至少两个不适,一是迎面袭来的美食不断闪过,缺少了思考与回味的过程,看时二是略显繁复的情节线索,让观众难以直接明晰主创的意图。

《时节》在延续了此前的风格之外更加深了对叙事方式的追求,它在时间和空间上纵横捭阖,按照“春耕、夏种、秋收、冬藏”的线索进行美食的寻找,让本集故事呈现出电影化的叙事语言。尽管镜头不断在大江南北间来回穿梭,但在行走一圈后,时光也随之走过四季,食物就在时节的轮换中成就了天、地、人的交互。倘若从这个角度观察,《时节》的故事就要清晰很多。

而在立意上不断追求深刻的《舌尖2》,本集继续着对中国人生存意义的探究,无论昼伏夜出的捕螺人,还是在插秧中收获哲理的稻农何连荣,《时节》中透着农耕文明天人合一的生态,这既是中国人的与世无争,也是人与自然的和谐。

食材多次重复 观众盼多样化

《舌尖1》中即提出,美食是一种味觉记忆,《舌尖》这部纪录片由人而生,难免融入个人化的味觉记忆。如《舌尖》系列的总导演陈晓卿是安徽人,《舌尖》中的徽菜印记就要浓烈许多,但如果去追溯八大菜系的排名,则可以看出,居首的是鲁菜,而徽菜居末。尽管这并不构成对《舌尖2》的批判,却可以从侧面观测到《舌尖》创作团队的眼界不够开阔。

在《舌尖1》的第一集《自然的馈赠》中已经详细描述过的笋,在本集中再度详细呈现,尽管并未重复第一季中的冬笋、大头甜笋两个品种,本集中着重体现的是雷笋和更为极品的黄泥拱,但观众可以发现,无论找笋的过程,还是笋与咸肉的配搭,似乎都是上一季内容的复刻。而与第一季中单珍卓玛的松茸和本集第一季中湖北十堰老人的花菇类似的是,本集中又出现了一位老人,他寻找另一种极致美味——雁来蕈,一种其貌不扬的菌子。对于《舌尖》团队走遍全国去寻找采蘑菇和挖竹笋的故事,观众既心疼又忍不住苛责:“我国地大物博,明明可以集集不重样,单从这一集看,略显物薄了,还希望之后能多一些食材出现啊!”

为切糕正名 感性藏在尾端

借用一张降雨量的图表,空间从台湾兰屿转换到湖南衡阳,继而来到新疆吐鲁番,而正是因为充分的日照和适度的降雨才能造就高含糖量的葡萄,这种在画面中加入图表,继而借用图表将时空转换的方式,是《时节》叙事的一大亮点。

而讲述新疆美食的部分也是意味深长,将葡萄汁熬成的糖与烘烤后的核桃碎汇合制成的食物叫做玛仁糖,但重点在下一句“在中国其他地方,这种食物被叫做切糕。”不知昨晚有多少网友在看到这句时悄悄点击了购物网站,相信这不仅是玛仁糖这种食物扬名的一天,也将是“切糕”正名之日。此前,《舌尖》总导演陈晓卿就曾介绍,《舌尖2》中涉及了不少2012年-2013年的热点话题,比如切糕、艺考、富士康,这些关键词都以巧妙的方式被“植入”到片中,他认为这样透过美食看到的现实才更有质感。而通过昨晚的节目后网友的热议程度来看,这一效果显然达到了。

在重新燃起了观众的食欲之后,《舌尖》的创作者们不忘初心,在节目末端时,他们再度感性了一把,“在这个时代,每一个人都经历着太多的苦痛和喜悦,中国人总会将苦涩藏在心里,而把幸福变成食物,呈现在四季的餐桌之上。”你看,在流着哈喇子胡吃海塞的时候,不知不觉又进入了编导们的圈套了呢。

(腾讯娱乐)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宁丹]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