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郎奉命归队新娘独自成婚 部队授予“中国好军嫂”

新郎奉命归队新娘独自成婚 部队授予“中国好军嫂”

婚礼现场新娘一个人斟香槟

新郎奉命归队新娘独自成婚 部队授予“中国好军嫂”

蒋福兴和吴娇的婚纱照 受访者供图

烛火、香槟……

一袭雪白的婚纱旁,缺了穿笔挺西装的他。

结婚誓言用电话连线,结婚戒指是新郎的表姐帮忙戴上的。

就在婚礼前两天,身为现役军人的新郎蒋福兴接到部队通知,归队执行紧急任务。

前天中午,万州区静园路999大酒楼,22岁的美丽新娘吴娇在亲朋好友的祝福中,完成了“一个人的婚礼”。在场的400多名嘉宾,无不为之感动。

婚礼

宾客惊讶“新郎呢?他在哪儿?”

今年22岁的吴娇,是万州一家房产公司的置业顾问。

吴娇的好友小应见证了这场特别的婚礼。她回忆,当时,吴娇穿着雪白婚纱,戴着蕾丝手套,不停地招呼着亲朋好友。

戴着“新郎”胸花的,竟是一位年轻姑娘。不少亲友认出,她是蒋福兴的表姐廖良凤。

“新郎呢?他在哪儿?”宾客们无不惊讶。“部队有任务,他归队了。谢谢大家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吴娇微笑着解释。

亲朋好友都清楚,25岁新郎蒋福兴在西藏高原当兵8年,现已是一名中士。大家唏嘘、感叹、遗憾之余,更深感钦佩,心生敬重。

其实,婚礼前两天,吴娇也是哭得双目红肿。她做梦也没想到,电视剧里的情节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然而,就在婚礼前一天,她已擦干泪水,“明天我不哭,我要笑着去结婚。”

宣誓

电话连线彼此许下爱的承诺

婚礼现场,400多名嘉宾悉数落座。

当司仪宣布“有请新娘”时,吴娇牵着妈妈的手,站立在垂花门下,不断向亲友笑着颔首致意。但当司仪紧接着宣布“有请新郎”时,她顿时睁大双眼,脸上写满了狐疑。

原来,音箱里,传出了她倾心相爱的那个男子的声音:“今天,是我和娇娇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由于情况特殊,未能来到婚礼现场。在此,我向亲爱的老婆表示深深的歉意……亲爱的老婆,虽然我不能给你一个完美的婚礼,但是,我会用我所有的爱,永远守护在你的身旁,用我的生命,呵护你一生一世!”

这是4月7日婚礼前一天,倍感愧疚的蒋福兴,特地请战友用手机录制的一段简短的VCR,传给了司仪。

“老婆,我爱你!”当电话那头蒋福兴大声喊出这句话时,浸润在幸福中的吴娇早已是泪流满面。紧接着,蒋福兴的战友、领导们也在电话那头送上了诚挚的祝福。

婚礼宣誓时,蒋福兴和吴娇通过电话连线,彼此许下爱的誓言。交换戒指环节,表姐廖良凤代替蒋福兴送上结婚戒指,帮吴娇戴上。

点燃烛火、许愿,向双方父母鞠躬,倒香槟,发表结婚感言……剩下的仪式都是吴娇一个人完成。

进展

新郎获特批昨晨已赶回万州

令吴娇惊喜的是,前天上午,蒋福兴就已执行完任务,并且得到领导特批,部队安排他搭乘最快班次的飞机到成都,再转车回万州。

按照航班时间,当天下午五六点蒋福兴就能赶回万州。然而好事多磨,飞机出现小状况需要维修,直到下午5点才到达成都。他回到万州的时候,已是昨天凌晨1点过。

而在他归队后,部队得知情况,随即制作了“中国好军嫂”的荣誉证书,快递给了吴娇。

昨天下午,打开荣誉证书的刹那,一行热泪从吴娇眼中滑落。

连线

老婆受委屈了

我会加倍呵护她

“有大家才有小家,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昨天,谈起老婆在婚礼上的表现,蒋福兴感慨万千:“小娇平时性格温和,属于小鸟伊人的那种女孩。但婚礼当天,她表现得很坚强。”

蒋福兴说,他为妻子的行为感到骄傲、自豪,“能娶这样一个好女孩,是我的荣幸。其实,我心里也明白,妻子那天肯定受了委屈,作为丈夫,我觉得很愧疚。在今后的生活中,我会尽量去弥补,争取多些时间陪陪她、加倍去呵护她,我会用心去珍惜这段感情,一直白头偕老。”

回顾

两年电话QQ传相思

婚礼前两天奉命归队

和其他恋人一样,吴娇和蒋福兴的相识,也经历了朋友介绍这样的“老套”环节。

2012年5月31日,两人相约在万州福斯德广场见面。吴娇清楚地记得,蒋福兴当天穿着衬衣、牛仔裤、帆布鞋,1.8米出头的身材,微黑的脸庞英气逼人。初次见面,两人没有过多的交谈,彼此间木讷地呆坐着。

10多分钟后,见面结束。蒋福兴前脚出门,吴娇后脚就接到了短信:“美女,认识一下嘛!”没有矜持,她立马回复:“好。”

相处7天后,蒋福兴回到部队。走的那晚,吴娇答应,会一直等他回来。

然而,从相识到现在,近两年时间,两人真正相处的时间不到3个月。相隔两千多公里,除了每年的探亲假,其它时间都是通过电话、QQ和微信传达相思之情。

今年3月26日,蒋福兴的探亲假已过了一个月。看电视时,他突然说:“媳妇,我们结婚嘛。”“要得嘛!”

4月5日晚上10点半,两天后就要举行婚礼了,两家人坐到一起,正在包红包和喜糖。蒋福兴突然接到部队电话:有任务且情况特殊,需要立刻归队。作为一名戍边军人,接到归队命令的他即刻安排启程。

最初,两人也曾想过婚礼延期。但亲朋好友都已经收到请柬,有的甚至专门从外地赶回万州参加他们的婚礼,而且酒席、婚庆、鲜花、化妆都已经定下。一些长辈也提出,按旧风俗,婚礼改期不好。

最后,大家商定由表姐廖良凤代替蒋福兴娶亲,婚礼时间不变。

次日凌晨1点,蒋福兴在走出家门那一刻,眼泪夺眶而出。

扫描二维码,给“病残儿的母亲”些微温暖!

她们有一个异于常人的孩子。

她们是没有选择只能坚强的母亲。

她们活着的唯一支柱便是孩子活着,但有时,她们却宁愿和孩子一起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vernash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