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微博
重庆 > 大渝新闻 > 大渝网新闻中心 > 正文

10岁留守女童向同学施暴 扇耳光吐痰强迫舔脚趾

字号:T|T

10岁留守女童向同学施暴 扇耳光吐痰强迫舔脚趾

10岁留守女童向同学施暴 扇耳光吐痰强迫舔脚趾

小燕和小雅的伤都还清晰可见

核心提示|被扇耳光、对着嘴吐痰,被迫舔脚趾,就连睡觉时也不准说话、不准眨眼和翻身……20天内,周口商水县外国语学校三年级学生9岁的小雅和10岁的小燕等同学遭受了粗暴虐待,而实施这一行为的竟是她们的同学、同为10岁的女生小可和小琼。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如此低龄的孩子做出这件令人震惊的事情?6月12日、13日,大河报记者两赴商水县外国语学校,对此事进行了深入采访。

·
·
·
·
·
·

不堪

翻个身就被打十几个耳光

被对着嘴吐痰,被迫舔脚趾,有人还被摁着腿挤肚子、做俯卧撑……

5月22日晚9时许,商水县外国语学校三(3)班学生小雅正在宿舍熟睡。迷迷糊糊中,她翻了个身,床板咯吱响了一声。

“谁让你翻身的?”小雅耳边传来一声呵斥,她刚一扭头,一记响亮的耳光已经打在脸上,打她的是同班学生兼她们的寝室长小可,在旁边助威的,还有同学小琼。未及理论,又被小可接连打了十几个耳光,小雅捂着脸,一阵生疼,想哭,又被对方勒令停止,否则会继续挨打。

睡在小雅下铺的小燕听到了动静,但不敢看,只是调整一下姿势蜷缩着身子。可是,这个细微的动作还是引起了小可的注意,随即,她也被对方扇了几记耳光。

被打后的小雅和小燕很委屈,本想第二天告诉老师,但被小可的一句话吓得“魂儿都飞了”:胆敢告状,将被10个耳光扇死!

两人忍气吞声,但噩梦并未就此搁浅。

小雅住的寝室共有5张上下铺床,住了10名同学。从她和小燕被打没有声张后,小可和小琼的胆子越来越大,把寝室其他同学的脸挨个扇了一遍。被打原因则都是“不按规定睡觉”。

被打后,小雅和同学们选择了集体沉默,但她们的这种处事方式和态度让小可几近疯狂。

“把嘴张开!”上周的一个中午午休期间,小雅还未睡下,小可已经一脸严肃站在她跟前。小雅闭嘴抵抗,被对方拧着腮帮撕开,然后,一口痰吐进了她的嘴里。同样被当痰盂的,还有同学小鹤。事后,两人还被迫舔了小可的脚趾。“如果闭着嘴,她就硬塞进去。”

之后,小可的淫威就像家常便饭。午休和晚上休息时间,总有同学被虐待。而虐待的方式也增加了很多种,比如小琼摁着腿,小可下手挤压同学的肚子,或者强迫同学做俯卧撑。

而就在几天前的6月9日,小雅宿舍的8个人再次遭到了小可和小琼的虐待,挨个被扇了耳光。至今,小雅和小燕脸上的淤青还没有完全退去。

评价

老师说她成绩好,学生说她赖

她在作文中这样说自己:“气起来说打就打说骂就骂”

“小可是我们寝室长,很赖。”昨日下午,商水县外国语学校三(3)班学生小蕾说。和小雅同寝室的她,经常被小可扇耳光。若不是小可和小琼已被学校调整到其他班,小蕾和同学们甚至都不敢说她们一句“坏话”。

那么,究竟是什么样的寝室规定能让全宿舍人员挨个被打?同学们揭开了谜底,即寝室长小可私自制定的“三不准”:睡觉时不准说话、不准眨眼、不准翻身。

“她是寝室长,我们打报告老师不会相信,再说万一被她知道,我们还得挨打。”昨日,被打的学生向记者道出了沉默的原因。

昨日,大河报记者在商水县外国语学校找到了事发宿舍,女寝228房间。不大的房间里被上下铺床占得满满的,床上的被褥整整齐齐,整个房间没有一点凌乱。这里除了生活用品,再没有其他东西。

在宿舍生活老师眼里,小可个头比其他学生高点,话不多,但说起话来有点生硬,不像其他学生那么客气。“找我们要洗头膏等生活用品,小可从来不会自己来,都是其他学生帮她带回去。”

“她成绩不错,但有点孤傲。”小可的语文老师刘品芳说,和同龄人相比,小可相对成熟。开学之初小可被任命为班长,后来发现她性格过于自大,总是自以为是,怕她欺负其他学生,就撤销了她的班长一职。

刘品芳向大河报记者提供了小可的作文本,上面有一篇文章叫做《好动的我》。在该文中,小可坦言“自己气起来说打就打说骂就骂”。其在文中讲述了一件小事:因为家里的闹钟滴滴答答烦人,她便一怒之下动手拆散了闹钟。

昨日,记者试图联系小可的班主任,但直到昨晚截稿时也未果。

对话

大多是沉默和哭

两人同是留守儿童

父母均在外省务工

昨日,大河报记者见到了小可和小琼。刚满10岁的小可一脸稚嫩,她对虐待小雅和小燕一事并不隐瞒,但10岁的小琼并不承认,称自己未动手。

问及打人原因,小可沉默不语。记者追问是不是因为别人违反她私订的寝规,她小声辩解道:“是小琼订的。”

记者:你的爸妈平时怎么教育你的,打过你吗?

小可:(沉默,流泪,但不说话)……

记者:你爸妈在哪里,做什么工作?

小可:安徽,炸油条。

记者:你多大的时候爸妈出去的,多长时间能见爸妈一次?

小可:不到一岁就出去了,一年能见两三回。(大哭)

记者:你爸妈知道你打别人的事情吗?你给他们说了吗?

小可:不知道,没有说。

记者:你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吗?以后还这样吗?

小可:(点头,不说话)……

而据记者了解,另一名打人者小琼的父母在武汉“摊鸡蛋饼”,平时她跟随爷爷奶奶在家。她称,自己每年春节才能见父母一次。父母在家时,她若犯错误会遭到打骂。事发后,学校把此事向小可的奶奶作了通报,其奶奶让被打学生的家长“按住小可打一顿,也往她嘴里吐痰”。

【学校方面】

致歉并坦承管理有漏洞

昨日,被打最为严重的小雅和小燕的家长与校方进行了交涉。

商水县外国语学校副校长高剑态度诚恳地向被打学生的家长道歉,承认学校管理上有疏忽、有漏洞,愿意弥补对孩子的创伤。为表诚意,高剑表示对两个被打孩子每人每年给予1000元补助。对于校方的道歉,家长并未接受。

面对采访,高剑说,知道这个事后,他心里很不平静,很不是滋味,为被打的学生心痛,也为打人者感到痛心。“留守的孩子,可能心理畸形了。”据他介绍,该校是一所民办寄宿制学校,目前共9个年级20个班级,在校生1000多人,大部分来自农村,多为留守儿童。

“很震惊,我们根本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高剑说,事发后没有学生报告,学校就无法得知消息。

家长提出,事发宿舍在陪寝老师的房间斜对面,为何最近一次事发时老师仍未发现,高剑解释说情况特殊,当时陪寝的女老师怀有身孕。对于小可自订寝规一事,校方称,“不知道有这事,但绝不是学校的规定”。

【业内解读】

两低龄儿童缘何如此暴力?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小可和小琼均不是独生子女,且两人的弟弟也都在这所学校就读。平日里,她们的生活很是单调,除了在校学习,周末回家就是看电视,未接触过暴力游戏。

究竟是何原因导致这两个低龄孩子如此暴力呢?记者采访了周口职业技术学院心理咨询中心副主任、青少年问题教育专家、教育心理学硕士耿润和周口市七一路二小资深班主任王春霞。

观点

两人分析说,小可与小琼长期与父母分离,监护人年龄又大、文化素质低,不能有效地指导。在这种情感缺失和心理失衡又得不到正常疏导的情况下,孩子就会因感情饥渴而产生畸形心态,在学校与同学相处时就更容易引起摩擦,引起吵架、打架等暴力事件。同时,一些不良的教养方式也会导致孩子出现攻击性行为,比如,有的父母举止不文明,爱吵架,甚至打架,久而久之孩子就模仿父母。此外,如果家庭缺少温暖,或者父母太忙而忽略孩子、很少与孩子交流,缺少爱的孩子,往往会发展为两种倾向,一种是封闭自己内在的需要,表面上乖巧听话,还有一种就是富于攻击性,用暴力去解决问题。

“学校也有一定责任,尤其是寄宿制学校更应注重孩子的心理健康。”王春霞说。耿润建议,家长、学校和社会要“三力合一”。首先要建立良好的亲子关系,家长即便在外务工也要加强与孩子的交流;其次在学校里,老师要多察言观色,及时发现问题;再次,应充分发挥社会教育职能,为留守儿童营造良好的生活环境。耿润和王春霞均表示,孩子毕竟是孩子,一时犯错绝不是十恶不赦。当未成年人出现不良心理和行为时,只要及时、正确地疏导,就能有效地避免此类事件再次上演,帮助他们健康成长。

(大河报)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wyabelard]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