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微博
重庆 > 大渝新闻 > 大渝网新闻中心 > 正文

应否尊重生者与逝者各有的一个家?

2012年05月07日10:50腾讯·大渝网[微博]唐孝忠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一个人的祖籍,是其出生之地,是这个人的根。只要他尚在,一定会怀念,并想着回家看看,甚至有的人退休后还想返回故里。为什么?不为什么,只是想从哪里来,就从那里离去。所以,生者之根,应否尊重?

·
·
·
·
·
·

一个人终究会死去,坟墓便是其永远的居所。一个人虽然死了,躯体已经毁灭,但生者相信,那里安放着逝者的魂。于是,每到春节、清明节等日子,生者就会到逝者坟前祭拜。因此,逝者之魂该不该打扰?

这样的疑惑,无独有偶,偏偏均在河南省发生,对生者是一种震荡,对逝者呢?

河南鹿邑县66岁退休干部刘跃先想重建百年老宅,却遭到该县规划局阻止。5月1日,该县规划监察大队执法人员前去强拆而发生纠纷,刘跃先被打倒后送医宣告不治,其子刘玉斌(鸣鹿办事处在职工作人员)腰椎横突骨折(属轻伤)……

对该行政机关的强制性行为,人们可能会问:为何不申请法院执行;其强制程序是否合法;是谁先动手;发生纠纷后,人多势众的行政执法人员何立即退让以避免事态恶化?……还有,媒体报道刘跃先的老宅已有百年历史,若属实,可否准许其保护性重建?刘跃先的根在老宅,他想保护自己的根,为何当地规划部门不许可?据称不许可理由是该村已被划入规划区,村民称是因政府要搞新农村建设。不允许刘跃先重建老宅的真实原因何在?最有说服力的理由何在?

尽管如此,刘跃先重建老宅,就是为了保住一个人、一家人的根,刘家的根,该不该保护?若是百年老宅,可否作为文物加以保护?

其实,鹿邑县强拆中的人身伤害已不是头一次。据报道,2011年9月29日,鹿邑县规划局一行五人来到涡北镇小集村老汉王建家中,强行勒令其停止建房,不料双方大打出手,致使规划局一名执法人员被打成其轻伤。据村民称,被强拆是因未给规划部门交钱,且在建时不来拆除,而是等房子快建成了才来要求拆除。对于已有伤害后果的前车之鉴,该县规划部门为何不依法谨慎行事?且为何不在开建时执法,而要在快竣工了才制止?这些都不得不让人怀疑,规划部门执法中存在的瑕疵。

2012年4月,南阳市政府出台《南阳市深化殡葬改革工作方案》称:决定广泛开展墓地复耕还田(林)专项整治活动,而河南政协常委炮轰此次平坟运动,称只铲平民祖坟。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这是不是在铲生者的祖坟?生者能容忍吗?逝者的魂能安心吗?尽管逝者的魂并不存在,但我们每个生者出于不忘本,出于对祖辈的怀念,心中都有祖辈的魂,而魂也安放在坟里。

每个人活着时,最在意的是家,因为家是一家人生存之本。若一个人没了家,那还是正常的生活吗?每个人都会死,死后的归处是坟,那是逝者永远的家。既然如此,坟墓不容侵犯,生者不容许,逝者会不会不安心?

人,是地球上不容侵害的对象。人活着时,其家应当充分保护,人死后,其坟也不容乱动。这是最朴素的道理,若有人反对,那就先拿自己试试,体验一下你的感受,体验一下你家人乃至家族所有人的感受。

我们来自母体,我们永远怀念自己的母亲。我们来自祖籍,若我们出生的那个家还在,我们也无法忘记那条根,无论我们身在何方,我们始终与根始终连在一起。我们的祖辈走了,我们永远无法触摸,他们的坟墓是我们唯一可去祭拜之所,那是他们永远的家。当有一天,我们也会走进属于自己的那个永远的家。

每个人,一生有两个家。一个是活着时居住在那里的住宅,另一个是死后安放我们躯体的坟墓。对每个人的这两个家,我们该不该尊重?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wykar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