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微博
重庆 > 大渝新闻 > 大渝网新闻中心 > 正文

改革不妨从“掰指头”做起

2012年02月24日09:28腾讯·大渝网[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评论员:王自喜

“宁要不完美”的改革,不要不改革的危机。这句话不加引号,想来很多人知道出自《人民日报》本月23日《宁要微词,不要危机》一文。掰指头一数,《人民日报》有思想、有文笔,敢碰敏感话题的文章迭出,打消了我的一些想法:有些党报文风死气沉沉,其实就是吃大锅饭吃懒了,以这也敏感,那也敏感为自己一竹竿打不出一篇响文章推脱。这与当前的改革现状近乎孪生。因此笔者嚼了好文就兴奋,连夜写读后感,拙说改革,也从“拜指头”落笔贻笑大方。

·
·
·
·
·
·

改革已经说到洛阳纸贵了,世易时移,赞成的音量渐渐高过局部话语权拥有者的“不”字调,这是个难得的气场的形成。因此,现在只看改不改,怎么改了,再为“风险说”背书,只能是自说自话。改革、改良的方向肯定是指向尽可能多的人受益,这怎么会有风险?怎么改,从何处下手,倒是一个令人困惑的问题,把古今中外的改革路径都梳理一遍,恐怕也形不成规范文件。错!笔者认为,从何处下牙也不是个问题。像我的姑妈生豆芽一样,开始洒冷水,渐次洒热水,培育温度,焐出新芽冒尖的场……需要改革的早冒出了,快成老苗啦,不会认不出。比如抑制利益集团以后的奶酪(我说的是以后),吏治的改革等等。

这两方面是笔者掰指头掰出来的。不知大家注没注意,掰指头的习惯,一般是从大指姆开始,从小指头开始就很别扭,当然不排除有特殊的“手情”、国情。从制度设计上抑制利益集团的局部利益是非常必要的,对利益集团的界定不需要石头、剪子、布来落拍,那都是“老苗”了,一眼望个正着。吏治改革可以抑制腐败。吏治腐败是当今最大的腐败,我敢把这句话对着高山喊,相信有回音。

不才斗胆认为这样的“掰指头”掰出来的头改界定,正好用上胡锦涛总书记的要求:“不失时机地推进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对,不失时机,在利益集团已经赚得盆满钵满,开始集团抱团给职工买奔驰车之际,不妨照重庆的办法试一试:国有企业的利润百分之三十拿出来用于公益建设。国有企业占的是国有资源,国有资源是人民的资源,拿些利润出来,不会构成对职工劳动积极性产生成果效益的伤筋动骨。否则,就是把西方所有媒体借过来都讲不清一个道理:那就是离钱近的得钱就多(比如银行)。以此类推,离权近的获利也多。吏治之改,包括其他之改,都不是推倒重来,所以找“关键环节”很重要。千头万绪,就从改变一支笔签字开始,也许有意想不到的收效。实行领导集体会签,对很多随意就是制约。用钱不是没日没夜的事,会签不会影响效率。这对三公消费和一些腐败应该有抑制作用。有的跑官要官,看重的就是这个。尤其地、县级,把这个一“分摊”,权利会大打折扣。以此类推,弱削一把手用人权力也是自然的事了。

指头往后瓣,越来越小,越来越细。但改革是否就等着瞧,待前面几个改了再说?不是,每个指头都应开始修剪。也就是说,那些有益于多数人的改革,哪怕小,本着蚊子也是肉的哲学,每一点进步都会是历史前进的跬步,不积跬步何以致千里。还说到重庆,以前医保卡边远区县与主城不能通用。有的进了主城很多年的人,望卡兴叹。今年开始,全市统一。虽然政府重新建网络系统,花费颇丰,但方便了百姓。这样的事有资格进入改革之列。

广东是中国上30年改革的前沿,现在呢?笔者欣赏广东今年开始,社会团体注册,不需找主管单位挂靠,直接到登记机关登记。这事小吗?是小,但它却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迈出了社会改革的一步。这一步产生的影响有待观察,但定然是积极的信号。以注册一个报告文学研究会为例。先找主管单位接招就很伤脑筋,一般不愿惹这些。找着了接着是申请、填表、研究、批复。再到登记机关民政局报第一轮八个材料,再是第二轮,打住。我粗略统计,一个非营利性学会包括银行账户开下来,有60道“工序”,年老的要把你脑袋办昏,性急的恐怕要被磨平。所以广东从这里下一步棋,赞一个。只是以后还能不能进一步。比如到登记机关,必须要最低注册资金3万。资金存哪里?民政没批,开不了账户,只好找中介。中介要收几百元费不说,一把钱无缘无故存进别人的账户,总有几个月甚至半年不放心(有的要办半年)。建议广东取消这个帐上有分子钱的要求,这本来就是虚的,账号一立就取走了,没什么作用,反倒折腾人。

掰开指头,数进心头吧。每个领域无论大小都有改革的“豆芽”冒出来了,一抓一把呢。为我们,为子孙,为国家,为民族,莫等闲。这一轮,不,是一轮又一轮改革的目标,就是大多数人腰包鼓起,朝着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迈进。这有什么不可以说的,我们13亿人,第一大经济体3亿人,不成才是孬种。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wybonny]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