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微博
重庆 > 大渝新闻 > 大渝网新闻中心 > 正文

办公室政治学:岗位职责外的工作做不做?

2011年10月31日08:02重庆时报聂莎我要评论(0)
字号:T|T

办公室政治学:岗位职责外的工作做不做?

南岸区,萍子因为辞职这件事搞得很不开心 本报记者李一鸣/摄

  萍子(化名)8月底辞职的事情本来已经告一段落了,当然了,她认为她是“被辞职”的。

  但是最近几天,以前的同事依然在议论她辞职的事,还有这样的话传到她的耳朵里:她这么年轻,才25岁,就有车有房,不在乎这个工作,也不在乎这点工资,哪里会有心认真工作?

·
·
·
·
·
·

  这话让萍子再次“不平静了”。

  萍子很坦诚,她想把自己辞职的事全部说出来,或许这是一个“办公室政治学”的样本,让职场白领去体悟。

  萍子

  职位:出单管理部员工

  “不是我的工作凭什么让我来做?”

  萍子做了什么:她坚持跟业务员说这个工作不归她管

  萍子在一家保险公司工作,她所在的部门叫出单管理部,简单的说,她的工作就是将业务员谈回来的单子录入系统、初审、出保单。

  4月的一天上午,萍子正在忙着手头的工作,一个业务员过来,交给她一份保单,请她将保单扫描、再上传到电脑系统。这个工作本来也是萍子的,但是,从去年年底开始,由于萍子承担了一部分别的工作,“忙到喝水、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领导就把扫描保单并上传到电脑系统的工作移交给了另一个部门的同事。

  萍子说,于是她就告诉那个业务员,扫描保单、上传到电脑系统的事,不要来找她,并且告诉他应该去找哪个部门的哪个同事。

  萍子又说:“但是那个业务员说,他去找过了,同事说,这个事情已经还给我了,是前一天公司会议决定的,各个部门的中干都参加了的。我很惊讶!并没有人通知我呀,怎么现在又交回来呢?”萍子坚持,这个工作不是她的,“不是我的工作凭什么让我来做?就算做,至少也应该由我的部门领导通知我。”

  李总

  职位:销售管理部老总

  “这个事情本来就该你做”

  萍子做了什么:她当着领导的面将鼠标重重放在桌上

  正在萍子跟业务员理论“扫描保单、上传到电脑系统”的工作到底该不该由她来做的时候,李女士(化名)从他们身边走过。

  李女士是销售管理部的老总,萍子形容她,“50多岁,很能干的老总”。

  “她听到我们的谈话,停下来问,‘怎么回事?’,我就把这个事情跟她说了,她说,‘这个事情确实是该你做的。本来也是你的工作,后来分给了其他部门,但是昨天开了个会,会上讨论了这个事,这个事还是给你做。’”萍子说,“她说话的语气很火大,我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别的部门的领导凭什么过来对我指手画脚?我很不高兴,就跟她说,‘开会决定的事我不知道,没有人通知我。’”

  那时,萍子正一手握着鼠标,说完,她就顺势把手上的鼠标一顿,发出“啪”的一声响。然后,起身去了趟洗手间。

  “鼠标落地的声音很响,过后我想,领导、同事都会觉得我在摔鼠标、发脾气。”

  而这间办公室,是一间敞开式的办公室。

  覃总

  职位:人力资源部老总

  “你干不了就莫要在这里干了”

  萍子做了什么:她随后就向人力资源部递交了辞职信

  萍子说,她没想到,从洗手间回来,李总还在她的位置站着。

  “李总说,这件事就是该我做的,不行,就去把覃总(化名)叫来。覃总是人力资源部的老总,我不懂,这个事情跟人力资源部有什么关系?她竟然要把人力资源部的老总叫来!”萍子说,“覃总来了之后,我依然坚持我自己的观点,跟他说,开会决定这个事情给我做,但是我并没有接到我们部门领导的通知。没想到,覃总说,这个事情就是该你来做。”

  这个时候,萍子解释说,“这件事,就算是该我来做,我现在也做不了。因为自从去年底把这部分工作交出去之后,我的工号就没有把保单扫描、再上传到电脑系统上的权限了,工号没有这个权限,我有什么办法?”

  “说到这里,覃总突然说,‘你干不了就莫要在这里干了!’我也很恼火,顺口就回一句,‘要得,等一会儿我就给你交辞职信。’”

  萍子说,尽管这个火药味很重的对话结束后,覃总也缓和了语气说了句,“安排人过来需要时间,你的工作还是先继续做下去吧”,但是,萍子还是在随后向人力资源部递交了辞职信。

  程总

  职位:萍子直属领导

  “你安心工作,这件事我来交涉”

  萍子做了什么:她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以上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萍子的部门领导程女士(化名)并不在公司。

  中午,程女士一回公司就听说了这件事,她把萍子叫到办公室。随后,萍子把事情的经过跟程总说了。“程总问我,‘你是怎么想的、工作还想不想做?’我说,‘我辞职并不是自愿的,我是被迫递交的辞职信。’程总又说,‘既然这样,你安心工作,这件事我来交涉。’”

  “再后来,就再没有人提过这件事了,扫描保单、上传到电脑系统的工作也由我接手了,我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后面又发生了什么——

  程总让她带出新人

  覃总让她交接工作

  5月份,萍子所在的部门进来了一个新同事,领导交代新人由萍子来带。

  当时的萍子还没有嗅到危机,她说,“我的工作,我们部门算上我一共有两个人在做,但我们两个人承担了三个人的工作量。之前我们就跟程总提过,能不能再招一个人,程总说,总公司没有给编制,重庆的分公司就不能安排人员进来。这回来了个新人,也可以减轻我们的工作量,挺好的。”

  8月底的一天,危机来了。这天早上,萍子跟平时一样上班,可是一来单位,就被人力资源部的同事叫到了人力资源部老总覃先生的办公室,“他说,你之前也递交了辞职信,新来的人也能上手了,你好久把工作交接了?我蒙了,啥也没说。”

  当即,萍子便交接了工作、办理了辞职手续。

  “我的部门领导程总把我叫去办公室,她没有挽留我,也没有为我去跟人力资源部说一句话,只跟我说,‘你晓得,这里面很复杂。’我想,我这是被辞职!是不是我当面顶撞领导,被穿小鞋了?就是那个销售管理部的李总,当面派任务给我的那个,我当着她的面重重地放了鼠标,是不是让她下不来台?她50多岁了,虽然跟我的部门领导是平级的,但是她在公司的资历很老。”萍子说。

  萍子的郁闷

  “虽然我有车有房

  但是我一直在努力”

  萍子说,她一直认真对待那份工作,一做就是两年,多少有了感情。

  辞职之后,自己开了个网店,从原公司辞职的事情也就渐渐淡忘了。但是,最近几天,她却从原来的同事那里听到一些关于她的议论。

  “听说,领导说我对待工作的态度不认真,每天一下班就慌着回家,从来不加班。难道加班就是非要在公司加班加点给领导看到吗?只是喜欢把没做完的工作拿回家做,不愿意下了班还在公司呆着。”

  “有一回,领导叫我做个新保险的操作流程,交代两个星期做完。这是我的本职工作之外的工作,但是我每晚都加班加点的设计流程,加上周末的两天,最后我一个星期的时间就把领导交代的任务做完了。”

  “他们还议论,‘她这么年轻,才25岁,就有车有房,别人不在乎这个工作,也不在乎这点工资,哪里会用心认真工作?’听到这里,我就恼火得很,房子是我自己攒钱付的首付,一个小户型,车是家里给我买的10万元以内的代步车。难道我有车有房就不用努力了吗?这种想法也太肤浅了。”

  我们提出要去她原来的公司采访,但是萍子拒绝了,她说,“我不想这件事再生出枝枝蔓蔓。”

  岗位职责外的工作要不要做?

  人力资源专家建议

  向直属领导求助

  当职场上的人碰到萍子这样的情况,到底应该怎么做?

  一家大型文化公司人力资源部负责人万女士说,“从事情表面看,我不能因此就说她不够圆滑,或者说她辞职是领导给她穿了小鞋。我只能说,不管是管理者,还是员工,沟通都应该是彼此尊重的,不应该有过激的语言。”

  “仅仅就这个职场现象来讲,每一个岗位,都会有岗位职责,规定了哪些事是你职责范围内的事。但同时,任何一个岗位的岗位职责最后一条必定是:‘部门领导交代的其他工作’。这句话不是废话,就是告诉你,实际工作不可能界限分明,总会有一些灰色地带,有一些临时分配;也是告诉你,如果别的部门领导来交代工作给你做,正确的,或者说聪明的做法应该是,向你的直属领导寻求帮助。这个工作,我到底是接受、还是不接受,跟直属领导作有效沟通。”

(重庆时报)

加载中...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wyhuag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