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微博
重庆 > 大渝新闻 > 大渝网新闻中心 > 回响周刊157 > 正文

“民风彪悍”的背后是旅游利益分配不均

2011年10月28日10:42腾讯评论我要评论(0)
字号:T|T

十年间凤凰县旅游总收入增长120倍,村民收入增长3倍

凤凰县所在的湘西州、以及另一个风景区张家界市,在湖南的地级市人均GDP排行上位居末两位。丽江、大理等云南著名景点,在全国都排在末尾。在发展速度上,这些集中精力发展三产的地区并不比别的地方有优势。以凤凰县为例,2000年凤凰农民人均纯收入为1164元,2010年,增长到了3459.65元,相当于10年前的3倍。这个速度,比湖南全省农民人均纯收入的增长速度略快一点点,但仍低于平均水平。

·
·
·
·
·
·

而另一方面,一个让人惊讶的数据是,在2000年,凤凰全县实现的旅游总收入才不到2500万元,而在2010年,这个数字达到了30.02亿元,10年间,凤凰县的旅游收入增长了120倍以上。考虑到凤凰仅有36.92万人口,从绝对量来看,一年30亿元的旅游收入对凤凰也极其可观。假如摊到每个人头上,就是相当于光是旅游业就能给每个凤凰人带来差不多一万元的收入。

然而,事实是,即便旅游业已经带来如此可观的总体的收入,但凤凰县农民人均纯收入就只有3459.65元。很显然,发展的成果并没有十分公平地分配到所有人头上。所以,才有了感动无数网友的带着弟弟上学的留守女童。

政府主导的模式,让旅游利益分配失衡

民族村寨旅游区的开发利益无法让所有人均沾,在中国这其实是常态。原因主要是以下几点:

除少数处于开发初级阶段且自主开发的村寨外, 多数村寨旅游开发的大部分经济利益不属于村寨;民族村寨的旅游资源产权往往也未得到明晰, 村寨和村民难以通过产权入股获取旅游收益;在景点开发的过程中,村民参与层次低,多为非技术、低报酬的工作,极少介入管理和决策层面;旅游开发社区获益面不大, 旅游利益分配不均衡,一般只有少数村寨和村寨内的少部分人能介入旅游而获益,由此导致的村寨之间、村民之间的利益冲突日益显现。

例如贵州从江的岜沙苗寨的旅游开发,就是一个政府主导,村民被动参与的项目。在门票分成中,村寨约占15%,剩余的则分属旅游局等政府相关部门。

再比如,广西桂林的村寨旅游是政府加开发公司主持开发的,门票收益村寨占20%左右,其余分属公司和政府有关部门。

利益分配不公,导致人人都想竭泽而渔

对于村寨旅游业的利益,如果先下手的可以分得更多,如果权势大的可以分得更多,如果采用坏手段的可以分得更多,那么人们岂能不竭泽而渔,杀鸡取卵?谁还会安心把蛋糕做大?

许多网友声称,“穷山恶水出刁民”、这些地方自古以来民风就凶悍、就带着一股“匪气”。而沈从文在《边城》中描绘的淳朴民风,只是一个假象。一旦有追逐利益的需要,这些人的“本性”就会显露出来。

“民风彪悍”,或许确实是这些地方民众行为大胆的其中一个原因,但绝不会是最根本的原因。追逐利益,也不必然会导致“穷凶极恶”。真正的原因,就在于利益分配不公。

相关专题:

回响周刊157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wybonny]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