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微博
腾讯大渝网 > 娱乐频道 > 文化新闻 > 正文

《男根山》:女人骨子里的爱恨情仇

2011年09月05日14:37腾讯·大渝网徐婷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对女性存在意义的考量正在悄然蔓延,对女性的评价的确暧昧。男人如何看女人,女人如何看男人,男男女女,看与被看,没有对和不对,好与不好,一切只是罗生门。这个情形有点类似于早年间李碧华的《青蛇》,男人反映索然无味,女性则兴致勃勃。

·
·
·
·
·
·

长篇小说《男根山》,这个题目看上去犀利地有点刺目。未看此书时,生怕它是哗众取宠,扰人清梦。然而张望进去,却着实别有洞天,它是另一本《紫色》,干干净净。

小说通过表现奕华母女、上官母女以及奕华身边其他女性的命运,穿连起整个中国现当代的更迭,笔意连绵,直至当下。必须说,这个结构极其漂亮,也极其委婉,环环相扣,玲珑剔透,联缀如玉连环。文学对这种历史感的表达,往往很不女人,无论是视角还是文字,都暗示着男性主宰的霸气外露。但《男根山》刚好不同,表面看来,这是一个女子成长的历史,但实际上,这是一部女人眼中的历史。女人的命运在百年中水煮沉浮,煲成一锅五味杂陈的汤汤水水。仔细看去,书中牵扯的岁月又岂止百年——往前看,五千年来中国女人的命运从暗处浮现出来,再往前,就是崇拜生殖的原始。

女人的魅力往往要由男人赏识和评定。不错,市井小女子姚俐俐得到了出身富贵人家的奕华父亲的喜欢,他把她比作《红楼》中的女子,尽管只是最不上台面最不成气候的“晴雯的嫂子”,然而他喜欢,他刚好喜欢。甭管庸俗还是低贱,她是他的菜,就这么简单。有多少女人,一辈子活在“他喜欢”三个字上。不是奕华风华绝代的母亲输给品相皆差的姚俐俐,而是女人输给男人。哪怕她再强大,再完美,如果不对他的味,都是一潭死水。里面潜在的逻辑是:女人必须得到男人的欢心,然后才能赢得自己的尊严。张爱玲说的尖刻迫切:“一个女人,倘若得不到异性的爱,就也得不到同性的尊重,女人就是这点贱。”

《男根山》反思的姿态不同于《第二性》,前者更感性。主人公奕华被自己的性别深深伤害。性感是奕华的负担,一生都在跟自己的性感作斗争。她有时张扬性感,有时又刻意掩饰,当她老去,困扰她的这一问题也随着她身躯的衰老而不复存在。母亲、大姑、上官老师姐妹、姚俐俐的苦难经历让奕华在成长过程中痛苦而惶恐,而父亲的出轨、林肯的远走和老乔带给她的屈辱,更加深了她对男人的不安。最终,她想要背叛自己的性别,超越自己的性别,成为雌雄同体的“超”人。但具有反讽意味的是,她一辈子的离经叛道,只不过赢得了几个男人的关注,这种仰慕,很大程度上,是对她身体及这个身体所代表的女性性感的垂涎。只有改用“男根”这个名字之后——作笔名都不够,连户口都改成这个难以启齿的名字——她才真正获得了话语权。她想要的,是男人一般的权势,为此,不惜把自己从女人这个性别上剥离出来。奕华能够通过“男根”这个名字离开自己的性别,却不能遗忘女性的屈辱。什么时候男女能够实现真正的平等?女人对女权越是张扬,越是说明自己是男权世界的弱势群体。

在吴景娅笔下,男女之间似乎很难达到阴阳调和的状态,更多的,是刀光剑影。小说里的“八寸王”是一个符号,祸害女人,最终被女人置于死地,“东女国王”同样也是一个符号,对男人绝望的女人,他们并非生活在传说中,而是深深镶嵌在历史之中,成为中国男女的潜意识,时时发作。《男根山》里,男人带给女人的,往往是无尽的伤害,肉体上的,以及精神上的。这本书里没有一个女人能全身而退。奕华母女,上官母女,甚至神秘的卡卡姑娘、高干子弟南丁,都曾被男性不同程度的戕害过。

《男根山》是女人对自我的书写和认知。女人到底是一个身体,还是一种精神?文中出现的亦幻亦真的“素莲”或许是女性最好的写照,它确实存在着,但它的美好永难企及。

推荐微博


  • 四川省作协主席


  • 四川作协副主席


  • 作协党组书记


  • 重庆作协主席


  • 诗人作家编剧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wymaggie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