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微博
腾讯大渝网 > 娱乐频道 > 文化新闻 > 正文

《男根山》,女人书

2011年09月05日14:34腾讯·大渝网石磊我要评论(0)
字号:T|T

重庆到杭州,直线距离1320公里。在千里开外,翻开扉页,像是飞行在云端,西部的那些山川城镇,古老与繁华,迷幻与现实,扑朔;合上书,故事里与现实中的那些人,都异常真实。因为距离,空间加上一些时间,反而真切,反倒更加懂得而明白。

·
·
·
·
·
·

开篇,主人公奕华在45岁那年改笔名为“男根”。恨沉寂,甚至直接改名为“男根”。取新户口那天,换了近似于LadyGaga版的出位新造型。“宁可摧毁一切,也不能就着平庸。”这种决绝的姿态,虽然带着某种寒意,却有种亲切的熟悉感。千里之外的那座城,住着一群敢爱敢恨的男女。温软如玉者固然美好,但读懂玉者甚少,总也有费解;大爱大恨者,简单而清晰明了,这便是直线距离1千公里的遥远。书中人,是鲜活的,有着显现的真实。

《男根山》前半段,充满了魔幻现实主义的基调。亦梦亦觉,亦真亦假,像是现实和梦魇混和在一起。作者描述的“男根山突然在妮儿河中拔地而起。很唐突,没有任何预告、铺垫,山已耸立。像一根形神兼备却孤独的男性生殖器,离开地,直逼天。”没有退路的真实感,把自然力量描述得如此强大,以至于读者理性的力量远不足以区别魔幻和现实。于是魔幻就是现实,现实就是魔幻。

有南亘山中,“出阳石”岩下的大姑、二姑、三姑,土著男女悲壮的“拜桅子”,上官老师的拼死保护“桅子”,最后到奕华父亲的跳崖,为父立“桅子”。奕华的童年,早早就认识到“女人谈及男人,哪怕鸡毛蒜皮,都又风趣又丰富,妙语连珠。而女人一说起女人,除了刻薄,就没有其它的智慧了。但,听到说别的女人的坏话,女人又是受用的,哪怕与那人无冤无仇。女人的天敌就是女人吧?”,而对于男人,她又了解得太少“她真的无法搞懂男人是怎么回事?男人的世界是怎么回事?本来父亲是可以帮助她的,至少,父亲可以成为一座桥梁,让她走向男人世界时没那么多恐惧。但,父亲消失了。父亲是作为一个至关重要的男人标志消失的。”而少女时代,在同样神秘的丹巴,遇到鬼魅的卡卡姑娘,被预言“可怕的美人”。……

随着作者的笔触,体会着女人的每个年纪。有个性,更有共性,所以女人会更懂得女人。

“这个骨子里对一切缺乏信任的女人,更别指望她能相信奇迹。可恶的是,她的悲观情绪是能传染的。”

“奕华离所有的女人都很远。她最烦女人表面上勾肩搭臂状似姐妹,背地里又嘀嘀咕咕,恨得牙都磨出血。在她看来,女人都是些不用化妆的演员,包括她自己。天生会装假、作秀、泪水涟涟。”

“奕华发现自己对男女关系已持很绝然的悲观态度。也发现,对上官子青渐渐存有隐约的抱怨。过去,曾以为自己是控制情绪的高手。但上官子青更在她之上。一个女人怎能做到如此不喜形于色呢?女人可是感性动物啊。”

[责任编辑:wymaggie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