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微博
腾讯大渝网 > 娱乐频道 > 娱乐图片 > 正文

作者自序:男根山的实与虚

2011年09月05日13:47腾讯·大渝网吴景娅我要评论(0)
字号:T|T

作者自序:男根山的实与虚

“男根山”的实与虚

2009 年的春天,我与一群朋友来到位于南重庆的綦江。这里以盛产农民版画和东溪美女著称,时常令人为之动容。那些田野工作者们的版画语言,一不小心就与当今世界艺术最先锋的东西撞了个正着;而东溪生生不息的美女与那里清澈的河水、石桥以及树冠盛大的黄葛树,都具有不可思议的、顽固的基因密码。但,我只不过与它们擦肩而过,更如一枚身不由己的石子,被上帝之手扔向了綦江永新的万亩梨花海洋之中。

·
·
·
·
·
·

那真是海洋。梨花从一座山向另一座山行进,谁也无法阻挡这白色的脚步,即便是遭遇沟壑,白色也不过顺势而下。春天的薄雾在山谷间弥漫、飘浮,让远处危险的悬崖也更像是审美意义上的优美线描。我被这大自然深厚的宽容感染,却不知它只是即将到来的一切朦胧的序曲而已。

夕阳西下,我站在了中峰镇一座破庙前的石柱子下。石柱子两三米高,直端端地向暮色的天空插去,令人惊愕。有人告诉我,它并不是普通的石柱子,而被当地人称作“桅子”,即一种男性生殖崇拜的图腾。

中峰镇地处渝黔交界的莽莽大山之中,山岩峭壁间,或呈U 型蜿蜒的河道上,处处可见“桅子”们的身影。它们最早的该是远古僰人巢居、穴居此地时凿岩而刻的。千百年岁月摧残,仍历历在目。

据说,男性生殖崇拜始于母系氏族社会向父系氏族社会的过渡时期。可以想见当时的女性是拽着怎样的一腔无奈跟上时代的脚步,并激活母性天生的大气概挥手向男性致敬的。而这样充满着远古女性情义的“男根山”在中国乃至世界各地,还有多少呢?我很好奇。

我身处的破庙位置极高,有一种被春风拎在半空中的奇迹。看到了翠竹弥漫的清溪河咫尺天涯般的在眼皮子下流动,让我对它“阴阳合”的图案一目了然却又不敢相信:老天,大自然真敢这样在光天化日之下肆无忌惮地交欢么?

我内心隐秘之处被如此巨大的图案震撼与启动了,也被如此巨大的对抗与和谐所困惑与引诱。而耳边却一次次被山下载重货车爬山发出的吼叫声所干扰。这些大家伙们承载的将是去填埋当今人类欲壑的物质,物质总是大过承载,总把大家伙们压得气喘吁吁。于是,它们的吼叫往往尖厉,往往响遏行云,浸入我们的大脑、骨髓,渐渐被我们接纳甚至消化,我们也变成了大家伙,埋头,爬山涉水,忘了思维。在到处晃动着“桅子”影子的中峰镇,我突然看到了存在于冥想世界中的那座“男根山”:它的神秘、不可一世以及摇摇欲坠。它会不会真的就存在呢?会在哪里?

我的探索,与大家伙无关,与难填的欲壑无关,不过是像担忧一颗星辰的命运一般来担忧漫无边际的问题,比如男人的消失和许多的消失。我渴望答案。

从2009 年10 月动笔到2011 年春节前真正的完成,一直在苦与累、肯定与否定间挣扎。感谢住在天堂的父亲给了我勇气与信心,让我最终战胜了徘徊。

在此,还要衷心感谢在我写作与出版过程中给予我真诚帮助的出版界、评论界的老师和朋友们,我一一铭记在心,并化作向善的力量,继续前行。

吴景娅

2011年4月于重庆

推荐微博


  • 四川省作协主席


  • 四川作协副主席


  • 作协党组书记


  • 重庆作协主席


  • 诗人作家编剧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wymaggie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