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微博
腾讯大渝网 > 大渝新闻 > 大渝网新闻中心 > 正文

女子手臂骨折躺在街头呼救 市民围观无人救助

2011年08月29日07:47重庆时报邹宇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25号冉女士出了车祸,躺在地上,看到围观者的脚一会儿离开,一会儿又有新的脚挤进来,可没有一个人帮她打救命的电话…

女士手臂骨折躺在街头呼救 市民围观无人救助

沙坪坝区肿瘤医院,受伤的冉女士在医院接受治疗 本报记者 李文彬 摄

时隔3天,冉女士躺在医院骨科病房里,仍然无法释怀。25号她出了车祸,躺在地上,看到围观者的脚一会儿离开,一会儿又有新的脚挤进来,可没有一个人帮她打救命的电话。

她说,身上的伤只是需要疗养即可恢复,心里受的伤,不知道还能好不……

·
·
·
·
·
·

事情是25号发生的,当天,天气预报的最高温度是37℃。中午11点过,35岁的冉女士骑着助力车到沙坪坝杨公桥加油站时,发现前方堵车。

“我放慢了车速。”冉女士说,当时气温高,自己的车挤在堵塞的车流中,她戴着头盔觉得脑壳直冒汗。

冉女士发现,一辆大型搅拌车停在她右侧。搅拌车没有熄火,发动机“嗡嗡”地响着。冉女士抬头瞟了一眼,她骑在车上,只比车轮高出一点。

突然,搅拌车动了起来,车轮朝着冉女士的方向压来,冉女士和助力车当即被车轮推倒,她的手臂一下被助力车把手扭到身后,骨折了。

“哎呀,压住人了,救命啊!”冉女士喊了起来。

搅拌车司机发现出了险情后,急忙停下车。冉女士一动不动躺在地上,头在头盔里歪斜着,脸朝下扑着,身子也如麻花般扭曲着。

第一次希望

有男子问“要不要帮你打电话”

“隔了一会儿,没有人来问了,我身后的尾箱也没有人靠近”

冉女士疼痛难忍,一边呻吟着,一边喊救命。就在这时,头盔上方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你的电话放在哪里的?要不要我帮忙打电话?”

冉女士忙说,她的电话放在包包里,包包就在车的尾箱里。冉女士说,尾箱就在自己的身子后不远处,如有人去打开,她还是能感觉到的。

可是,“隔了一会儿,没有人来问了,我身后的尾箱也没有人靠近。”

第二次希望

身边站了一圈人 “求求你们打个电话吧”

“我能看到他们的脚,距离我大约1米远,就这样看着,隔了一会儿,就有人走了,又有人挤了进来”

冉女士努力往上昂头,透过头盔的保护镜,看到自己身边站了一圈人,“我能看到他们的脚,距离我大约1米远,就这样看着,隔了一会儿,就有人走了,又有人挤了进来。”

“我求求你们,给我的家人打个电话吧。”冉女士说,自己趴在地上,左手臂被折在背后骨折了动不了,另一只手被身子压住,已经麻了,软软地没力气。

当时地上温度很高,地面很烫,冉女士觉得自己完全吃不消了,只有不停大声地说着:“求求你们帮我打个电话吧,电话就在车的尾箱里,上面有我家人的电话号码!”

冉女士在私企做销售,她说自己时间观念都很强,“记得我趴在地上大约有20多分钟的时间,都没有人再来问自己,而身后的箱子也没有人打开。”

第三次希望

警察发现后急忙打120送进医院

“幸好只是骨折,没有出血,要是受伤再严重一些,命还能保住吗?”

趴在滚烫的地上,又不停地喊话,冉女士的嘴唇起了一层皮。

终于,一个警察跑过来,看到受伤倒地的冉女士,急忙通知了120。冉女士后来得知,这个警察也是看到堵车后赶来疏通时发现了她。

急救人员很快把冉女士抬上救护车,而交巡警则把后备箱的包递给了冉女士,“我看到包都是关好的,确实没有人拿我的电话报警。”

送到医院后,护士才帮忙给冉女士的家人打了电话。

“我也是下午1点过接到电话。”冉女士的丈夫江先生说,自己急急忙忙赶到医院时,才得知车祸发生已经两个多小时了,“幸好只是骨折,没有出血,要是受伤再严重一些,命还能保住吗?”

经过诊断,冉女士是肩胛骨骨折,韧带断裂,大面积软组织挫伤。搅拌车司机垫付了医药费。

冉女士很迷茫:

“这次伤透了心,今后还做不做好事?”

冉女士有个11岁的女儿小钦,在沙坪坝读小学。“妈妈可爱帮助人了。”在医院病房,这个胖乎乎的女孩说。

小钦记得,一次在三峡广场,有个人中暑晕倒了,也是母亲上前帮忙,直到中暑的人恢复正常后才离开。

一边冉女士的侄女王染也说,有一回在超市,一个人被打倒在地,都是阿姨上去帮忙把人扶起来,隔开了打人者。

这件事让女儿小钦很迷惑

“母亲告诉我,做人就要做善良的人,她说好人有好报。”小钦说,所以妈妈遇到这件事,也让自己感到迷惑。

躺在病床上的冉女士打断女儿的话:“不能这样想,当时这些人不帮忙,可能有自己的想法吧,而我们做人不能因此而改变自己的立场,要继续做好事。”

老公说她过段时间会想通的

冉女士说,她喜欢看报纸,经常把一些做好事的新闻告诉女儿,告诫她要做个好人。

“我觉得我们只是小老百姓,做不成惊天动地的大好事。”冉女士看着自己的女儿说:“我们就做点小好事就可以了,在车上见到老人要让位置,看到有人遇到困难,而自己能帮助的就帮忙。我平时生活中十分注意这点,带着孩子一起时更注意。”

说完这些,冉女士侧过头,久久地看着床边的一面白色的墙,喃喃地说:“我今后还该不该继续做好事?”

“她这次确实是伤透了心。”江先生说,不过,过段时间她自己会想通的,毕竟老婆是个好人……

(重庆时报)

加载中...

相关新闻:

“天津版彭宇案”二审开庭 双方各执一词(图)

女白领公交车上遭咸猪手 微博求救智退色狼

小偷进屋盗千元 逃跑时摔断腿向失主求救

儿子见义勇为牺牲 快6年了当事女孩杳无音信

82岁老人梯坎上摔倒头破血流 路人纷纷援手

轿车深夜陷路边坑 有人溜了有人要钱有人援手

主城渐冻人感动了我 众多热心人愿意伸出援手

大渝社区:

路上有人跌倒,你还敢扶吗?

[责任编辑:wygucci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