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微博
腾讯大渝网 > 娱乐频道 > 娱乐图库 > 正文

重庆女作家吴景娅长篇处女作《男根山》发行

2011年08月26日10:13腾讯·大渝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下一张
 
点击浏览下一张
点击浏览大图
点击浏览大图
点击浏览大图

2011年中国文字最美的情爱小说 极具个性的锋利与文学的绚丽……

【书讯】

ISBN :978-7-229-03833-5

作 者:吴景娅

定 价:32.00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1.08

页码:320

字数: 200千

【故事梗概】

本书是一段被男性图腾缠绕的故事,具有一种超现实主义的寓言风格。女主人公生于中国的六十年代,长于七八十年代,活跃于二十一世纪初。这些中国的敏感时期也是中国两性关系最震荡、裂变、风云变化的年代。奕华成为了这个时期女人的符号:无所适从、性格矛盾、多重性、自我夸大却又自我摧毁。她周边的男女成为了她考察两性关系的参照系数:革命者的大姑、神秘的丹巴女人卡卡姑娘是男权恶势力残害下的牺牲者;小奶奶与南丁试图以奉迎的姿态走向男性世界,却并未分到一勺欢欣的羹;母亲以自己的聪明、才智在男性世界里寻找尊严,换来的却是自己彻底的孤独;无耻而热烈的姚俐俐以貌似放荡的姿态亲近男人,面临的也是男性以离婚、不辞而别、死亡等方式的抛弃。而男人们的命运也好不到哪去——正气浩然、儒雅、体贴温柔却怯弱自私的父亲,被不公平的岁月与强势女人扭曲了的老乔、林肯、林一白,同样在两性血淋淋的战斗中一败涂地。面对这些凄惨景象,徘徊干女斗士与战俘角色间的奕华一直在努力寻求第三种道路,那便是,男女并非是先天对立的两极,而是先天的雌雄同体。男女之间不怕任何激烈的你争我斗,只须包容彼此的存在,尤如大千世界里对每一种善或恶动植物的珍爱,因为它们代表着地球的秩序、完整、唇齿相依。

·
·
·
·
·
·

作者对自古以来的男女神秘关系有着独特的探索与思考,这种思考与以往的女作家如杜拉斯、伍尔芙、张爱玲等有所不同,作者许多对生命、生活、情感以及两性文化的感悟带有21世纪女性的先锋气息和颠覆色彩,是一部很中国的诡谲、纠结的情爱小说,是一个女人对百年来女权运动最坦诚的反思,是当下极具个性与文学魅力的读本。正因为有这些特别,才凸现该小说作为女性文学的独有价值——它不但表现了一个女人如何在绝望中成长,更表达了对男性是否会从生物意义与社会意义上消失的深切担忧,还表示出对男女之间能够寻求到共存之路的坚定信念。通过该小说,沉浮于两性混战中的男女们,或许能梳理清楚两性战争的善恶真相,去接近人生时间深处的谜底。

作者简介】

吴景娅,西南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中国作协会员,重庆作协散文创委会副主任。已出版散文集《镜中》、《与谁共赴结局》、《美人铺天盖地》。获得第四届冰心散文奖。现任重庆新女报传媒副总编。

精彩书评】这是一部在喧哗浮世间需静心阅读的书。景娅在繁复而曲折的情节中,讲述了一段被男性图腾缠绕的故事。那荡气回肠的隐秘与残酷,宿命般限定了人性的悲剧。小说展现了西部特有的自然山川和诡谲风情,以优美的文字穿越了行进在历史长河中的每一个人物。 ——作家、首届鲁迅文学奖获得者赵玫

吴景娅的视角是独特的,她描述了个体生命在自我失控的境遇中所特有的孤独与茫然,并在两性关系的驳难中,进一步确证了人性残存的亮色。也许,一切都在衰朽,在崩败,但能够拯救人性的,正是人性内部升腾起来的这一丝微弱的光。 ——谢有顺(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男根山》讲中国过去几十年、几代人的那些事儿,但是笔墨欲重故轻,读起来像是在听远在天边的灰色演义,却又真真切切贴近尘世。男根山的自然、人文景观独一无二,想象绝对大胆到位。《男根山》中的女人们是与“男根”相对立的个体,通过各种政治环境下各阶层的、各具背景的、各具个性的诸多女人,多视觉、多层面体现了女人性格中受“男根”引力作用的影响而与生俱来的天性弱点,解析独特、笔法亦男亦女、态度亦怜亦烦。时有很具悟性的点拨。然而点到为止,精彩大气。故事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是真小说!无论是佐下午茶还是供论坛争吵都是上品。——德国波鸿鲁尔大学东亚学系中国语言文学部Ping Li-Marx

【编辑推荐】

当代女性主义文学巅峰代表作

一段被男性图腾缠绕的故事

最好读的长篇寓言小说 最动人的两性情爱悟语

【精彩章节节选】

其实,南亘山这地方真正的名字就叫男根山,因那座山而定。改名,还是1965年的事了了。当时,来了一个上海人当县委书记,说:我怎么觉得这个地名如此粗俗呢?男根山就改作了南亘山。爱好舞文弄墨的书记对自己取的这个地名颇为得意,还专门写有文字诠释,其中有:“西南之土,山貌诡然,衣食父母,是为亘古”云云。

但除了奕华的家人(她父母也是上海人),小城人从不忌讳说出男根二字。更有人,直接叫男根山为“鸡巴山”。改名后,这里的人,说的写的地名仍是习惯中的男根山。书记私下里对奕华的父母抱怨:这是落后地区的落后意识。他有些难以理解,这里的人为何从不抱怨他们生在了这么个地名都难以启齿的地方,甚至还感激呢。?偶尔,奕华内心深处也会涌动出这种感激的,尤其是成为作家后。因为南亘山,是一个多么神秘而美丽的地方啊,像假设的天堂。

第一次坐飞机飞过南亘山,奕华才真正把这里看得一目了然。

南亘山是没有退路的地方,被四面大山死死围困,只有左边笛山悬崖上凿出的一条公路才能通向外面的世界。南亘山像渝都城的某种遗弃,孤儿似的被扔在了大山之间,凹下去,凹成一个水土肥沃的平坝子,恍若北方。但刚让人松口气了,那座山突然在妮儿河中拔地而起。很唐突,没有任何预告、铺垫,山已耸立。像一根形神兼备却孤独的男性生殖器,离开地,直逼天。

它,天生就该叫男根山,怎么去改?

那山的确很孤独:三面都是万丈绝壁,赭色石崖。被太阳一照,没有鲜亮起来,反而暗下去,呈深紫,有时又呈深咖啡色。而从另一个角度看,山更像一柄古铜色的利剑,凶光毕现,不可一世,没什么能与之抗衡的。绝壁之下,是密实的竹林、芭蕉林和桑树。竹林黑压压的,像被浓墨浸泡过的云烟,把山脚的每一寸空隙统统塞满;芭蕉林兵荒马乱似的,像热带雨林的克隆。只有绿意盎然的桑树是温柔的景象,尤其是嫩叶儿刚爬上枝丫的那几天,像处子四处张望着的脸子,清纯又多情,向着妮儿河抛媚眼哩。是的,它在山与河之间,达成了谅解。

妮儿河时而烟波浩淼,时而盈盈一握的孱细。却总是绕山而行,成罕见而神秘的Q形,然后汇入嘉陵江。

妮儿河的名字也是有意思的。当地人习惯文绉绉地称女性生殖器为妮儿。有个段子说某男子趁着哥哥出门,向嫂子求欢。问,嫂子也(此字为口旁加一也),想我不?嫂子答:嫂子不想,妮儿想。

妮儿河的水从哪里流出来?是从男根山里流出来的……小城人喜欢这样地自问自答,并为此推测感到兴奋和刺激。不是么?女人的一切本身就来自男人啊。如果说夏娃是来自亚当的肋骨,那么象征女性的妮儿河来自象征男性的男根山,不也是天经地义?

小城人还有个佐证,证明着山与河的关系:每月十五,如果有月,月亮的力量会把山细长的影子,投进妮儿河的入江口。那夜,不过才八点左右,男根山就像一只大脚踏中江口的命门,毫不犹豫。它把江口变得比深夜更黑,伸手不见五指。水,疯也似地打着旋子,湍急,一口气憋不过来了,就厉吼,小城人叫作“阴阳欢”。

小城人白天有人划船去江口,是送客去嘉陵江边,转机动船下渝都。夜晚却少有人去。如果去,便是一次特别郑重的行动——“拜桅子”。

江口水中央有一石,形若女体,上立两根3米多高的石雕,把男人的那玩意儿雕刻得惟妙惟肖,连勃起时的条条青筋都历历在目。据说它们都是唐开元年间就耸立在这里的,风急浪高上千年了,却纹丝不动。它们神圣而强悍,有无尽的能量。拜它们的人,只要心诚,几乎是有求必应。因此,这个形若女体的江中石又被称为灵应石。

但到这里“拜桅子”却有着苟刻的条件:必须是天寒地冻的正月十五。求事的人必须赤身裸体。如果是求子嗣,拜祀的男女需在“桅子”前交欢,高潮叠叠。灵应石一夜只能接受一桩拜奉。所以,小城一些老人死前都会留下遗憾:等了一辈子,也上不了灵应石。

这些事,自然很古老了。解放后,打击上灵应石“拜桅子”的行为如同打击卖淫嫖娼,。“拜桅子”便绝迹了。

小城人私下却说,其实他们天天都在“拜桅子”,谁让他们抬头就见男根山呢?山,耸立在小城人的眼前,不分昼夜。看久了,小城人便会去想山上的事情。山顶是非人间的,除了一些疯长的巴茅草和小灌木,几乎什么也不长。但生出了玉色的花岗岩,成弧形,像一只硕大的碗倒扣在了那里,与白云星辰接壤。

那岩石,洁白光滑,没有寸草的打扰,比男子最优质的“龟头”还清白,小城人称它为“出阳石”。

相关新闻:

《男根山》不情色 吴景娅长篇处女作亮相书展

女作家吴景娅新作《男根山》 上海书展引热议

《男根山》创作灵感来自綦江一根石柱

推荐微博


  • 四川省作协主席


  • 四川作协副主席


  • 作协党组书记


  • 重庆作协主席


  • 诗人作家编剧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wytinazh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