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微博
腾讯大渝网 > 大渝网新闻中心 > 大渝时事 > 正文

女童被关阳台跳楼觅食续:已随生母回到香港

2011年07月12日08:18广州日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饥饿女童”随母亲回到香港 母女已分离4年

童童的生母戴着口罩来到广州市番禺区洛浦街办事处。

“饥饿女童”随母亲回到香港 母女已分离4年

生母来广州接童童。

“饥饿女孩”生母与生父达成协议将童童暂带回港 两个月后再商讨监护权

生母林女士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 称四年来前夫家人阻挠其与童童联系

昨日下午5时左右,在避开所有媒体记者后,“饥饿女孩”童童生母的林女士前往番禺救助站见到近4年没见面的女儿。昨天下午6时许,孩子的生母、生父、继母来到救助站,在签好协议后,孩子被生母及外婆带走,暂由生母带回香港生活两个月。

·
·
·
·
·
·

昨晚10时40分,童童平安到达香港生母家中,其亲属专门给本报记者打来电话,特意感谢《广州日报》,称是《广州日报》的报道才让孩子与生母在最短时间内得以相聚,同时也感谢所有的爱心人士及社会各界对童童的关注与照顾,童童两个月后将再返回广州办理相关手续。

文/记者李立志 文远竹 通讯员番宣 图/记者黎旭阳

洛浦街道办事处通报救助邢羽童情况

父母达成一致签订协议

连日来,救助邢羽童事件引起了媒体的关注。事件发生以来,为保障邢羽童女童的合法权益,洛浦街一方面迅速将女童送到医院进行身体检查,将其送至区救助中心,密切留意其情况,照顾好其起居生活;另一方面积极联系邢羽童的父母,希望其父母以女儿为重,尽快领回女儿,履行相关责任。7月10日晚,邢羽童的生母林女士与洛浦街广碧居委取得了联系,并于7月11日上午从香港赶达广碧居委。当日上午,洛浦街迅速组织派出所、妇联、司法所、广碧居委等部门约见林女士,从法律、民政等方面给予援助,想方设法协助处理事件。

在各方的努力下,11日中午,邢羽童的生父邢先生接受了洛浦街及林女士的约见。洛浦街亦积极协调邢先生工作所在单位到场协助处理事件。在洛浦街的调解下,邢羽童的生父、生母当面进行了协商。经过近一个下午的努力,双方最终达成了一致意见,并签订了有关协议。11日下午,在洛浦街的协助下,邢羽童的父母乘坐专车到区救助中心接走了邢羽童。邢羽童的父母表示,他们将按照双方签订的协议,妥善安置照顾好女儿,下一步再处理女儿的抚养权问题。

09:00 广碧居委会

四年没见女儿 生母口罩现身

昨日早上9时,记者在番禺广州碧桂园居委会,在所有媒体中第一个见了童童的亲生母亲林女士,林女士身材娇小苗条,上身穿一件灰色休闲T恤,下身穿牛仔短裤,脚穿皮凉鞋,留着长发。虽然戴着一个大口罩,但从外表来看她其实还非常年轻,像一个20岁出头的女大学生,不像一个有着两个女儿的母亲。

只是她的气色并不太好,脸色有点发黑,眼睛一直低着。在记者面前,林女士一直低着头,头发遮住了半个脸。

林女士和童童的外婆是在广州的一名女性亲属陪同下来到广州碧桂园居委会的。因为前一天晚上她已经与广州碧桂园居委会联系好,这次前来她带来了她的相关证件,包括身份证、香港区域法院的离婚证明等。在居委会简陋的办公室里,本报记者对林女士进行了独家采访。

本报记者问:“你和女儿有多久没见面了?” 林女士回答说:“我想有4年了。因为我没有办法联系我前夫,即使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我打电话给他,他也不听我的电话。”据介绍,林女士和前夫邢光武育有两个女儿,4年前婚姻破裂,由香港区域法院判决离婚,大女儿童童判给了邢光武,小女儿就跟着林女士住在了香港。林女士在香港一边养育女儿,一边外出工作。

林女士告诉记者说,4年来,因为前夫一家人的阻挠,她和女儿童童一直没有任何联系。“我前夫没搬家之前,我还能打电话到他家里,可以跟童童说说话。可是,过了没多久,童童的爷爷奶奶就经常挂断我的电话,不让我联系童童。这以后,我跟童童连电话联系都断了。”林女士说到这里,几近哽咽。

据介绍,离婚一年后,林女士就和童童没了联系。心急如焚的林女士和童童外婆专程从香港赶到前夫家。“拍了几次门没人听。后来有一次等了很久,邻居说他已经搬家了。我们从此就断了联系。我们也不知道他搬到广州碧桂园了。”童童外婆告诉记者。

林女士说:“发生了这件事,我才知道他再婚了。这次我们从报纸上知道童童出现了这样的事,我希望把女儿带回香港。”

10:00洛浦街道办

“我想要女儿监护权,不知可以不”

随后,林女士一行并没有去看女儿童童的住所。上午10时许,在广碧居委会吴主任和本报记者的陪同下径直来到洛浦街道办事处。

“我想要女儿的监护权,不知可不可以?”在街道办的会议室,洛浦街组织派出所、妇联、司法、广碧居委等部门约见林女士,询问其有什么要求,并愿意提供可行的帮助。林女士说,她有两个要求,一是她想争取女儿童童的监护抚养权,但这个要与童童的父亲商量,她也不知道是否可行?第二个要求是,童童赴港相关证件已经过期,如果可以将童童带在自己身边,证件问题可否通融?

因为林女士的坚持,洛浦街与林女士的见面会是闭门会议,记者只能在门外等候。1个多小时后,林女士一行从会议室里走了出来,脸色明显好了许多,话也稍微多了一点。记者与林女士进行了简短的对话:

记者:你现在去看你女儿吗?

林女士:这个我回答不了你,因为还要与她父亲协商。

记者:如果得到监护权,还有其他困难吗?

林女士:现在街道办正帮我处理此事,目前没什么可以告诉你们。

林女士在记者面前显得很有礼貌,普通话也标准,但时不时会夹杂着一些英文单词。随后,林女士一行驱车离开了街道办。

12:00-17:00 番禺区救助站

粤港记者苦候

母女见面一刻

出于对童童的保护,本来答应与记者一起去看望童童的林女士昨日并没立即前往救助站。大批媒体在救助站的门口等候,中午的太阳正猛,但媒体同行一步也不敢离开救助站大门半步。直到下午5时,救助站依然没能见到童童生母的身影。

据介绍,昨日一大早,在番禺区救助管理站大门外就聚集了来自全国各地,包括香港地区的众多媒体记者。大家从《广州日报》昨日发布的独家新闻上得知童童的生母前晚从香港已经抵达广州,都翘首以盼能够见证母女俩重逢的感人场面。香港《明报》的一位记者说:“我从前天晚上开始就一直守候在救助站门外了,只盼能见童童生母一面。”

昨日下午5时许,童童的生母林女士终于出现在番禺救助管理站的门口。林女士乘坐的车径直开进救助站和童童相见,拒绝了救助站门外所有媒体记者的尾随和采访。10多分钟后,林女士带童童乘车离开了救助站。众多在门外苦候的记者没能见证到母女重逢泪流满脸的场景,也只好失望地离去。

对话童童

“我最想上学,想跟同学一起玩”

昨日下午3时许,记者在番禺救助管理站里见到了童童,只见她静静地坐在铁皮沙发上看电视,穿着一身崭新的粉红色连衣裙,手里还拽着一只粉红色的小手表。

童童身体各项指标基本正常

童童虽然十分消瘦,但精神还不错。救助站站长彭毅告诉记者说,昨天早上给童童做了身体检查,除了肝脏转氨酶有点偏高之外,其他各项指标都还正常。

记者俯身问童童:“你亲生妈妈来广州了,你想不想妈妈来看你?”童童想了想,低声回答说:“想!”记者再问:“你想以后留在广州,还是去香港跟着妈妈住?”

童童想了想说:“我想妈妈带我去香港玩一次,然后再回来。不想在香港住。”

记者又问:“那你想留在广州跟爸爸住在一起吗?”童童想都没想就大声答道:“不想!”

“那你想跟谁住呢?”记者好奇地问道。“我想住在阿姨家。”童童回答。记者问:“是小区志愿者阿姨吗?” 童童点头。

“你现在最想做什么呢?”

“我最想上学,想跟同学一起玩。”

“你最喜欢哪门课?”

“英语,还有画画。”

广州碧桂园居委会吴主任告诉记者说,社区义工专门给童童测过智商,发现她非常聪明,做加减数学题反应好快,画画也画得非常好。“但是我给她脱衣服洗澡时,发现她的屁股上全是骨头,几乎没有一点肉。我一边给她洗,一边掉眼泪。”吴主任动情地说。

番禺区协助办好童童通行证

童童是去是留?对于这一问题,番禺区洛浦街负责人表示,这需要童童生父生母双方进行协商后,再走相关法律程序。至于童童生父生母的离婚是由香港区域法院判决的,属地法院是否有权变更童童的监护权,街道有关部门正在进行了解。“我们政府部门都会进行大力协助,不管小孩最后归谁抚养,都是为了小孩的健康成长。由于童童的港澳通行证早已过期,我们政府有关部门正在协助给童童尽快办理好她的港澳通行证。”

说法:

生父继母涉嫌虐待

应增设虐待儿童罪

“跳楼觅食”女孩事件的发生让读者不禁想到,我国为什么没虐待儿童罪?据了解,7月6日23时许,洛浦街派出所接群众电话称:有一名流浪儿童在广州碧桂园华苑11座附近流浪。接报后,民警也曾多次到场,但都是以劝说为主,并没有采取相关强制措施。

广东胜伦律师事务所主任肖胜方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就目前所了解到的情况,童童的生父、继母对孩子的行为肯定涉嫌虐待,但具体到对生父、继母的处罚,则涉及到很多相关因素。记者采访时不少相关人士也表示,对于未成年人的监护问题,我国至今尚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予以规范,国家还应加强相关方面的立法。记者了解到,今年全国两会上有政协委员就曾提出,应增设“虐待儿童罪”。

番禺区妇联:

将为童童提供法律援助

洛浦街工作人员介绍了会面的相关情况。据介绍,街道有关方面会从法律、民政等方面给予援助,想方设法协助处理事件。经过各方努力,目前,童童的生父、生母已答应进行协商。洛浦街正全力协调相关部门,协助处理女童的安置、抚养等问题。目前童童的情况稳定。

番禺区妇联积极与民政、派出所沟通,帮童童联系了区反家庭暴力庇护所收留童童。区妇联表示,区妇女儿童法律援助处将为童童提供法律援助,同时区妇联心理咨询室将为童童提供一系列的心理辅导,帮助童童走出心理阴影。

香港驻粤办:

可以提供一切可行协助

昨日,记者致电香港特区政府社会福利署,该署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情况需要,港府将会作出配合。针对童童生母有关童童港澳通行证过期的担心,记者昨日专门采访香港特区政府驻粤办事处的相关负责人。这位负责人表示,自从得知小孩子的情况之后,他们一直都非常关注,在第一时间里就已经与番禺救助站联系好,只要孩子的妈妈有要求,“我们可以提供一切可行的协助。”

童童生父昨日没正常上班

昨天一整天,童童广州碧桂园的家仍是大门紧闭,她的生父和继母不愿与外界接触。记者昨日上午专程来到童童生父邢光武就职的广东宏大爆破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没有来公司上班。他的办公室座机一整天都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责任编辑:wytony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