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微博
腾讯大渝网 > 涪陵频道 > 正文

法院“少年套餐”帮扶“失足少年”

2011年06月20日20:36天山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过几天到我们学校来吧,我带你参观参观。”6月12日,在乌鲁木齐市天山区法院组织的一次慰问儿童福利院孩子的活动中,21岁的新疆大学法学院大二学生李杰,向正在缓刑期内、17岁的小淇发出邀请。

·
·
·
·
·
·

“好,没问题。你们学校美女多么?”小淇歪着脑袋,嘴角微挑,一脸坏笑。

李杰先是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小淇是在开玩笑。便轻轻推了他一把,两人哈哈笑作一团。

作为全市首批参与未成年人社区矫正活动的一名法律帮扶志愿者,经过前两次的努力,李杰终于等到了这一刻———小淇愿意和自己开玩笑,说明他的抵触心理在渐渐消退。

一段时间以来,乌鲁木齐对于失足少年的帮助方式,多为“爱心母亲”和失足少年们进行面对面交流之类的措施,相比陌生的“爱心母亲”,有了社区“少年套餐”,同龄人之间的交流,效果体现得更为明显。(国新提供)

日前,乌鲁木齐天山区人民法院和新疆大学法学院联合开展的未成年人社会矫正“帮扶志愿者”项目正式启动。由新疆大学法学院36名大二学生组成的帮扶小组,参与了天山区法院实施的未成年人社会矫正工作。

小淇就是其中一名被“帮扶”的孩子。此前,他曾因抢劫罪,被法院判处缓刑。由于是偶犯,加之认罪态度较好,平时表现不错,法院选定了和他具有相同经历的15名未成年缓刑人员,作为首批“帮扶对象”。以二对一或三对一的方式,进行社区帮扶。

相对于成年人的社区矫正工作,针对未成年人的矫正方式,如同烹制一道专门的“少年套餐”,既要营养、美味,还得要有适合这些正在成长的孩子们的特别“菜式”。如何烹制,成了一道难题。

对此,天山区法院少年审判庭庭长郑荣表示,借助大学生年龄和法律专业知识的优势,通过“结对子、交朋友”的方式,帮助这些曾经走过错路的“失足少年”,避免再次犯罪,使他们顺利回归社会的做法,是一次新的尝试。对大学生而言,这也是一次难得的社会实践机会。法院将在每学期末,把志愿者的阶段工作表现反馈给学校,作为每一位参与者法律应用课程的评分依据。

至于最终能实现怎样的效果,郑荣表示,由于这种社区矫正的帮扶方式,在全市两级法院范围内,之前都尚未开展,“纯粹是摸着石头过河”。只有在不断修正方向过程中,努力朝目标靠近。“‘套餐’好不好,只有做出来品尝了之后,才能得出结论”。

【起灶】

艰难第一步

虽然距离第一次见面已经过去了两个月,可提起当时的情景,新疆大学法学院大二学生晓芸仍记忆犹新。

“有点尴尬,他实在是太不爱说话了。”

晓芸和另外两名女生所结的“对子”名叫强强。三个女孩子在赴约前一天,还专门碰头进行了一番讨论。

“对他判刑的原因,只字不能问。要多聊聊他的兴趣爱好,尽量把气氛弄得轻松活跃一些……”晓芸说。

可到了第二天,当大家准时见面时,强强的沉默寡言还是让三个女孩子感到有些“无计可施”。

“你都有什么兴趣爱好?”

“很多。”

“最感兴趣的是什么?”

“篮球。”

……

“愿不愿意到我们学校参观?”

“不想。”

“为什么?”

“太远。”

第一次见面的交谈,强强甚至没有说出一句超过20个字的话。

“我感觉他就像没有睡醒,一副懒洋洋无所谓的态度。”晓芸说,强强的态度,让自己感觉像拳头打在了棉花上,有力使不出。第一次交谈,就这样勉强撑了一个小时。

此后,双方互留了QQ号码,可即便是在网上相遇,晓芸说,闲聊的时间也不会超过10分钟。

和晓芸一样,帮扶志愿者杨林,和帮扶对子的第一次见面,也并不太顺利。

杨林说,之前,虽然双方彼此在法院见过面,但仍不熟悉。为了打破僵局,自己和同伴只得没话找话说。为了了解情况,杨林随口问了一下对方的家庭情况,可没想到,却碰了个钉子。

“你是不是法院派来专门查户口的?”

对方冷冰冰的态度,让杨林一时语塞。

尽管如此,挫败感并没有打消这些大学生志愿者们的热情。

小小的家在外地。这个21岁的志愿者,比帮扶对象大了4岁。她说,看到这些帮扶对象时,自己不由得想到了哥哥。哥哥以前也因做过一些错事,被关进派出所。那时,他不听家里任何人的话,反倒是对那些被父母认为是“狐朋狗友”的人言听计从。父母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哥哥能结交一些“良友”,不要再惹是生非。“我觉得他(帮扶对象)的父母也一定是这样想的,而我,也希望成为他真正的朋友。”小小说。

【掌勺】

“帮扶”到“互助”

对于女儿小小的做法,小小爸爸表示“坚决支持”。

之所以会支持女儿的做法,小小爸爸表示,当初自己的儿子也曾因和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交往,犯过错误。“我想,那些需要帮助的孩子父母,可能也有和我当初一样的想法,就是希望能有人帮助引导他们走上正路。虽然最终未必能实现,但我还是支持女儿。”

尽管和小小的爸爸一样,小淇爸爸也非常支持儿子参加,只不过,因为儿子是被帮扶的对象,所以,他对这项活动的结果,从开始就寄予了很大希望。这位父亲,甚至在儿子和大学生志愿者第一次见面时,主动拿钱,让儿子请对方一起吃午饭。

“钱不多,不过是个心意。我挺感谢这些大学生的。以前,小淇一出门,我们就会习惯性地问一句:去哪里,找谁,干吗去?生怕他再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小淇爸爸顿了顿接着说,现在,只要儿子说要出去找这些大学生志愿者,“我们就不会再多问一句。”

“你不担心小淇会打着这个幌子骗你吗?”

对于这个问题,小淇爸爸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实话,开始是不放心。他要说出去找这些大学生志愿者,前脚走,我后脚就会打电话过去进行核实。”不过经过几次证实之后,也就不再偷偷打电话“查岗”了。“我这么做,小淇根本不知道,也不敢让他知道。活动时间开始的不长,不过现在儿子已经愿意听我们唠叨了。”对于这样的结果,小淇爸爸很满意。

联系到阿文时,这个刚刚满18周岁的男孩子,正在一家汽修厂给车安装修好的保险杠。自从被判缓刑之后,阿文专门去技校学习了汽车修理。并找到了这家修理厂,从事自己所喜欢的和汽车有关的工作。

对此,阿文的帮扶志愿者小童,甚至感到十分羡慕:“虽然我们距离毕业还有两年时间,但谁又能保证,我们这些大学生毕业后,能够像阿文一样,顺利找到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呢?”

阿文曾建议小童,毕业后,去技校回回炉,学一门自己喜欢的技术,干自己喜欢干的工作,“可我发现,他好像连自己喜欢做什么都不知道。”阿文说。

小童坦言,虽说法院的初衷,是希望通过法律帮扶志愿者,使这些犯过错误的未成年孩子顺利回归社会,但实际上,自己也希望能从他们身上,学到一些东西,比如他们清楚自己究竟喜欢什么工作,并且为了这个目标持续努力。

【咂味】

沟通成朋友

“挺好的,这些大学生肯和我们这样的人交朋友,我还能有什么可说的。”

说这话时,彬彬刚放学回来。被判缓刑后,他考入了一所中专学校,这个爱打篮球并拥有20多双限量版球鞋的大男孩,曾让帮扶他的志愿者颇费了些心思。谈到对这些大学生志愿者的看法,彬彬的回答,同其他被帮扶孩子的回答几乎一样。

帮扶对象产生自卑或抵触心理,是所有大学生志愿者最不愿看到的状况。尽管此前天山区法院请了心理专家,专门对志愿者进行了事前培训,以防止因交流方式不当而引起不良后果。但实际上,不论志愿者们如何挖空心思,想同帮扶者建立平等、友好的关系可多数的沟通,在最初时,都受到了对方的抵触。好在经过几次反复了解,抵触和自卑的心理,慢慢开始消退。

当得知志愿者害怕自己产生抵触心理而刻意回避了许多问题时,彬彬有些诧异“没什么不能问的,我觉得如果真是朋友,就要彼此信任。他们如果想知道以前的事,完全可以直接问我。”

和彬彬的想法不同,小淇非常介意被人问及那段“不光彩”的经历。

小淇说,自己从拘留所出来之后,有一段时间非常消沉。一遇到邻居,就会被好心问候:“犯什么事啦?什么时候出来的啊?”

为了躲避别人的追问,小淇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愿出门见人。“我费了好大劲才从这件事的阴影中摆脱,实在不愿别人再提起。希望我的朋友,能够尊重我。”

其实,小淇所介意的事,已提前被三名志愿者考虑到了。

“和他们相比,我们只是比较幸运地考上了大学,他们只是一时犯了错。除此之外,我们之间没有差别。和他们在一起,不是帮扶而是交朋友。”一位志愿者说。

【下一餐】

不妨延长志愿链条

“比起仅仅停留在讨论层面上,缺乏一定的行动来说,乌鲁木齐市天山区法院的做法,应当是一次有益的尝试。”对于这次法律帮扶志愿活动中国心理卫生协会、青少年心理卫生专业委员会专家委员周小西首先给予了积极的肯定。

“但帮助未成年缓刑人员,通过社区矫正,避免二次甚至多次犯罪,使其顺利回归社会,毕竟不是一项一蹴而就的工作,它需要家庭、学校、社会的多方努力,方能共同实现。”

周小西表示,请大学生参与到社区矫正工作中来,的确具有年龄上的沟通优势,以及法律方面的专业优势。但和这些犯过错的孩子在一起,仅有这些是不够的,还需要一定的心理咨询方面的专业知识。

对此,周小西建议,不妨延长帮扶志愿的链条,把社区、学校、家庭等统统纳入其中,建立一套长效机制,以弥补仅有大学生参与“势单力薄”的不足。

同时,对未成年人的社区矫正,还需要长期的跟踪、对比,以及对帮扶者的指导、建议这是一种长期稳定的工作。

据了解,全国每年受理提请逮捕、移送审查起诉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数,仍占受理捕诉犯罪嫌疑人总数的9%左右。在立法和司法实践中,我国加大了对未成年罪犯的保护力度,尽量采取非刑事处罚及非监禁措施,但如何在刑罚的执行过程中体现对未成年罪犯的教育、挽救、感化的方针,已经成为世界各国法律界所共同关注的一个问题。

据司法部社区矫正管理局有关负责人介绍,自2003年社区矫正工作试点以来,社区服刑人员再犯罪率稳定在0.2%左右。目前,我国正在接受社区矫正的未成年人数占社区服刑人员总数的2.8%。

如何烹制一道适合未成年缓刑人员口味的社区矫正“少年套餐”,仍在不断探索之中。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推荐微博


  • 渝西频道


  • 梁平频道


  • 涪陵频道


  • 黔江频道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wycqlark]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