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微博
腾讯大渝网 > 教育频道 > 正文

真正的教育从对话开始

2011年07月07日10:53腾讯·大渝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柯尔伯格说:“我们不能把学生单纯地当作‘德行的口袋’,简单化地强行往这个口袋里装填灌输道德概念,他们不真正理解,道德判断能力不可能得到真正发展。”

·
·
·
·
·
·

周五晚自习铃响的的时候,王老师告诉我:“你们班刘洋打完球回宿舍洗澡,晚点来上课。”又一次“霸王假”,我心里不悦。自从开学接手该班班主任以来,有多少次类似的“霸王假”,我已记不清。每周班会课上,屡次强调这个问题,次次犯了狠批,看来根本不起作用。一定是什么环节出了问题?深入思考后,我想是我的教育方法太单一、太老套、太以“老师为中心”,老是单纯的说教,学生没有从内心深处认识到自己的不良行为。想到这件事情蕴含着极大的教育契机,我决定开一次主题班会,让我们彼此靠近。下面是班会课的实录情况:

我逃课的“理由”

由事件的主角“刘洋”给全班同学陈述逃课的原因。刘:“这次足球赛决赛,我们背负着高二年级的希望,对手是高一年级,要是打输了,很没面子。一进赛场,拉拉队气壮山河的喊声告诉我们,这次比赛只能赢,不能输。就这样,背负着巨大的压力开始了比赛,失去第一个球时,对方拉拉队的欢呼声、雀跃声刺激着我们,我们拉拉队没有声音,后来我听到了场外的骂声。当时我想的是,一定要赢回来,可我发现我的身体不知怎么了,很沉重,我越想跑,越跑不动,我着急、痛苦,后来我只希望比赛快点结束。比赛终于结束了,我只想到一个没人的地方躲起来。上课预备铃响的时候,我条件反射地往教室跑,可一想到班上同学的讥讽声、谩骂声,我犹豫了……”当刘洋发言完毕时,全班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让我始料未及。但我灵机一动,乘机引出一个话题:作为刘洋的同班同学,你想对刘洋说什么?

“我想说”

当时同学们的发言异常积极:

“对不起,没想到,我们给你的压力太大了。”

“你已经尽力了,不要太责怪自己。”

“爱拼才会赢,不要太在意结果。”

“比赛总有胜负,失败了要有勇气面对。”

“比赛失败了,人生并没有失败。”

“结果是重要,但过程更重要,要有好的结果,应重视好的过程,比赛中队员心态没有摆正,这是输球的根本原因。”

……

同学们的发言逐渐深入,超乎我预期的想象,我作了总结发言:“诚如刚才一位同学所说,比赛最重要的不是结果,而是过程。我们输球,但我们不能输掉我们的人生,比赛时,放手一博,即便输了,我们也输而无憾,因为我们尽力了。当我们坦然面对经历的风风雨雨,我们所领悟到的已经超越了比赛本身。”话毕,全班同学为我鼓掌。

在掌声中,我突然发现,刚才同学们的发言对刘洋逃课的事情只字不提,偏离了班会的初衷,这对于一次教育活动来说,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如何达成教育资源利用的最大效益,促使学生对不良行为的正确感悟?看来还得把班会课深入下去。于是针对刘洋比赛失败后逃课、“霸王假”的行为,我布置了一道作业题:如果你是当时的刘洋,你会作出怎样的选择?A、和刘洋一样,不假逃课。 B、正常到教室上课。 C、不上课,但要向老师请假。 D、其它。 请简要说明理由。

我选择

班会课后,同学们交了他们的答卷。虽然我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当统计结果出来的时候,我还是震惊了:全班有52位学生,选择B(正常到教室上课)的只有4人,并且有一个还不是很确定,说是可能会到教室上课;连选C(不上课,但要向老师请假)的也少得可怜,只有7人;大部分的选择是不会上课,要么象刘洋一样独自生闷气、或是大哭一场、或是找好朋友倾诉……再看看同学们的理由:“心情不好,上课有什么意思”“一个晚上不上课,没多大关系吧” “即便到教室,心理想着打球的事,也学不进去”……看着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我陷入了沉思:为什么学生的选择会同我的预期如此的错位呢?思之再三,原来我是站在一个教学组织者、班级管理者、老师的角度。学生是站在一个比赛失败者、心情郁闷者、学生的角度。这就是我们的分歧所在!我恍然大悟,以前那简单粗暴的说教,一串连一串的大道理,乃至用纪律处分的威胁,从来没有真正触动过学生的内心,这次我要寻找一种合理的方式,一种与学生心灵之间的对话。我决定再次召开主题班会。

交流——沟通——理解——尊重

这次班会,我运用了启发换位法,引导学生理性思考问题。所谓启发换位法,是指教师在教育学生的过程中,当矛盾双方对峙时,教师启发学生互易位置、交换角色,进行设身处地的换位思考,矛盾双方有效交流,彼此沟通,化解矛盾,从而相互理解,彼此尊重,最后作出理性选择。

班会课上,我先站在学生的角度对他们的选择表示充分的理解。我说:“我很高兴,你们如实的填写了你的选择,谢谢你们的真诚和信任。因为你们的真诚和信任,让我对你们有了真实的了解,说实话,如果我是当时的刘洋,我也不能确定我会正常到教室上课。因为心情太糟糕了。所以,你们的选择我真的很理解。”

“真的?老师,你能理解我们,太好了。”一位学生说道。

“那是因为我站在了你们的角度。当我站在我的角度的时候,答案就肯定不一样了。”

“为什么?”一个学生问道。

“不要急于知道答案,同学们,假设现在你就是我们班的班主任,你希望刘洋怎么做,为什么?”

问题一提出,同学们便议论纷纷。

“我希望他来办公室找我,我会帮助他正确对待比赛的得失以及别人的看法。”

“我希望他有事先向我说明,不要先斩后奏。”

“虽然心情不好,我还是希望他到教室上课,因为作为学生,学习肯定很重要,还有要遵守校纪班规。”

……

这次同学们的选择理性、合理了。是因为他们站在了老师的角度看问题。我继续诱导学生:“看,同学们,站在你们的角度和站在老师的角度看问题,得出的答案是不一样的,不同的角色有不同的考虑。所以,从感情角度上讲,我理解你们的选择,但很多时候,遇到问题时,我们是不能感情用事的,我们的选择,不仅合情,更要合理、合规合法。”我的发言得到了同学们的认可。

在后来的教育过程中,我常常用这种方法,让学生设身处地地站在对方的位置,去体验对方的感受,反思自己的言行,从而客观地判断自己的言行是非。这样学生由受教育的客体转化为教育自己的主体,由被动接受教育转化为主动进行自我教育,有利于学生理性思考和正确判断,有利于培养学生的主体意识和发挥其主体作用。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wybeyondha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