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微博
腾讯大渝网 > 大渝网新闻中心 > 往期热点新闻专题 > 2011重庆高温天气 > 正文

重庆太热了 这个非洲兄弟说:我遭热哭了

2011年07月06日07:45重庆晨报凃源我要评论(0)
字号:T|T

重庆太热了 这个非洲兄弟说:我遭热哭了

7月5日,洋人街上的非洲打工者在炎热的天气里坚持工作。

  “别看我的皮肤比你们黑,可重庆比我们那儿热多了!”来自埃塞俄比亚的艾尔莎(Elsa)指着自己黝黑的手臂说。

  汗水顺着艾尔莎的脸往下流淌,不过她依然露出洁白的牙齿开心地笑着,做着自己的碳烤咖啡。

  如此盛夏,来自非洲的黑人兄弟姐妹们热不热?怕不怕热?

  记者昨天来到了洋人街,找到了在这里打了一年多工的十位埃塞俄比亚黑人朋友,请他们来说说对这桑拿天的感受,答案是———

·
·
·
·
·
·

  我们黑,但不搽防晒霜

  “重庆比我们那儿热多了,我们那儿夏天最高的温度才27度,重庆现在的温度是38度,你说哪个热?”埃塞俄比亚姑娘艾尔莎操着一口有些夹生的重庆话说。

  “别看我们皮肤黑,但我们不是热黑的,我们是天生的黑,天然的黑,并不是因为天气热才黑的。”同样打工的瑟贝拉(Seble)的皮肤颜色明显比另外九位同乡都要浅一些,她也说着夹生的重庆话:,“很多中国人都以为非洲都是热的,我们埃塞俄比亚其实不热,很多非洲国家都不热,黑,只是我们的肤色,和热没有太多关系。”

  瑟贝拉坚持认为,自己的肤色叫“巧克力色”,不叫黑色。

  艾尔莎的话,得到了大家的捧场,不过也有同乡抵黄:“她每天的工作和我们是不一样的,她守一个红酒屋的展厅,有空调吹,我们是天天都要在露天服务,还要在这么热的天跳舞,我们的工作不大一样。”齐安(Tsion)笑着,“晒多了太阳还是会黑。”

  尽管晒太阳会让皮肤变得更黑,但同为女同胞的梅珑,和一起来重庆的埃塞俄比亚人一样,并不会搽防晒霜,也不会在自己脸上涂抹任何的护肤品,他们并不太害怕晒得更黑。

  我怕热,所以被热哭了

  埃塞俄比亚的热,对于重庆来说,是太温柔的了,德贝(Derbe)说,他几天前就在重庆被热哭了!

  怎么可能被热哭?这位埃塞俄比亚兄弟说,“我们家乡,热的时候,树荫下面是凉快的,但是重庆,树荫下面也是不凉快的,白天热,晚上热,下午热,上午热,太热了,我觉得有点受不了,就被热哭了。”他的神情,不像是在夸张。

  “反正是没得一个凉快的地方,除非呆在空调房子里面。”艾尔莎在旁边补充。

  艾尔莎的家在索马里,她说,索马里是非洲非常热的地方了,不过最热的时候,也没有重庆热,要比重庆低几度。

  我怕热,所以我辫辫子

  记者注意到,来自埃塞俄比亚的非洲朋友要么是辫着辫子,要么是把头发使劲往后梳着,额头基本上都是露出来的。

  非洲兄弟麦塔斯(Metasebia)说,自己每天起来,要用一个小时的时间辫小辫子,这样就能把长头发束成束,不会裹上汗水。

  “我们经常到南坪去逛街,商场里面有空调吹!”艾尔莎又操着重庆话说。

  “尽管热,但是重庆也不是天天热,我们能在这里展示我们国家的歌舞,还是很快乐!这么热的天,还有很多人找我们合影!”非洲朋友们开心地笑着。

  重庆晨报首席记者 凃源 实习生 邢丙银

 重庆晨报记者 胡杰 摄

(重庆晨报)

相关专题:

2011重庆高温天气
[责任编辑:wylynnl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