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微博
腾讯大渝网 > 大渝网新闻中心 > 往期热点新闻专题 > 6·26国际禁毒日 > 正文

不幸的家庭 二姐耍贩毒男友拉大姐三妹下水

2011年06月29日07:45重庆晨报冯 超我要评论(0)
字号:T|T

  二姐耍贩毒男友

  拉大姐三妹下水

不幸的家庭 二姐耍贩毒男友拉大姐三妹下水

  吴宁(二姐的男朋友)是粉哥二姐一心想赚钱,跟吴宁扎进贩毒路大姐经不起诱惑,跟着二妹合伙做警方查获的海洛因、麻古以及赃款等。重庆晨报记者 黄宇 摄

不幸的家庭 二姐耍贩毒男友拉大姐三妹下水

抓获的犯罪嫌疑人三妹。

  这本是一个不幸的家庭,二姐、三妹中年离异,分别与各自16岁的女儿相依为命,大姐、大姐夫批发毛肚,赚的也是辛苦钱。可自从一年前,二姐耍起了朋友,叫吴宁,是老“粉哥”,就是他将贩卖毒品的买卖引到了这个家族。

  A 最后的疯狂 大白天在街头做交易

  B 人生“拐点”交友不慎,走上贩毒路

  C 曾经的狡猾 以旅游名义去买“货”

  “胡珍进入,准备行动”

  时间:6月2日18时

  地点:云南景洪

  6月2日傍晚18时,云南省景洪市长途汽车站。车站门口,一中年“贵妇人”走向拖着蓝色箱子的年轻女子,向她低声说了两句,女子将箱子交给10米外身穿白色阿迪达斯运动衫的男子。男子没有搭理一句话,拉着行李箱就走向一辆大巴车。

·
·
·
·
·
·

  就在这时,路边十余壮汉分别冲过来将他们就地擒下。一壮汉拿出手机说:“局长,胡珍和伊洛阿丽抓到了,赵平也抓到了,你们那边可以行动了。”

  “贵妇人”正是重庆“胡氏贩毒家族”的三妹胡珍,“运动衫男”是该家族运毒专员赵平,年轻女人是缅甸毒枭伊洛阿丽。

  蓝色箱子里,4公斤多的海络因被搜了出来。抓捕他们的是渝北区公安局禁毒民警们。

  “她是二姐胡芳,动手!”

  时间:6月2日18时10分

  地点:杨家坪一居民楼

  6月2日18时10分,九龙坡区杨家坪一居民楼楼下,一名身穿淡黄色衣服的中年女子走下楼来,正准备去跳“坝坝舞”。

  “胡芳!”

  妇女下意识答应:“哪个找我?”

  刚回头,两名便衣缉毒民警就上前反扭其双臂,戴上手铐。

  这个女人就是“胡氏贩毒家族”的二姐胡芳,民警押她上楼去搜查,她很配合,上了居民楼10楼,几个便衣民警冲进房子,将开门的中年男子控制住。

  男子叫罗宾,这个贩毒家族的大姐夫、贩毒首领之一。刚刚在云南景洪市落网的胡珍,是他们的三妹。

  民警进房后,在客厅内茶几上的茶叶盒里、床脚的鞋盒里、储藏柜的抽屉里,搜出了一包包红色颗粒和白色的粉末。经过民警鉴别审核,搜到海洛因1600余克,马古1200克,另外还有毒资5万多元。

  大姐胡英藏匿几天被抓

  时间:6月10日

  地点:杨家坪一发廊

  6月10日,“胡氏姐妹”中的大姐、毒枭首领之一胡英藏匿七八天后,以为“风平浪静”,便从成都回到九龙坡一远亲家里。

  10日,她到杨家坪一发廊做头发,几位便衣民警围了过来。

  经过渝滇两地民警密切配合,这个特大家族贩毒集团被彻底摧毁,民警抓获毒枭大姐胡英、二姐胡芳、三妹胡珍、大姐夫罗宾、运毒马仔赵平、缅甸籍毒枭伊洛阿丽,缴获海洛因、麻古等毒品4600余克、毒资10万余元、毒品款购置的房屋2套。

  目前该团伙已经有6名贩毒嫌疑人落网,均被刑事拘留。

  在对胡氏三姐妹的调查过程当中,民警们发现,三姐妹当中,二姐和三妹都是中年离异。她们没有什么正常的工作,离婚也就失去了经济支柱。

  被抓获后,胡珍告诉民警,离婚后,她一个人带着孩子,生存都很困难,而且心情很乱。后来找到一个男朋友阿威。

  没曾想,阿威是个吸毒人员。就是从阿威那里,她了解到毒品这个东西。而自己二姐的情况和自己差不多,也是离异,独自带着一个16岁的女儿。而二姐认识的男友则给这个家庭带来灾难。

  二姐夫是毒品“专家”

  吴宁,是二姐男友。他是个老“粉哥”,长期吸毒使他成了毒品鉴定“专家”,不管是海洛因、摇头丸、冰毒,他一看二闻三品尝,就能鉴别出真伪、纯杂和成色。

  由于吴宁长期吸毒,认识很多圈子里的人。因此,也就有了贩毒的基础。在认识二姐胡芳后,他就开始向胡芳吹起了贩毒来钱容易。

  正缺钱,胡芳没多想一头栽了进去。开始在吴宁的帮助下,到云南贩毒。

  在吴宁的影响下,胡珍也开始贩毒找钱。吴宁也就开始负责毒品的“验货”、“运货”、“接货”、“售货”和在重庆地区的全部销售网络。“胡氏姐妹”给他年薪40万至60万元。

  后来民警了解到,这家伙不会轻易出马,一旦亲自出马,肯定是大笔交易。

  短短一年时间,胡氏三姐妹就贩毒3次,胡珍还买下了两处房产。胡芳则不买房子,住在大姐家里,但是存下了大量的现金、购买了大量的金银首饰。

  赚钱后拉大姐下水

  大姐胡英以及大姐夫罗宾,就是被胡芳拖下水的。

  胡英和罗宾批发毛肚生意,赚的是辛苦钱。二姐开始贩毒后,就开始向大姐说,贩毒找钱容易,打两趟“飞的”钱就来了。

  一开始,罗宾不同意这样做,还骂胡芳害人。但是,在今年三月,经不住反复劝说,罗宾去了一趟云南,帮胡芳一个小忙,也就是往车的底盘里藏毒品。

  那一趟回来后,胡芳分两次给了罗宾2.8万元辛苦钱。见钱来得这么容易,罗宾不再反对,反而与胡英一起,跟着胡芳贩毒。

  贩毒不仅让家族走上不归路,最终也破灭了三姐妹间的亲情。胡珍从不与二姐和大姐联系。

  胡珍告诉民警,开始贩毒时,三姐妹是一起的。后来不久,她得了重病,脑袋里长了一个瘤子。胡珍当时找大姐和二姐借钱。

  但是大姐和二姐只想着怎么赚钱,而不愿意借。她告诉民警,自己现在都是单独做,不再与大姐和二姐合作。但她的男朋友,却又与二姐一起贩毒。而二姐的男友也经常和她一起去贩毒。

  5月23日,案侦组民警跟随三妹胡珍到了重庆机场坐上去云南的飞机。民警还没离开,又看到吴宁悄悄来到机场,搭乘另一个深夜航班飞往云南。

  胡珍、吴宁到了西双版纳景洪市。他俩像正常游客一样,天天去风景区游玩,去边贸市场购物,去夜总会逍遥。

  在贩毒人员口里,便衣民警被他们叫成“影子”。两人这三天明面上在玩,其实他们无时无刻不在观察周围动静,看是不是有影子的存在。

  装成赌客进赌场交易

  5月27日,胡珍跟旅游团出境,去了缅甸的打洛镇小勐腊;当晚,吴宁坐上当地人的摩托车,经过打洛口岸,也偷渡到小勐腊。见两人一起行动,民警们也派人跟了上去。

  两人在缅甸小勐腊汇合后,悄悄住在龙腾花园的511房间。当晚,胡珍和吴宁装成赌客,装着不相识地进入了当地一个叫旺角的赌场。

  赌场里很热闹,赌客、枪手、看客混杂。胡珍找了个百家乐的空位坐下,假装在外面赌博。而吴宁则穿过人群,来到后堂一个偏僻小包房里。里面,一个外号“二哥”的缅甸人已经等在那里。

  按照老板胡珍指示,吴宁这次来只要“白货”(海洛因),吴宁和“二哥”谈了半个小时,最后谈妥:3.4万元一块,一块700克。

  与此同时,胡珍的大姐、二姐也在景洪市购得毒品,返回重庆。

  女孩雨林走一天一夜

  又过了两天,“二哥”准备好毒品后,通知了胡珍。吴宁当晚就偷渡回到境内,并立即乘飞机回了重庆。

  同时,赵平,胡氏家族的运毒专员,赶到景洪。

  5月29日晚,胡珍在缅甸小勐腊一个菜市场的饭店里请一个缅甸女子吃饭,这个女子就是在景洪与其接头的那名漂亮女孩,名叫伊洛阿丽。

  伊洛阿丽表面上是“旺角”赌场的服务员领班小姐,实际上是地下毒品通道“运输站长”。

  谈判成功后,胡珍把龙腾花园511房间钥匙和3万元“运费”丢给她后,立即返回景洪。当晚,伊洛阿丽就找来一个20多岁的年轻女子小雪,拿1.5万元给小雪做“运费”。

  5月31日晚,小雪就背着行李箱,走进了雨林。这段走大路只有20公里的路,小雪硬是在深山老林里钻了一天一夜。小雪选择的都是没有人迹的山林穿行。跟踪难度极大。

  办案民警介绍,在那里,蚊子大得不得了,看起来都吓人。而且毒蛇无处不在,几个跟踪的民警,每人都遇到了好几条。6月2日早上7点,小雪终于背着行李箱抵达中国景洪市。

  当晚,进行交易的3人就被民警抓获。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深挖细查中。

  重庆晨报记者 冯 超 通讯员 王成志

(重庆晨报)

相关专题:

6·26国际禁毒日
[责任编辑:wylynnl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