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微博
腾讯大渝网 > 大渝网新闻中心 > 往期热点新闻专题 > 建党90周年 > 正文

首次披露重庆解放史上的一份珍贵革命文献

2011年06月02日11:51红岩春秋我要评论(0)
字号:T|T

文◎唐润明

首次披露的珍贵档案

1949年11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遵照党中央、毛主席关于聚歼西南之敌、实施“大迂回、大包围”的战略部署,在司令员刘伯承、政委邓小平的指挥下,正式发起解放大西南的战役。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人民解放军即以摧枯拉朽、风卷残叶之势,一举突破了国民党军队精心构建的“长江防线”,11月中旬先后解放了作为川东门户的秀山、酉阳、黔江地区,并迅速向国民党在大陆地区占领的最大工商城市——重庆挺进。11月30日,人民解放军进入重庆,重庆正式解放。

·
·
·
·
·
·

重庆的解放,是毛主席、朱总司令“向全国进军”命令的伟大胜利,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全中国”的重要一环。它标志着国民党蒋介石失去了其苦心经营多年的在大陆地区的最后老巢,也标志着蒋介石“建都重庆,割据西南,等待国际局势变化”的阴谋的彻底破产。

重庆解放已经60年了。60年来,人们通过各种形式纪念着这一重大事件,有关人民解放军进军西南、解放重庆的文章已有许多,而有关重庆解放的历史文献,特别是中共重庆地下党组织在解放前夕为迎接解放所做的种种工作和努力,我们迄今还没有看到一份文献加以记载和反映。重庆市档案馆馆藏的一份珍品档案,恰恰弥补了这一方面的空白,也从另一方面记录了重庆人民和重庆地下党组织为解放重庆所做的努力和贡献。值兹重庆解放60周年纪念之际,特予公布,以纪念为重庆解放做出贡献的先烈们。

在重庆市档案馆馆藏的革命历史珍品档案里,有一份保存十分完好但印刷质量、用纸都相当粗劣且没有作者的革命历史档案——《如何迎接解放》。该档案为油印件,用纸为质量很差的草纸,腊纸油印,字迹模糊。小32开,共5张10面。文件没有作者,也没有时间,但从内容分析,此档案文献应为在重庆的中共地下党组织——中共川东特委所刊印,时间应在1949年7月川东地下党决定工作重心转移之后。其内容全文如下:

如何迎接解放

人民解放军正以“排山倒海”的力量,展开了解放西南、解放四川的革命战争了。我们朝夕渴望的日子马上就会到来,这时间的迅速,也许有点出乎意外吧。因为上级曾传达过,今年内四川不一定能解放。谁知有利于人民方面的条件竟如此急剧的增长。这变化,使我们兴奋,但也会使有的同志慌乱起来。因为他们感觉自己在理论上一知半解,在工作上毫无成绩。现在赶快做吧,又不知从何做起;赶快学吧,要学的太多,不知怎样选择。即使平常在各方面能有计划的努力完成任务的朋友,此时也不知如何适当地来处理这新形势中的一切新问题。因此,我们在这里提供几点意见,作为这解放前夕的任务指示,希望同志们认真研讨,再根据自己的工作部门具体的布置。

(一)工作方面

1、迅速地正确地结束调查工作。由于局势的急剧变化,眼见重庆已临解放前夕,我们“供给材料”、“配合接管”的调查研究工作,必须迅速地告一段落,将所获得的材料整理好,以后交给负接管工作的同志作参考。但这里得注意两件事:迅速要不失去正确性,决不能马马虎虎、慌慌张张,缴卷了事。其次,所谓结束,只是工作重心的转移,并非停止。调查研究工作始终是继续的,随时都有更正和补充的必要。

2、如何安全渡过“青黄不接”的阶段。根据各方面的情况,我们估计反动政府的逃跑,也许比由广州到重庆还要快。如果真是那样,解放军尚未进城的这个“青黄不接”的阶段,我们如何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如何维持社会秩序,便成为我们最大的任务了。

首先,我们应该让群众认清反动政府的真面目,不要对它存有天真的幻想,以为他们的敌人只是“地下分子”,对人民不会过分加害的,因而减低了防止破坏的警觉性。我们从反动派既有的事实上,从各方得来的情报中,可以肯定地说:反动派在逃跑之前,一定要大肆破坏的。他们会变像〔相〕的抢(如勒派大富捐款,强迫提出国行金银。在兰州撤退时,据说曾强提央行全部金银),秘密的偷(据说最近杨森在市民医院偷走了许多药品,作为他将来打游击的应用),对工厂的机器零件会炸毁,甚至放火烧民房(在贵阳就这样作过),冒充解放军去勒索、去接收,在防空洞里埋藏爆炸物等情,都是在别的地方有过的事实。在重庆,以杨森的毒辣,特务分子地下化的布置,这是不可倖免的。如果我们的防止工作做得不好,会遭受更大更惨的破坏的。这点,我们要广泛地搜集情报,列举事实,让群众认识清楚。

其次,便是如何有组织地防止破坏。群众既然认识清楚了,防止破坏、反对破坏,在心里上便有了准备,然后就应该有组织、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工作。这种组织是从无形到有形,从小型到大型。在敌人反动军队没有全部撤退之前,这种组织是无形的、小型的。我们不要因为大局的好转欣喜若狂,因而忽略了这最后斗争的残酷性。比如在学校,最先可以不用什么名义,“以保护自身的安全”来号召三个五个,然后以室、以班、以级为单位的渐渐扩大,渐渐连结起来,由学生到教师,由秘密到争取合法,由一个学校到其他学校,由一个区域到别一个区域。根据客观情势的发展,随时应用新的组织形式。这里仅是原则的提及。护厂护校以及将来帮助接收,在上海的工人和学生是有着很大的贡献的。重庆的工人基础薄弱,这责任就自然加到学生身上了,我们希望学生同志还要加倍的努力。当然,其他各方面对整个社会秩序的维持,尤其应注意,如干统战工作的同志,就要及时发动上层,使不愿走也不能走的社会贤达出面,组织一个机构,来维持这间隙阶段的社会秩序。有了上下层的配合,也许遭受的破坏可能小一点。

最后,我们还得提醒一句,我们对这工作应该谨慎,但也要能放手。谨慎与放手是统一的。我们了解敌人的兽性,也要了解敌人的分化。同时由于人民革命力量的强大,人民政府处理罪犯的宽宏大量,使得许多特务都向我们表示要“将功赎罪”了,其他原来远离我们的人,也在努力靠拢。总之,我们不要放过了任何有利的条件和机会,只要不违背革命的基本政策,不损害人民的利益。

[责任编辑:wylynnl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