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微博
腾讯大渝网 > 大渝网新闻中心 > 重庆·社会新闻 > 正文

爸爸杀死了妈妈 一段孽缘害苦年幼的兄弟俩

2011年06月07日07:35重庆晨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下一张
点击浏览下一张
荣昌县盘龙镇,冬冬和圆圆还不知道,妈妈已经永远不能回到他们身边了。 重庆晨报记者 甘侠义 摄
点击浏览大图
点击浏览大图
点击浏览大图

一段孽缘害苦这个家兄弟俩两三岁没了妈他们的爸爸杀死了妈妈,被判无期,谁能帮帮年幼的兄弟俩

荣昌县盘龙镇龙王村七组坐落在一处还没有通公路的山坳内,6户人家在坡地上种田度日。重庆晨报记者随荣昌检察院盘龙检务室主任毕赛男一起,走了30分钟的山路,来到这里。

65岁的刘占云和唐乾润夫妇,带着两个孙子住在山坳朝东的一处平房里。昨天是端午节,村民家里飘出了粽子的香味,而刘占云一家人当天的早饭,是冷稀饭和水煮红薯。两个孙子冬冬和圆圆,分别只有三岁和两岁,正赤脚在院坝里跑来跑去玩耍。小兄弟俩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去了哪里。爷爷告诉他们,妈妈出远门了,爸爸也到外地打工去了。

·
·
·
·
·
·

爷爷心里很清楚,两兄弟的母亲已离开这个世界,他们的父亲则因为刺死了母亲,被判无期徒刑。

孽缘害苦了这个家

“孽缘”,这是电视剧里常出现的台词。当它真的发生在生活中时,带来的伤害更让人痛心。2006年,刘世平在成都打工时,认识了林尚聪。两人很谈得来,很快就同居在一起。

林尚聪告诉刘世平,自己的丈夫已故。一年后,林尚聪给刘世平生下一个小孩,取名冬冬。过了一年,他们又有了一个孩子圆圆,但两人一直没有正式结婚。两个小生命的到来,让刘世平决定结束打工生活。他带着两个孩子和林尚聪,一起回到了龙王村老家。

没想到,过了半年平静美好的生活,林尚聪突然离开了。2009年初,为了养活两个孩子,刘世平再次来到成都打工,他见到了林尚聪。也就是这一次,刘世平才知道,林尚聪不仅有丈夫,另外还有一个儿子。林尚聪还说,自己不愿再和刘世平一起过。

心灰意冷的刘世平再次放弃打工,回到老家居住,直到2009年8月16日。这一天,刘世平将林尚聪约到了家里,希望一家人拍个合影,作为这段感情的纪念。吃饭时,刘世平连喝了两瓶啤酒,之后两人发生了争吵。最终,刘世平在卧室里,用剪刀将林尚聪刺死。当天,刘世平被当地警方带走,再没有回过家。

司法救助正在申请中

现在,刘世平已被判无期徒刑。冬冬、圆圆从此就跟着爷爷和奶奶过日子了。可爷爷奶奶年纪也大了,他们要抚养这两个孙子,很辛苦。

荣昌检察院盘龙检务室主任毕赛男带着重庆晨报记者去了刘家。在盘龙下车后,通过一条便道上山,全是山间小路,两旁的草差不多有一人来高。山坡上地势较平的地方,都被开垦出来,种上了玉米。“这些地都不是刘占云家的,他们家没了壮劳力,地早就荒了。”毕赛男已经到刘家去了5次,最开始得知这一家人的困难境遇,是在检务联络室接待村民时听说的。毕赛男回到单位,调出了当年的案卷。在随后的实地走访当中,毕赛男发现这家人的生活确实困难。由于家里没钱,到了上幼儿园年纪的兄弟俩,每天都漫山遍野疯跑着玩。同龄的孩子已经在幼儿园里启蒙,而他们连话都很少说。

“家里出事后,村里给两兄弟办了低保。但是这点钱,连基本的生活费用都不够。”半个月前的一个大热天,毕赛男在盘龙镇上遇到过兄弟俩,他们正从地上捡其他孩子扔掉的冰棍吃。 毕赛男向检察院申请取得同意,开始启动对冬冬和圆圆的司法救助。“现在正在申请阶段,还不知道能申请多少,就连能否申请成功都不能确定。”毕赛男说,司法救助的申请过程比较复杂,多个相关部门要集体开会进行评估,以确保这些钱能用到真正该用的地方。

靠亲戚接济大米过节

我们来到刘家时,兄弟俩穿的衣服都是喜羊羊系列。“这是新衣服呀?”毕赛男问。“对头,去他们舅爷家吃生日酒,舅爷送给两个娃儿的。他们喜欢得不得了,长这么大了,就这一身新衣服。”刘占云说。因为要过端午节,舅爷家还给了他们10多斤大米。家里过节煮的稀饭,就是用的舅爷送的米。

重庆晨报记者注意到,两兄弟都没有穿鞋子。“光起脚满山跑,回到家里就往床上跳。”刘占云说,除了去镇上,在平时,两兄弟是不穿鞋的。重庆晨报记者把从镇上买的饼干送给两兄弟时,他们迫不及待地撕开了封口,就坐在院坝里,分吃起来。“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刘占云说,自己老了,下地已经不行了。儿子出了这档子事,家一下就垮了。要不是亲戚不时接济一点,这家都快揭不开锅了。

“我们也想送孙子去幼儿园,给他们买衣服和好吃的。但是,老了,确实没这个能力了。”刘占云看着两个不知忧愁吃着饼干的孙子,脸上满是愁云。

还有谁能帮帮兄弟俩

“就是申请下来司法救助,孩子的实际困难也很难解决。”毕赛男说,他们太小了,在以后的成长过程当中,学习、生活费用将远远超出司法救助能拨下的最大的款额。毕赛男说先申请司法救助,只能解这一家人的燃眉之急。

毕赛男说,刘世平被判了无期徒刑,等他有机会出狱时,两兄弟可能已经到了结婚的年龄。爷爷奶奶年纪都大了,冬冬和圆圆居住的房子,已经在村民们的帮助下加固了一次,土墙的外面,被砌上了一层火砖。这个工程让本该垮掉的房子还能再住几年。但是,只要一场大雨,这房子可能还是逃不掉垮塌的结局。房前的水井,因为几年前的水体污染,现在还不能使用。挑水,成了65岁的刘占云每天最痛苦的工作。他患有严重风湿,但是为了让孙子能有水用,他每天还是要到山下河边去挑水。(文中未成年人为化名) 重庆晨报记者 冯超

[责任编辑:wylynnl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