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微博
腾讯大渝网 > 09三峡频道 > “重庆药家鑫” > 正文

“没人管”的乞丐为何被视作草芥

2011年05月24日15:11长江商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2010年12月底,21岁的青年田厚波开车从忠县马灌镇返回金鸡镇,其货车撞上了当地一个女乞丐。田厚波选择驾车逃逸,但事发后1小时,他又返回事故现场,用左后车轮将她轧死。2011年4月12日,忠县警方经过调查,对田厚波进行了抓捕。

·
·
·
·
·
·

据报道,在重庆忠县看守所,田厚波道:“杀死的是个乞丐,应该没人会管。”在警方的努力下,田厚波的侥幸心理破产。但是,比侥幸心理更糟糕的,是这种视人命如草芥的心态。“没人管”的乞丐,难道不是人了吗?

田厚波被网友称为“重庆版药家鑫”,看似戏称,其实多少是因为两案有着相似之处。药家鑫声称“农村人难缠”,下手如钢琴手般“激情表演”;田厚波称“杀死的是个乞丐,应该没人会管”,1小时后折返现场,堪称预谋杀人。这是不是可以说,在两个人的心目中,行凶对象首先是以“农村人”、“乞丐”的弱势身份呈现,其次才表现为血肉丰满的生命?是不是也可以说,行凶对象因为身份弱势,导致行凶者的戾气倍增,或者助长了行凶预谋?

我们无法充分还原行凶者的心理轨迹,也不愿意扮演心理学家,去探讨他们的内心是如何对人命、身份标签进行排序的。但是我们至少可以肯定,“农村人”、“乞丐”的身份,在行凶者的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烙印。药家鑫不是因为张妙“难缠”,而是因为农村人“难缠”,不由分说,情绪失控;田厚波很明确地分析过杀死一个乞丐而不是一条人命的法律后果,并做出了拙劣的判断:“乞丐应该没人管”,他可以逃避法律的惩罚,于是干脆一了百了。在这里,身份的烙印对行凶者的理性产生了深刻影响。

人之为“人”,本是再简单不过的常识,但是否把人当“人”对待,背后就包含了一系列的观念认知,其中便有身份烙印在起作用。试想一下,当所有的人拥有完善的法律保障,各种社会待遇完全无歧视色彩,身份差异纯粹缘于社会分工,阶层隔阂并不存在,人之为“人”,就是顺理成章的。但是,如果相反呢?如果在各种赔偿中,同命不同价,人命就被异化了,“人”的价值随之弱化;如果人人法律面前平等,但调动法律资源的力量并不平等,那么难免会有一些蠢蛋会认为“乞丐没人管”;如果权利对于所有的人都一样,但维权的力量高下有别,弱势者维权需要借助非常规的手段,那么难免会有一些人认为“农村人难缠”。如此这般,身份差异可能就会导致身份等级,导致阶层隔阂,把人当“人”对待也就会异化为把人当作一种身份标签来对待,弱势身份面对强势身份,“人”的价值在矮化。

“杀死的是个乞丐,应该没人会管”,田厚波的说法令人震惊,好在,警方以实际努力证明了这种侥幸心理是可笑的。但是,悲剧已然发生,法律的审判无以挽回逝去的生命,我们现在最需要深思的是:田厚波的这种心态,是否具有代表性?乞丐到底在多少人的心目中,正处于法律的无主之地?我们需要法律为每一个人主持公道,但也希望,这个社会的戾气能够再少一些。把人当“人”而不是身份标签来对待,是值得深思的问题。

[责任编辑:wydevilsag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