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微博
腾讯大渝网 > 09三峡频道 > “重庆药家鑫” > 正文

重庆药家鑫的冷血版本需要法律思考

2011年05月24日15:08四川新闻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昨天傍晚6时30分许,在福州市仓山区百花洲东路的非机动车道上,一名小女孩被一辆小轿车撞倒。目击者称,小车驾驶员在下车查看后,又倒车碾过小女孩的后背。小女孩的家属说,小女孩在武警总院的抢救过程中,已不治身亡。目前,仓山区交巡警大队对此案还在进一步的调查之中(5月8日海峡都市报)。

·
·
·
·
·
·

这又是一起极其冷血的交通事故,说他冷血,是因为在第一次撞伤小女孩之后,处在闹市区事故中的小女孩完全有活下来的机会,也不能排除经过抢救医治还能恢复健康,但这所有的可能伴随着司机的二次碾轧,使之再无可能。

昨天也有报道,21岁的忠县货车司机田厚波,驾货车深夜换回途中,撞伤一名女乞丐后逃逸,一个小时后,他又驾车还回故意将乞丐碾压致死。这两起事故的报道,让人不能不想起一审被判处死刑,尚在上诉中的药家鑫,人们把他们的这种行为称之为冷血,所谓冷血即使毫无人性,但从三人事故前的表现看,药家鑫还是一名大学生,性格有些内向但绝不是不谙世事,21岁到农村青年田厚波,只是一个初中毕业的后生,更无什么劣迹历史,想来今天报道中的男司机,虽没见对其本人有报道,但一个50多岁的男人如果是恶贯满盈的冷血杀手,想必也不会有机会招摇过市,在他们身上,我们没有发现有任何冷血的痕迹,但他们在关键时刻,却成为只顾个人而漠视他人生命的冷血杀手,这不能不引起人们的思考。

人之初,性本善;古文三字经已经告诉我们一个明明白白的道理,人本来都是善良的,但后天的环境影响可以改变这一切,我们都知道,在交通事故中,轧伤不如轧死,是多年以来交通事故处理中对肇事者来说,是经济利益受损最“实惠”的潜规则,而从道德的角度出发,轧伤不如轧死显然是毫无人性的冷血,但从实际利益出发,道德往往就显得如此苍白,当一名肇事者将受害人轧成重伤,并还因此造成终身残疾的时候,对肇事者来说,极有可能会带来同样终身的精神和经济压力,在这个时候,道德不能为他解决任何实际问题,药家鑫残忍的将被自己轧伤的女孩杀死,这样的野蛮加冷血有可能会让他付出生命的代价,但是,我们应该看到,药家鑫就算是处于极刑也是罪有应得,但他的“翻版”,21岁的田厚波和今天报道中的男司机同样二次剥夺了受害人的生命,但是因为“凶器”的不同,他们注定不会得到药家鑫那样的处罚,在他们为此付出一定的经济和刑事惩罚之后,对于肇事者来说,他们任然不会觉得自己是“冷血”,因为付出的代价已经让他们找到了心理平衡。

任何人不是天生的冷血,当法律不能帮助这些肇事者找到一个心理支点时,我相信任何人在那事故的一刹那,都会有冷血的冲动,众所周知,车祸伤人后,会遇到许多的麻烦,比如赔偿各种的损失,而且这还没有时间的规定,也许肇事者一生都在惶惶之中渡过;而轧死一个人,各种赔偿一次性了结,这样的处理放在任何人身上都不能不做一权衡,法律上的“漏洞”或是说“不健全”,才是促成某些冷血产生的根源。

实际上,人的生命是无价的,人的健康从某些方面来说是可以用经济来衡量的,但法律在交通事故中的体现却是恰恰相反,生命可以用经济来明确,但健康往往就成了无底洞,当一条鲜活的生命消失抵不上一个残缺生命存在的价值时,法律却无法保证对于肇事者的相对公平。

笔者以为,既然法律阻止不了交通事故中的冷血,我们有必要进行法律的修正,因为,任何法律条文都不该是永恒的,必然会随着社会时代的发展而不断的修订,我们现在国家的经济财力已经有了很强的实力,如果我们的法律在对交通事故中,对事故伤害有一个明确的经济衡量,在肇事者承担一定的损失后,国家及保险部门相应承担一部分后续负担,为肇事者主动实施援救提供精神上的鼓励和经济上的支持,这并不是纵容交通肇事,而是对不慎交通肇事者给予法律上关爱,同时也是给受害人以经济上的保障,是如此,笔者相信,我们的社会不会再有交通事故的冷血,药家鑫似的悲剧、惨剧也不会有再次上演的魔力。(朱永华)

[责任编辑:wydevilsag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