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微博
腾讯大渝网 > 09三峡频道 > “重庆药家鑫” > 正文

前有药家鑫 后有田厚波 二人都该杀?

2011年05月24日14:48中华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药家鑫这个“小兔崽子”,2010年10月20日深夜,驾车撞人后又将伤者刺了八刀致其死亡。据称,他是西安音乐学院大三的学生。在这里不去讨论有关“子不孝,父之过”的问题,就其所受教育与行为而言,让笔者想起那句:“一岁不成驴,到老是驴驹子”的谚语。

·
·
·
·
·
·

据媒体报道,药家鑫现已经西安市中院一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赔偿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45498.5元。虽说案子已经判了,但该案的“口水战”,还在网络与民间燃烧。有人认为,无论药家鑫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还是其它王八糕子,总归是被抓了,被判了。即使是人们觉得心里的那股怨气出不来,但面对中国的法律与人际关系所存在的潜规则,做一次阿Q并不是一件坏事。因为,人们完全可以在心里杀他药家鑫一万次。

只是,这种阿Q思想,并不是对所有人都管用。即便是药家鑫的案子社会影响再大,也经不住人们惯用“合并同类项”。就在“药案”的余波还没荡尽的时候,与其一丘之貉的田厚波,便出现了。据称,这个21岁的少年,在夜归途中,撞伤了女乞丐,起初他选择了逃逸;但后来又怕事情败露了自己有麻烦,事发后1小时,他返回事故现场,残忍地用左后车轮将她压死。有人惊呼,不得了,这不又是一个药家鑫的翻版吗?

于是,一场药家鑫与田厚波故意杀人是杀是留的辩论,再次引起人们的争议。天涯网友“逆行斋主”撰文时,这样的质疑:“我们不知道当初找出那么多理由来证明药家鑫不该死的专家、学者,面对田厚波案又会给出一个什么样的说法?但我们都该大声质问:如果药家鑫可以不死,为什么田厚波就必须得死呢?

难道是因为“田厚波开的是货车,药家鑫开的是雪佛兰小轿车;田厚波是大货司机,药家鑫是大学生;田厚波是平民,药家鑫是官二代;田厚波的习惯动作是来回转动方向盘,药家鑫的日常行为是上下弹钢琴;田厚波是用车轮碾死女乞丐,药家鑫是八刀捅死农妇张妙”,就成了药家鑫不死而田厚波死的理由?”

“逆行斋主”分析,药家鑫现在还没死,还在上诉,还有人在为他呼吁,而第二个药家鑫——田厚波已经出现了。面对此情此景,难道我们不大声地质问:张妙死了,女乞丐死了,下一个会轮到谁?透过“逆行斋主”的博文,笔者心里感觉到些许阴森,有些颤栗不止。

按照“逆行斋主”的这种思路,我们会有这样的发现,两起案件,一个在西安,一个在重庆,其实质却是一样的,肇事者为了自保,全都丧失了人性了,都用残忍的手段,将原本还能活在世上的伤者,无情的杀害了。

无疑他们这种做法是愚蠢的。但是他们在“愚蠢”中,却透出了现实社会中些另类人群的嚣张与跋扈。这很容易让人对事件本身“上纲上线”。

这又怪的了谁呢?长期以来,积攒在人们心目中的怨恨实在太多了。比如社会贫富差距的不断拉大,让人们正在承受前所未遇的压力。网友“维扬卧龙”分析,药家鑫和田厚波都出身在有钱人家庭,都是家里的独子,都还未婚,有疼爱自己的父母家人,还都有中意的女友,都还只有20来岁,却都有着同样一种意识,那就是农村人难缠,撞伤了人怕被认出,要给弄死,杀死的是个乞丐,应该没人会管,可悲的是,由这种潜意识的作祟,将本来的一起交通肇事案硬变成了故意杀人案!

事实上,笔者思索网友“维扬卧龙”的文章时,有一种异样的感受正在冲击笔者的心脏。这是在承受一种压力,同时,也是对社会发展过程中出现的一些怪异现象的不理解与不接受。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从接受教育的第一天起,一直到他长大成人,都在为生活奋斗着。比如一个家庭,父母为了给孩子创造一个良好的生存环境,也在奋斗都会,其目的就是积攒更多的财富,为儿女将来活的更好在做努力。

这符合中国人的传统,也符合孔孟的礼仪。只是现在存在这样一种怪异的现象,有的人自个不愿意去吃苦,创造财富,懒得腚里爬蛆,却口口声声地抱怨社会对他的不公。无异这是一种社会道德教育的脱节,往大里说,是精神文明建设与物质文明建设的不协调,不配套所引发的一种社会诟病。

人们一股地往钱眼里钻,老子如此,儿子如此;妈妈如此,女儿如此;官员如此,商贩如此。长此一往,老百姓岂有不生出怨气的道理?

[责任编辑:wydevilsag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