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微博
大渝网 > 财经频道 > 经济·深度 > 正文

南都:斩断行政权力与路桥公司利益链条

2011年05月13日08:04南方都市报 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上世纪90年代,公路上乱设站卡、乱罚款、乱收费现象十分严重,不仅极大增加了物流成本,还造成民怨沸腾。因此,从1994年起,国家开始对公路三乱不断进行治理,但治理17年之后,因为关注近期产地蔬菜价格暴跌现象,央视记者调查发现“三乱”顽疾仍在,物流成本过高直接关系着卖菜难买菜难。经过连续几天的追踪报道,央视发出一声感叹:公路何时能姓公?

·
·
·
·
·
·

  “行路难”可谓当下的一种集体记忆,即使非以行人的身份去体验,央视记者也肯定不是第一个。扬子晚报的记者曾对山东寿光这个“全国最大蔬菜产销基地”进行了深入采访,从地里采摘、当地收购、运输直到进入南京农贸批发中心再至菜市场,一路跟踪,得出的结论是“种菜运菜卖菜者都没赚什么钱”,可以和央视互相验证;而远在“菜贱伤农”现象尚未集中爆发之前,包括人大代表在内的调查者早已奉献了“公路三乱猛如虎”的调查结论;审计署则用精确的审计报告显示,许多收费站都属违规设置,不少地方自行提高收费标准多收滥收,由于批准收费期限过长,有的公路获取的通行费收入高出投资成本数倍乃至10倍以上;公众更没有忘记,河南“天价过路费案”所揭示的那条仿佛是用黄金铺就的高速公路……

  关于公路三乱的事实和结论早就昭然若揭,只是因为央视的身份太特殊,传播方式太直观,其效果也就有所不同。在央视记者的镜头之下,违法乱收费、私吞罚款的交警、路政人员的形象固然触目惊心,一位酒后吐真言的运管站长爆出的“与财政四六分成”的内幕更让人心绪难宁。所有惊人的场景和内幕,都在大声向公众诉说:权力自利的倾向可以达到多么严重的地步。当我们在数据面前惊讶,路桥收费的暴利竟然远在房地产业之上,这个时候哪怕回想一下因种菜亏本而消殒的几条生命,都显然是件残忍的事情。

  公路三乱是一个民怨沸腾的顽疾,这个判断的实质直指“民怨”作为一种力量的弱势。尽管到了沸腾的境地,但顽疾自岿然不动,见证的是利益的固化和监督制衡的乏力。众所周知,每一条收费公路的背后,都有一棵权力的大树,正如媒体所披露,“19家高速公路的上市公司,无一例外,大股东都是交通系统的国有企业”,在许多地方,交通、公路部门的领导就是当地公路公司的董事长。在这个利益共同体中,有哪些人参与合谋,运用什么样的方式创造暴利,心智正常者都心知肚明,但我们似乎永远只能等到分享了红利的人来“自我纠风”,并宣告“这是个长期而艰巨的任务”。

  路桥收费利益共同体斩获暴利,中国经济和社会却都在为此付出巨大代价。对经济学一般原理略有所知的人大概都难以想像,一个工作简单到只是设点设卡收钱、几乎不创造任何社会财富的行业,居然会成为暴利之首。由于社会总财富不变,由此可以想见,那些原本创造了价值的人们,会从这种财富流转过程中收获什么,又会得到怎样的启示。这样的社会还是一个引导人们充分竞争、富有活力的社会吗?

  既然路桥收费暴利已经超过了房地产业,当下就应该像遏制高房价一样对其进行全国性的综合治理,斩断行政权力与路桥公司的利益链条。尽管这里可能很难采取治标而又治本的手段,但只要拿出决心和铁腕,让央视所说的“民怨”有所缓解还是大有希望的。

相关链接:

揭秘高速公路是怎样成为暴利行业的

人民日报:超载是为高昂过路费和油价所迫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wycaiji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