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微博
大渝网 > 大渝网新闻中心 > 重庆·社会新闻 > 正文

贫血女孩生命尽头想见初恋男友 你在哪里?

2011年03月22日07:46重庆晨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再唱不出那样的歌曲

听到都会红着脸躲避

虽然会经常忘了

我依然爱着你”

每天上班、下班,闲暇时间两人一起携手去买菜,回家做饭,熬药煎药,这些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成为了江丽华在生命倒计时中,最怀念的美好时光。

这段美好的时光一直持续了4年,直到2006年。在这4年里,江丽华无数次昏倒在家中,都是由晓晨背着,大汗淋漓地跑到重庆市第六人民医院抢救。两个人每月的收入无法存下一分钱,都花在了给江丽华买药看病,以及输血中,而且还欠下了一大笔外债。

晓晨和江丽华的恋爱依然继续着。但江丽华的身体每况愈下,终于又一次晕倒在了办公室,工作没有办法进行了,江丽华不得不选择辞职在家休养。晓晨每天都要上班,还要回家熬汤,让江丽华的爸爸带给在医院的爱人。

双方的家长都知道了两个孩子的恋爱,但江丽华很明白,晓晨向父母隐瞒了自己的病情:“我很理解,我的存在会拖累他。”对于未来,对于以后,两个人都小心翼翼的从不触碰这个话题。

一次又一次住院,一次又一次的输血。每一次检查,都距离死神近一步,经济和精神双重压力,使得这对年轻的恋人备感无望。

晓晨从不说什么,2006年一个上午,江丽华再次病情恶化,昏倒在和晓晨一起买菜的路上,被送到医院时医生再一次下了病危通知书。家里已经花了三十多万了,而病愈的可能遥遥无期,江丽华开始反省自己和晓晨之间的爱情,她在日志中写道:“现在,是不是我该离开的时候了?”

“我给不了你幸福,给不了你未来。”江丽华这次出院之后没有回南坪,直接跟父母回到了忠县农村老家。她给晓晨发了这条短信,这条短信发过去之后石沉大海。

也许,他也累了。江丽华当晓晨已经默认了自己提出的分手要求。2007年年后,她独自到南坪出租房里,取走了自己的行李。

“他送我出来,样子也很消沉。”晓晨提着行李把江丽华送上了出租车,江丽华在之后的日志中回忆:“我倔强地一头钻进出租车,任由你放置行李,一直没有回头,汽车向着出城的方向行驶,我开始泪雨滂沱。”

“因为爱情怎么会有沧桑

所以我们还是年轻的模样

因为爱情在那个地方

依然还有人在那里游荡

人来人往”

离别之后,江丽华为了避免晓晨寻找自己,她换了手机号码,她的QQ号码永远都隐身上线。

但是,从2007年到2010年初,分别的近4年时间里,两个人的QQ空间都从来不涉及自己的生活,江丽华无数次进入晓晨的QQ空间,又出来删除了自己的访问记录。

“我不知道他过得怎样,也不知道他快乐不快乐。”江丽华在老家的日子,每天除了帮助自己妹妹带孩子之外,更多的时间还是跑医院和吃药,她也幻想:“有一天,我的病能够好起来,我自己争口气,健健康康地出现在他面前。”

这一天,却始终没有到来。江丽华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

和晓晨的这段感情,江丽华心里从来没有放下过:“我会很想念他,但是我不能打搅他。”去年初,江丽华在QQ上叫住了晓晨。

“聊了一上午,什么都聊,就是不聊他现在的生活。”晓晨在两人分别4年之后的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聊天中表达了对江丽华的愧疚之情。“这不是哪一个人的错,只怪我自己命不好而已。”隔着电脑屏幕,江丽华哭了。

为了彻底断绝自己对晓晨的想念,江丽华在日志中写下“今天最后一次怀念,就算是对自己一个交待,从此你我咫尺天涯,各自走好。”两人在长谈之后,互相约定删除对方的QQ,永不联系。

之后的时间里,江丽华开始写《最后一次缅怀逝去的爱情》日志。每次写,都泪流满面;她的日志中间,每一条个性签名,每一句话,都无不流露出对生命的渴望和对爱情的怀念:“我想起他来,还是以前年轻的模样。”

微博找人:

血癌女孩捐遗体 惟一愿望想见见前男友

[责任编辑:wydiana]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