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微博
大渝网 > 大渝网新闻中心 > 重庆·社会新闻 > 正文

的哥喊:只走南坪 这些出租车咋成“定线车”

2011年01月24日07:53重庆商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的哥喊:只走南坪 这些出租车咋成“定线车”

1月20日下午4时左右,本报记者打车被拒。

的哥喊:只走南坪 这些出租车咋成“定线车”

江北区,一些出租车排队只拉走渝北两路的乘客,其他乘客需另外打车。 本组图片由记者 张路桥 摄

“我遇到了走在时尚前沿的出租车,只到沙坪坝、只到解放碑。”1月18日,网友“羽”在大渝网上发帖,称出租车日趋“定线”化,引起众多网友共鸣:“的确是这样!”“常常遇到!”近日,市运管局分管出租车工作的副局长陈卫东说,出租车成“定线车”绝不允许,其是拒载行为,可处罚200元到2000元,情节严重的,将取消从业资格。

·
·
·
·
·
·

网友调侃出租车

网友“羽”在帖中以一种调侃的笔调描述他对出租车的“认识”:以前的“出租车”,可按乘客的意愿,想到哪儿就到哪儿。后来,有一种出租车叫“返空车”,只限定特定的旅程终点,价格需先约定。再后来,下午4点左右出租车很难打,因为要加气、要换班。很快,这个时间范围扩大到了下午3点到5点。接着,高峰期时更难打出租车,空车司机需要确认你到哪里。现在,的哥直接说:“我只到沙坪坝!”“我只到南坪!”于是,在繁华的北城天街旁,“羽”硬生生被六七辆亮着“空车”标志的出租车拒之门外。

1月20日,本报记者对30位经常打出租车的市民进行调查,其中22人表示,以前“定线出租车”很少,近两个月来,他们经常遭遇“定线出租车”,很无奈;另外8人表示,他们在最近偶尔遇到过“定线出租车”。

碰运气顺路才行

1月20日下午2:00,记者站在大黄路口,准备打车到位于渝北区新南路的市运管局。2:05,一辆空车驶来,记者告知走江北。出租车司机说:“我要到陈家坪加气。”2:12,又一辆空出租车驶来,听闻去江北,司机立即表示,他走南坪,随后扬长而去。2:20,已有4辆空车在记者身边停下又驶走。2:30,一辆空出租车停在记者面前,记者告知目的地,开车的女司机说:“我找不到路。”记者说:“我知道路。”她不情愿地开车了。路上,她埋怨加气难、塞车,并在没有询问记者路线的情况下,将出租车开到了市运管局的大楼前。

1月20日下午3:40,记者准备从市运管局打车到观音桥北城天街。一辆出租车驶到记者身边,听闻目的地后,司机表示“要到金岛花园附近加气”,随后离开;过了几分钟,又一辆出租车驶来,司机边减速边喊:“加州、加州。”听闻记者是到北城天街,他不让记者上车。到下午4:16,共有4辆空出租车停下,均因“不顺路”为由离开。记者身边一名男青年、一名中年妇女比较幸运:男子坐上到南坪的出租车,妇女坐上到渝中区袁家岗的出租车。

1月20日下午4:40,在观音桥北城天街街口,十余辆空出租车排成长龙,几名出租车司机高喊:“两路。”一旁却有不少市民朝飞驰而来的出租车招手。记者询问这些排着队的的哥,得到的答案是:非两路不走。直到下午4:56,共有4辆空出租车驶来,其中3辆加入排队长龙。仅一辆停在记者身边,记者表示要走大坪,司机称:“不打表,30元。”问其原因,他答:“太堵了。”

司机说法

跑大业务也是“定线”的原因之一

为何出租车成为“定线车”?有三名出租车司机告知:除加气、换班等原因外,还有原因。

原因一:有的司机为了跑大业务,比如有的出租车“定线”跑两路、机场,回来又可以从机场接客,一个来回,收入便可达100多元,他们一天的收入比不跑定线的车多赚数十元。

原因二:有的司机为避开堵点,以跑更多的业务,这些司机很有经验,知道哪些路段在某个时段会堵,便“定线”走不堵的路线。

原因三:不同的路线客流分布不均,有的司机选择客流大的路段,既不担心返空,又还有机会“打组合”,以实现多挣钱。

这三名出租车司机认为,“定线”出租车近两个月暴增,是与加气难有关。他认为,待气压增加后这种现象就会得到缓解。但网友却担心,一些出租车司机形成“定线”恶习,会长期影响市民的出行。

官方回应

“定线”就是拒载最高可罚2000元

1月20日,市运管局分管出租车工作的副局长陈卫东介绍,出租车成“定线车”绝不允许,其是拒载行为,可处罚200元到2000元,情节严重的,将取消从业资格。他认为,出现这种情况,与个别出租车司机的素质有关,另与加气难等有关。出租车司机为了跑起“板板钱”、“加气钱”,就可能选择性地载客,比如不走易堵车的路线。陈卫东表示,他们正与相关部门协调,希望调整等时费,以消减出租车司机拒载的现象。

但一些网友不赞同这种解决方法。有网友认为,“定线化”有两个根本原因:一是我市出租车较少;二是运管部门监管不到位。

对此,陈卫东回应称:去年,我市增加了1400辆出租车,今年,又将增加数百辆;我市主城出租车有万余辆,出租车在运行时到处跑,不可能监管到位,主要应依赖于社会监督。记者聂超

[责任编辑:wytony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